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7章 一番好意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五千两!我滴个娘哟。”温玉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

    何不知看了眼桌上的银票,心中乐开了花,不动声色的将银票收好,平静的说道:“好吧,贫道帮你算算。”

    何不知说着收好银票,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三枚样式极为古老的铜钱,崔无命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多谢老神仙。”

    温玉倒也机灵,连忙起身收拾出一小块空的桌面,何不知口中念念有词,将三枚铜钱往桌面上轻轻一抛。

    铜钱叮当作响,待落定后,六只眼睛看了过去。

    反面,三个都是。

    何不知明显一愣,崔无命不知其中意思,迫不及待的问道:“老神仙,如何?”

    “崔神捕,你似乎对此事极为上心,看来是想打算用此人的头颅换你一生的富贵,贫道没有说错吧?”何不知意味深长的看着崔无命,并没有急着解释卦象。

    “老神仙洞若观火,崔某佩服。”崔无命由衷的说道。

    何不知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忘了贫道刚送给你的那个字?”

    崔无命怔住了,脸色陡然变的凝重了起来,沉声说道:“老神仙是什么意思,崔某不明白?”

    何不知缓缓说道:“做人切不可贪心,否则必有奇祸降临。”

    崔无命眉头一挑,眼光闪烁不定,沉吟片刻后,开口说道:“老神仙应该知道,这本是崔某的分内之事,怎么能说是贪了?”

    “贫道几年前给你算过一卦,想不想听听?”何不知说道。

    崔无命一本正经的道:“老神仙请讲,崔某洗耳恭听。”

    何不知颔首道:“你祖上余荫不足,且自身福缘浅薄,是以没有公候之命,若是你想借此机会封王拜侯,恐怕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等你封王拜侯的那一天,也就是你崔无命的死期,当然了,你若不信,当贫道没有说过。”

    经过之前的试探,这让崔无命不得不信了,崔无命就好像吃了一只苍蝇,脸色极为难看,好一会都没有开口说话。

    半晌后!

    崔无命说道:“老神仙,可有化解之法?”

    何不知笑道:“看来你不甘心?”

    崔无命苦着一张脸,脸上满是不甘之色,缓缓说道:“崔某十六岁在衙门当差,十八岁成为衙门捕头,二十一岁成为江城总捕头,朝廷最年轻的总捕头,这是何等的风光,可谁知道这总捕头的位置一坐就是二十多年,换做是谁恐怕都会不甘心吧?”

    何不知叹气道:“时也,命也。”话音一顿,接着说道:“你羡慕那些王公大臣,殊不知你底下那些捕头哪个不羡慕你这个总捕头的位置,常言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羡慕别人的时候,有人也在羡慕你,你又何必自寻烦恼?”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何不知的这一番话如醍醐灌顶,令崔无命豁然开朗,崔无命心中的郁闷顿时消散一空,诚恳的说道:“受教了。”

    何不知告诫道:“记住贫道今日之言,若是贪心一起,定会有杀身之祸,贫道言尽于此,至于那人的下落,你回去告诉秦霸天,此人命不该绝,莫要白费心机了。”

    崔无命苦着脸,哀求道:“我若这样回去交差,圣上震怒,我恐怕会人头不保,还请老神仙坦言相告,崔某感激不尽。”

    何不知心里很苦,依照刚才的卦象,他只能推算出那人身在绝地,却有一线生机,至于明确的下落,何不知自己也不知道。

    常言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了五千两的银子,何不知清楚若不给崔无命一个明白的交代,只怕他是不会甘心,稍作沉思,何不知再起一卦,看着桌面上的铜钱,何不知说道:“日后秦霸天定有和那人见面的机会,贫道有两句话,你带回去给秦霸天。”

    “老神仙请讲。”崔无命说道。

    何不知缓缓说道:“浴血火龙坎中归,养心殿前现生死。”

    崔无命双目圆瞪,满脸震惊的说道:“谁生谁死,老神仙可否明言?”

    何不知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又卖关子!

    崔无命眉头一挑,沉声说道:“此事关系重大,还请老神仙与崔某进京一趟。”

    何不知笑了,笑的有些高深莫测,笑吟吟的说道:“贫道喜欢云游四海,怕是不能和你进京了。”

    崔无命盯着何不知看了好一会,眼中掠过一缕寒光,不动声色的说道:“若是崔某执意如此了?”

    何不知大笑一声,老脸上掠过一抹狭促的笑意,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小口,将酒杯往桌上一搁,慢悠悠的说道:“看来崔神捕是打算用强咯?”

    “事态严重,还请老神仙见谅。”崔无命说道。

    这话说的客气,可是言外之意却一点也不客气。

    何不知似乎一点也没有听出崔无命的言外之意,理都懒得理会崔无命了,转而看向温玉,说道:“相逢即是缘,小兄弟,贫道有一语相赠。”

    温玉发现气氛有些压抑,正想着如何抽身,免得到时候两人打起来殃及自己,听了何不知的叫唤,温玉陡然惊醒,强装笑脸说道:“老神仙有何指教?”

    何不知缓缓说道:“你眼生哭纹,眉角带煞,近日定有亲近之人离世,到时也必会有血光之灾临身。”

    温玉见识了何不知未卜先知的本事后,早已对何不知敬若神明,是以此言一出,温玉忍不住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脸上唰的一下没有了血色,惊慌道:“这要如何化解,还请老神仙明示?”

    何不知笑着说道:“你若想免去血光之灾倒也容易,只需远离荒城,越快越好,若是晚了,怕是神仙也会束手无策,还有一点你需谨记,出了荒城,莫要回头,回头必有杀身之祸。”

    “这样简单?”温玉为之一愣。

    “不错。”何不知高深莫测的笑道:“然而世事难料,有些事看上去简单,可是做起来却一点也不简单。”

    此时,温玉巴不得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感激的说道:“多谢老神仙指点,小子铭感五内,老神仙保重,小子告辞。”末了,又对崔无命说道:“告辞。”

    说完,急匆匆的离开了包间。

    崔无命见何不知将自己搁在一边,和温玉说个没完,心中早已怒气冲冲,只是碍于情面,当场发作不得,如今见温玉已走,崔无命不冷不热的说道:“老神仙,可想清楚了?”

    何不知笑而不语,叹息一声,开口说道:“有句话叫不见棺材不掉泪。”话音一顿,又说道:“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崔无命心头一凛,说道:“你什么意思?”

    何不知掏出一枚铜钱,肉疼的说道:“破财消灾,破财消灾啊。”将铜钱握着手心,说道:“来,接着,贫道送你一番好意。”

    崔无命唯恐何不知耍诈,暗做戒备,反而不敢伸手去接铜钱了。

    何不知笑道:“瞧你这点出息,难道贫道会害你不成?”

    “你最好莫要耍花样,否则休怪崔某不讲往日情面。”崔无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说完,伸出右手,崔无命也好奇老道士想耍什么花招。

    何不知左手托住崔无命的右手,将右手紧握在手心的铜钱放在崔无命的手心,意味深长的说道:“抓紧了,莫要浪费了贫道的一番好意。”

    “好意”二字说的格外的重!

    崔无命感受着放在手心的铜钱,微微一怔,脸色陡然一变,双眼中透着震惊,只听何不知笑吟吟的说道:“贫道告辞,崔神捕好自为之。”

    看着大摇大摆走出去的何不知,崔无命的嘴巴好像被针给缝了起来,硬是吐不出一个字,待何不知走远,崔无命缓缓的将手心摊开,手心里哪有什么铜钱,有的只是一堆铜屑。

    谈笑间,将一枚铜钱捏成了粉末,崔无命自认自己做不到,崔无命满脸通红,好像被人给抽了一巴掌,只觉火辣辣的生疼。

    “他是宗师强者!”崔无命想着自己之前说的话,羞的是无地自容,同时也暗自庆幸不已,刚才要是动手的话,老道士想要取自己性命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崔无命想着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久久不能言语。

    这还真是一番好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