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10章 大买卖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怎么是你?”

    温玉听着熟悉的声音,不由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看着从门后走出来的韩远山,温玉惊魂未定的说道:“远山哥,原来是你,可把我吓坏了。”

    话音一顿,又急切的问道:“伯父了?”

    “随我来。”韩远山说道。

    温玉探头探脑的朝门外看了两眼,关好院门,随韩远山走了进去。

    来到里屋,只见韩义双目紧闭,躺在床上,身上血迹斑斑,右腿上包扎的伤口,把那一块都染红了。

    “远山哥,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温玉接连问道。

    韩远山面露凄惨之色,自责的说道:“都怪我,要不是我贪财,镖局就不会有事,娘亲他们也不会死,都怪我,都怪我。”

    说着,平日里这个坚强的汉子热泪盈眶,哽咽了起来。

    威远镖局惨遭横祸,整个镖局好几十口人仅仅逃出了韩家父子俩,温玉既难受又愤怒,安慰道:“远山哥,还请节哀,对方这般凶残,到底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这次镖局保的镖。”韩远山的声音已有些沙哑。

    什么镖竟值得灭人满门?

    温玉心生好奇,问道:“你们这次保的什么镖?”

    韩远山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有爹知道,事情还得从四天前说起。”

    “月底,我和爹在账房算账,伙计阿海走进来说是来了生意,爹当时并没有在意,让我去接待,到了大堂,只见堂中站着一个身穿灰布衣,下身穿着一条青色长裤的人,此人穿着倒是极为普通。”

    ““久等了。”我当时客套了一句,那人转过身来,我这才看清那人面貌,那是一个年过四十的汉子,右脸上有一条刀疤,刀疤长约两寸,从脸颊一直伸到嘴角,好生凶恶,此人满脸煞气,不苟言笑,一看就知道是逞凶斗狠之人,绝非寻常人。”

    “那人看了我一眼,冷声说道:“叫你们总镖头来。”言语中、脸上尽显轻蔑,被人这般小瞧,我当时就火了,亮出自己少总镖头的身份,谁知道对方不为所动,依旧冷冷的说道:“十万两镖利的买卖你能做主吗?””

    “寻常保镖也就几百两银子,就算是请我爹亲自出手也才五千两银子上下,一听对方说拿十万两银子作为镖利,我直接愣住了,内心狂喜不已,当时认为来了大买卖,现在想起那是把阎王爷请了进来。”

    韩远山感慨不已,脸上满是后悔之色。

    “后来了?”温玉问道。

    韩远山长叹一口气,说道:“后来我去账房叫爹,爹听了后也极为的震惊,但并没有高兴的神色,随我一同来到大堂见那灰衣人。”

    “爹打量了一番灰衣人,漫不经心的问道:“听说阁下出十万两的镖利,不知是保红货还是人身镖,又是送往何处?”红货是指金银细软、古董字画等贵重玩意,人身镖则是指护送一个人去目的地。”

    “灰衣人摇头说道:“都不是,只不过是送一些寻常衣物给大秦京城的一个朋友而已。””

    “经他一说,咱们镖局的人都愣住了,送几件衣物就花费十万两的代价,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爹当时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说道:“阁下,这镖咱们不接,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见爹拒绝了这种天大的好事,我当时就急了,如今回想起来,爹不愧是老江湖,看的比我远,想的也比我透彻。”

    “姜还是老的辣,这话还真没骗人。”温玉心中暗叹不已,也不插嘴,静静地听着。

    韩远山说道:“灰衣人也想不到我爹会拒绝,当时明显愣住了,过了半晌,冷嘲热讽道:“都说威远镖局如何了得,想不到竟然是一群胆小如鼠之人,可笑啊。””

    “听他辱及镖局,我心中怒火上涌,爹却极为平静的说道:“韩某不是毛头小子,阁下的激将法对韩某无用。”灰衣人收敛笑意,问道:“难道是张某的镖利出少了?””

    “爹说道:“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灰衣人又是一愣,可能他想不到世上会有嫌银子烫手的人,问道:“韩总镖头什么意思?””

    “爹说:“你只是送一些寻常衣物,花个百十两银子请一两个身强力壮的挑夫足以胜任,何必要花十万两银子的冤枉钱请咱们威远镖局,咱们威远镖局可不是挑夫。”我听了爹的话,这才心生疑惑,看来事情绝非灰衣人说的那么简单。”

    “灰衣人笑道:“韩总镖头洞若观火,张某佩服,实不相瞒,张某所托之物关系着天下气运,非同小可,若不然张某也不会花费这般代价。””

    温玉插嘴道:“那人前面说的极为轻巧,后面又说的那般严重,想必都不是实话,只是不知他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韩远山点头说道:“爹听了灰衣人的话后,嗤笑道:“关系天下气运,嘿......既然这般厉害,我看阁下也不是寻常人,何不亲自送去大秦京城?””

    “灰衣人苦笑道:“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去不了。”我当时实在是忍不住了,讥笑道:“大秦京师虽在千里之外,但我看阁下并不是娇贵之人,这舟车劳顿之苦还能难住阁下?””

    “灰衣人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动怒,而是看着我爹说道:“韩总镖头,此事关系重大,咱们能否找个清静的地方说道?””

    “爹稍作思量,带着灰衣人去了书房,我心里好奇对方究竟保的是什么镖,也跟了过去,谁知道到了书房门口,灰衣人把我拦在门外,让我看守,说是以防有人偷听,其实我心里明白,他是不想让我知道。”

    温玉说道:“远山哥,你偷听了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