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9章 一语成谶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清晨!

    朝霞未现,露珠未干,空气中透着一股清新味儿,令人神清气爽。

    温玉坐在一块大点的石头上,打着呵欠,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哪有神清气爽的模样,这也怪不得他,任谁赶了一整夜的路,恐怕也会和他一样没有半点精神。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循声望去,只见两匹快马风驰电掣般疾驰而来,马上的人穿着锦袍,一看就知道是有钱的主。

    温玉看着颇为羡慕,不是羡慕对方穿的体面,而是羡慕对方屁股下的坐骑,若是自己也有快马的话,自己的两条腿哪会这般遭罪。

    两匹快马和温玉错身而过,马的速度实在太快,竟卷起一股冷风,冷风倒卷,无情的刮在温玉那疲惫的脸庞上,惹的温玉打了个喷嚏,温玉不爽,心中暗骂道:“这么急,急着去投胎啊。”

    心念未已,温玉微微一怔,脸上泛起了古怪的神色,扭头看向远去的快马,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清楚的听到马上的人在说。

    “不知要多久才能赶到荒城?”

    “威远镖局......”

    由于马儿跑的太快,“威远镖局”后面的话他没有听清楚。

    “他们去威远镖局干什么?”

    “会不会对伯父不利?”

    温玉心中念头迭起,脸上泛起了迟疑不决的神色,似乎有极为重要的事情难以抉择。

    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温玉原本以为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知道老天爷和他开了一个玩笑,爹娘失踪,他再次沦为孤儿。

    黄沙镇一不靠山,二不临水,没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活法,有的只是镇外那漫天的黄沙,黄沙可填不了肚子,当时仅有五岁的温玉为了活下去,只好以偷度日,偷东西注定了要被人戳脊梁骨,抓住了就少不得一顿揍。

    从那以后,黄沙镇多了一个野孩子,一个人们口中的小贱种。

    天无绝人之路,温玉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贵人——韩义,有了韩义的照拂,温玉才活了下来。

    “你眼生哭纹,眉角带煞,近日定有亲近之人离世,到时也必会有血光之灾临身。”

    “你若想免去血光之灾倒也容易,只需远离荒城,越快越好,若是晚了,怕是神仙也会束手无策,还有一点你需谨记,出了荒城,莫要回头,回头必有杀身之祸。”

    老道士何不知的话犹如在耳畔响起,尤其是最后那一句“出了荒城,莫要回头,回头必有杀身之祸”反复在温玉的脑海中浮现。

    到底要不要回去给韩义报信?

    这是生与死的抉择!

    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看淡生死?

    常言道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温玉不想死,是以听闻了何不知的话后,温玉立刻做出了离开荒城的决定,谁知道这个节骨眼上,却偏偏遇到了这种事。

    温玉心里清楚,若是没有韩义,自己哪能活到现在,恐怕早已尸骨无存了,若是回去报信的话,自己又有杀身之祸,一边是恩义,一边是自己的小命。

    温玉只觉一个脑袋两个大,脸上泛起了苦涩的笑意,原本以为离开荒城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不到还真被老道士说中了,有些事看着简单,做起来却一点也不简单。

    老道士一语成谶!

    半晌后!

    温玉面露决然,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语道:“人死卵朝天,我温玉怎么能做忘恩负义,贪生怕死的小人。”

    说完,起身朝荒城跑去。

    回到黄沙镇的时候正值晌午,此时的温玉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日头正烈,只见威远镖局的外面围着许多黄沙镇的居民,温玉见状隐隐感到一阵不妙,还没有跨进大门,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里面传了出来。

    走进去,只见院子里满地都是尸体,血水溅的到处都是,早已被烈日给晒干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到极点的血腥恶臭,令人闻之作呕。

    看着眼前的一幕,温玉的心好似踩踏了一般不住的往下沉去,只觉手脚冰凉,纵然是烈日当头,也有种如坠冰窖的错觉。

    寻遍了整个威远镖局,温玉发现里面没有一个活口,令他松了一口气的是没有发现韩义的尸体,也没有韩远山的尸体,温玉心中有了些许期待。

    院中有具尸体格外的显眼。

    那是在院子的中间,死者是一个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温玉认得此人,正是在路上碰到的骑马男子,男子的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头顶裂开,脑浆都溢了出来,好像被人给硬生生的打进了土里。

    “原来此人是远威镖局的帮手。”温玉看着此人的尸体肃然起敬,对方急匆匆的赶来,却惨遭横祸,虽然没有看到当时的情景,但是温玉可以想的出来,此人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到底是为了什么,凶手要下此毒手?”

    温玉是又惊又怒,他想不明白,看着眼前恍如地狱一般的场景,温玉的心沉甸甸的,上面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韩义生死不明,他眼下的处境必定极为糟糕,对于这一点,温玉很清楚,可是要如何找到韩义,却让温玉感到头疼,苦思无策之下,温玉抬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威远镖局。

    温玉看了眼外面看热闹的人群,脸上掠过一缕厌恶的神色,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

    熟悉的院墙,大门紧闭!

    温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自己的家,在大门前稍作停留,温玉推开大门,抬腿迈了进去。

    突然,只见白光闪烁,一把钢刀瞬间横在了温玉的脖子上,温玉身形陡然一顿,感受着脖颈上传来的冰冷寒意,温玉打了个冷颤,整个身子都变得僵直了,心中暗道晦气,刚回来就有人要自己的小命,想不到老道士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

    “好汉饶命!”温玉颤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