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4章 十五具尸体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十八年后!

    光阴似水,十八年如弹指一挥间,转瞬即逝,此时,正值永兴二年,临胡关大战已经落幕,天下看似太平,暗处各方势力却在蠢蠢欲动,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之势。

    五月初三,离临胡关一役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

    这一日!

    烈日当空,火辣辣的烘烤着大地,尤其是荒城,每当风从西边沙漠吹过来的时候,荒城中的人能清晰的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的那股炙热,犹如置身烘炉,令人格外的烦躁。

    一个矮小汉子走在大秦西霞关通往荒城的山路上,矮小汉子年过四十,身着黑衫,脚踩皂靴,腰间挂着一柄钢刀,右手拿着一个酒囊,嘴里骂骂咧咧:“何老贼,你这个招摇撞骗的神棍,害的老子不远千里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总有一天,爷爷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骂完了,仰头喝一口酒,又接着骂:“他娘的,荒城到底还有多远?”

    一路上,矮小汉子边走边骂边喝酒,酒囊里最后一口酒喝完,矮小汉子摇了摇酒囊,将酒囊随手一扔,擦了下脸上的汗水,自言自语道:“这鬼天气,真要命,不行,得找个地方歇一歇。”

    举目远望,天上没有一朵云,却飞着许多鸟,鸟儿盘旋,迟迟不散。

    “食尸鸟!”汉子嘀咕一句,眼中精光闪烁,他见过食尸鸟,可是如此多的食尸鸟一同出现,他却没有见过,心生好奇之下,汉子脚下生风,身形接连晃了几晃,片刻之间,便已远去,轻功之高明,足以跻身江湖一流之列。

    到了地头,地上没有一根草,却躺着一地的尸体,尸体旁停着四辆马车。

    食尸鸟见有人前来,惊的排翅而飞,盘旋在上空,也不离去。

    看着眼前的一幕,兴冲冲的矮小汉子怪叫了句“我滴个娘哟”,顿时酒意全无,纵然是烈日当头,也觉浑身有股凉飕飕的寒意。

    若是普通人见着眼前的一幕,恐怕会吓的双脚发软迈不动步子,看矮小汉子的一身打扮,绝非普通人,仗着艺高胆大,矮小汉子非但没有逃走,反而满脸凝重的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开始查验尸体,那麻利的动作,简直比官府的仵作还要熟练。

    十五具尸体,每具尸体都散发着一股烧焦的臭味,好像被烙铁给烙成了这样,当真是惨不忍睹,矮小汉子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脸上的凝重之色更甚,嘀咕道:“好霸道的功夫,凶手难道是五行世家的王家?”

    言语一毕,汉子脸上泛起了疑惑,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对,凶手若是王家的人,尸体应该是里面好像被火给烧了一般,绝不是外面。”

    突然,汉子眼中陡然闪过一缕惊惧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寒声说道:“是他们。”

    一想到凶手,汉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往四周看去,四周空旷无垠,并没有一个人影,汉子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马车上。

    马车上摆放着一些箱子,箱子里都是一些寻常衣物,被人翻的乱七八糟,凶手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不单箱子被人搜过,就连每一具尸体的身上也都有人搜过的痕迹,死者身上的银子散落在地,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银光。

    这绝不是谋财害命,矮小汉子也清楚凶手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

    车上竖着一杆大旗,旗子像一个无精打采的人,拢在一起,矮小汉子走到旗子前,伸手拉开旗子,只见旗子上写着两个大字——威远!

    “原来是威远镖局的人,真是天生劳碌命,怎么让我碰到这档子事,难道是出门没看黄历?”矮小汉子嘀咕道,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凝重之色散去,一抹喜色在脸上一闪而逝,矮小汉子又自言自语道:“能和威远镖局结个善缘,在荒城中找那何老贼想必会轻松许多,也好早日回去交差。”

    有了这个打算,矮小汉子冲着满地的尸体做了个揖,自言自语的道:“威远镖局的各位好汉,实在是对不住,若是发生在朝廷的管辖之内,在下说不得也得为各位好汉讨一个公道,如今在这荒山野外,在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对不住了。”

    矮小汉子打着官腔,似乎是公门中人。

    将箱子搬下马车,又把尸体悉数搬上马车,用麻绳捆绑好,人命关天,矮小汉子再也没有了歇息的念头,扬起手中的马鞭,赶着马车绝尘而去。

    。。。。。。

    威远镖局!

    大堂的地板上摆着十五具尸体,韩义的脸色极为的难看,韩远山和一干镖局伙计俱是满脸悲色,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眼睛里几乎能冒出火来。

    气氛显得极为的悲伤,也极为的压抑,矮小汉子赫然在列,只觉心头好似压了一块大石,压的令他喘不过气。

    半晌后,矮小汉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韩总镖头,还请节哀。”

    韩义微微点了点头,抱拳一礼,沉声说道:“未请教壮士尊姓大名,倒是韩某怠慢了,还请恕罪。”

    矮小汉子抱拳回了一礼,说道:“韩总镖头客气了,在下大秦崔无命,添为江城总捕头。”

    韩义一怔,脱口而出的说道:“莫非阁下就是有“千里索命”之称的崔神捕?”

    “正是区区。”崔无命应道,心中不免有些得意,不想连远在千里之外的荒城都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号。

    “失敬失敬。”韩义看着眼前其貌不扬的崔无命,暗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心中想着,韩义嘴上问道:“崔神捕办案无数,可看出下手的贼人是何方神圣?”

    提及凶手,崔无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郑重的说道:“实不相瞒,崔某来的路上一直在想这件事,可是想破了脑壳,也想不出江湖武林有谁会这么霸道的功夫。”

    韩义是老江湖,听出了崔无命话里有话,独眼中掠过一缕精光,咄咄逼人的说道:“崔神捕是真看不出,还是不敢说?”

    “千里索命”崔无命只觉嘴里发苦,苦到了心里,自己若是说的话,恐怕是要得罪某些人,若是不说的话,岂不是让人小觑,坠了自己神捕的名头?

    是以,不管说与不说,其后果都不是崔无命想要看到的,崔无命不是江湖豪客,没有江湖中人的那种豪气干云,他是公门中的神捕,官场中的尔虞我诈,让久经官场的他,早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