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5章 欺软怕硬的主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千里索命”崔无命看着韩义独眼中散发的凌厉目光,只觉心里堵的发慌,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苦笑道:“韩总镖头,借一步说话。”

    “崔神捕,你若是知道凶手是谁,还请告知,韩某感激不尽,此仇不报,韩某誓不为人。”韩远山满脸悲切,说的掷地有声。

    看着在场的人齐刷刷投过来的愤怒目光,崔无命心里堵的更慌了,比大姑娘头回上花轿还要慌。

    韩远山见崔无命沉默不语,看着躺在地上往日和自己有说有笑的同伴,如今已是阴阳两隔,韩远山目瞪欲裂,口不择言的说道:“崔神捕,你好歹也是一个响当当的汉子,想不到却如婆娘那般胆小怕事。”

    这番话说的一点也不客气,既刺耳,又难听。

    韩义狠狠的瞪了一眼韩远山,怒道:“放肆,崔神捕是什么人,岂容你这般出言无状。”随即冲着崔无命歉意的说道:“犬子口无遮拦,都是韩某教子无方,还请崔神捕大人大量,莫要与他计较。”

    崔无命心中虽有恼怒,可毕竟是个老江湖,脸上没有露出一点恼怒之色,当下打了个哈哈,摆手说道:“贵镖局发生这种祸事,令公子报仇心切,也是人之常情,崔某还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

    韩义感激的看着崔无命,说道:“崔神捕,咱们借一步说话。”

    两人出了大堂,来到前院紧靠大门的左角落,韩义说道:“崔神捕,现在可以说了吧?”

    崔无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韩总镖头可听说过楚东明?”

    “楚东明?”韩义眉头紧皱,摇头说道:“恕韩某孤陋寡闻,他是什么人?”

    崔无命说道:“伏尸百万兽称王,敢笑天下无英雄,韩总镖头总听过这句话吧?”

    韩义浑身一颤,面有惊色,脱口而出的说道:“十万大山的兽神殿!”

    崔无命点了点头,说道:“楚东明就是当今兽神殿的殿主,一个宗师强者,至于是什么境界的宗师强者,那就不清楚了。”

    天下习武之人,按照境界分为三六九等,身手达到一流之列的才可称为高手,如韩义,就是位一流高手,一流高手之上是宗师强者。

    宗师强者分三品,下品宗师有飞花摘叶伤人之能,中品宗师能内力外放,硬扛刀剑而毫发无损,上品宗师则能聚气成力,谈笑间,隔空伤人,取人首级有如探囊取物。

    “咱们镖局和兽神殿素无瓜葛,他们为什么对咱们下此毒手?”韩义的脸色极为的难看,这才发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看现场的痕迹,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估计和贵镖局保的镖有关。”崔无命说道。

    “难道是流云国主的意思?”韩义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崔无命心中好奇威远镖局保的到底是什么镖,竟会引来兽神殿的高手,可是一想到楚东明,崔无命心生胆寒,清楚自己若是置身其中,必会有杀身之祸,如今的他只想着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开口说道:“韩总镖头,听说何不知老神仙最近来到了荒城,可有他的下落?”

    韩义回过神,说道:“何老神仙在城东的落月镇落脚,你去城东找人打听,找到他不难。”

    “多谢韩总镖头。”崔无命得知了何不知的下落,已有去意。

    韩义原本打算请崔无命助拳,如今见崔无命急着离开,也不好开口挽留,走到门后,打开大门,只见一道人影冲了进来,差点和自己撞个满怀,韩义定眼一看,不是温玉又是何人。

    如今的温玉身材魁梧,倒是像极了他爹温华,相貌俊朗,颇有他娘亲淑仪的丰采,一袭白袍,倒有几分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这十八年若是没有韩义的照拂,温玉清楚自己恐怕很难活下来,如今听闻威远镖局出了大事,温玉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只想为镖局出分力。

    温玉陡然停下脚步,气喘吁吁的说道:“韩伯......”

    话还没有说完,韩义恼怒道:“哪来的冒失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岂是你能撒野的,还不快滚!”

    温玉被直接骂懵了,愣在门口如泥塑木雕,他没有弄明白韩义为何骂他,还装作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这唱的是哪出戏?

    “滚啊!”韩义骂道。

    好心当了驴肝肺,温玉极为的委屈,重重的哼了一声,掉头就跑。

    崔无命冷眼旁观,心中暗自觉得好笑。

    韩义看都没有看温玉一眼,冲着崔无命说道:”崔神捕,慢走。“

    崔无命离开威远镖局,快走几步,追上了还在生闷气的温玉,笑道:“小兄弟,看来韩总镖头很在乎你。”

    “很在乎我?”温玉听的气不打一处来,只差没有气的跳起来骂娘,斜眼瞟了笑嘻嘻的崔无命一眼,轻哼了声,那神情似乎在说:“你谁呀,我认识你吗?”

    见眼前的年轻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崔无命也不在意,又靠近了温玉两步,低声说道:“此时的威远镖局有大麻烦,韩总镖头赶你走,是想让你远离是非之地,今日你若进了威远镖局的大门,相当于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信不信?”

    温玉并不是愚笨之人,听了崔无命的一席话,恍然了,可却不愿意在外人眼中弱了气势,没声好气的说道:“你以为我不明白韩伯父的苦心?可我温玉是什么人,那是天底下最讲义气的,又岂会贪生怕死。”

    崔无命“哟呵”了声,笑道:“那倒是我小瞧你了。”

    听闻威远镖局有大麻烦,温玉的心情糟透了,不耐烦的说道:“哪儿凉快哪儿去,别烦我。”

    突然,前方迎面走过来两个黑衣人挡住了去路,其中一人冷声说道:“朋友,找个僻静的地方,咱们有事和你商量。”

    这话是冲着崔无命说的。

    “咱们认识?”崔无命疑惑的说道。

    “不认识。”对方说的很直接。

    崔无命笑了,笑的有些狭促,双手抱胸,打量着眼前的两位不速之客,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不认识你就叫朋友,要知道“朋友”这两个字可不是随便叫的。”

    黑衣人神情冷漠,寒声说道:“去不去?”

    言语中威胁之意十足,若是不去的话,说不定就直接在街上动手。

    崔无命笑吟吟的说道:“传闻荒城恶人多,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前面带路。”说完,冲着温玉说道:“小子,敢不敢过去看热闹?”

    “谁怕谁!”温玉故作强硬,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

    四人来到街尾的一条巷子,前面的两个黑衣人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崔无命,凶相毕露,恶狠狠的说道:“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别怪咱们兄弟辣手无情。”

    “交什么东西?”崔无命怔住了,随即恍然的“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杀害那些镖师的是你们。”

    凶手就在眼前,温玉的眼中闪过一缕杀机,可是一想到自己从来没有和人动过手,温玉立刻怂了,底气不足的说道:“两位好汉,我和他不认识,压根就不是一路人。”

    这么快就和自己划清界限,崔无命白了一眼温玉,笑道:“小子,你也太不仗义了吧?”

    “我和你本来就不认识,谈什么仗义不仗义。”温玉说的理直气壮。

    “得嘞,算你狠!还真是天底下最讲义气的人。”崔无命嘲讽道。

    温玉羞的那叫一个面红耳赤,硬是作声不得。

    崔无命看着眼前的两个黑衣人,清楚对方是兽神殿的人,也不敢得罪,耐心的解释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找什么东西,但是那东西确实不在我身上,我只不过是将那十五具尸体送去镖局,仅此而已。”

    话音一顿,接着说道:“在下该说的都说了,告辞,别送。”

    其中一个黑衣人冷笑道:“想走,你问过我没有?”

    崔无命叹了一口气,送个尸体也惹祸上身,真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好人难做啊,可他崔无命好歹也是中原神捕,也是一个声名远播的人物,自然也有脾气。

    听对方的话,似乎有动手的意思,崔无命冷冷的说道:“我崔某人不想惹事,但不表示我就怕事。”说着冲两个黑衣人招了招手,又说道:“来,来,来,你们两个一起上,若是把你们打死了,算我输。”

    听着崔无命吊儿郎当的话,温玉的脸色变的古怪了起来,不由仔细的打量起身边的矮小汉子来,从他的身上,温玉似乎看到了前世自己的影子,不由心生了几分亲近之意。

    “好大的口气!”黑衣人冷声道,右手成爪,扑向崔无命。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崔无命讥笑道,腰身拧转,微微一个侧身,恰好避开黑衣人的扑势,刚好站在黑衣人的身边,右手肘狠狠的撞在黑衣人的后心后。

    黑衣人闷哼一声,顿时摔了一个狗吃屎,好一会都没有爬起来。

    见对方轻描淡写就将同伴撂倒在地,另一个黑衣人这才知道踢到了铁板,心中寒气直冒,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眼中已有惧意。

    崔无命冲着黑衣人勾了勾手指头,笑嘻嘻的说道:“来呀,你不上,那我就上了,我有要事在身,可耽搁不的。”

    “咱们兄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好汉饶命。”黑衣人倒也光棍。

    崔无命并不想和兽神殿结仇,当下见好就收,说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东西真不在我身上,滚吧。”

    黑衣人如获赦令,连忙扶起同伴,心惊胆颤的逃了。

    见温玉两眼火热的看着自己,崔无命得意道:“怎么样,小兄弟,我这身手还过得去吧?”

    温玉竖了个大拇指,谄媚道:“前辈果真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小子倒是看走眼了。”

    崔无命大笑了几声,对这句马屁颇为受用,说道:“在外面闯荡,靠的是什么,知道不?”

    “当然是拳头。”温玉晃了晃拳头。

    崔无命叹了一口气,说道:“朽木不可雕也。”

    “那是什么,前辈?”温玉虚心求教道。

    崔无命指了指眼睛,淡淡的说道:“靠的是这一双招子。”

    温玉见崔无命故弄玄虚,没声好气的说道:“眼睛又不能杀人,靠它,难道还能把人给瞪死?”

    “一看就知道你没有闯荡过江湖。”崔无命说道:“刚才我看那两个黑衣人的步子和流露出来的气势,就知道他们只是三流角色,要不然我会跟他们走,你当我傻啊。”

    言外之意若是碰到厉害的角色恐怕早已逃之夭夭了。

    这哪有什么高手风范,温玉心中的敬佩之情荡然无存,竖起大拇指,脸上早已没有了之前恭敬的神色,笑嘻嘻的说道:“前辈能将欺软怕硬说的这般理直气壮,晚辈佩服啊!”

    崔无命尴尬的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问道:“小兄弟,你可知威远镖局接了什么镖?”

    “不知道。”温玉回答的很是干脆。

    崔无命半信半疑的说道:“我又不是坏人,那些遇害的镖师还是我送回镖局的了。”

    温玉一本正经的说道:“别说我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我是谁,我可是天底下最讲义气的人。”

    崔无命嗤笑道:“你不说我也能知道。”

    “你知道?”温玉好奇了。

    崔无命得意的说道:“我马上要去见一个世外高人,他会告诉我。”

    温玉讥笑道:“你还真把别人当神仙啊。”

    崔无命说道:“你说对了,他就是江湖上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老神仙。”

    “这么厉害?”

    “其实我也不信。”

    “他在哪里?”

    “就在荒城。”

    “那还等什么,走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