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3章 往死里坑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残阳西沉。

    一队人马踏着夕阳的余晖走进了黄沙镇,开道的是一个扛着大旗的壮汉,迎风招展的大旗上写着“威远”两个大字。

    这是威远镖局的镖旗。

    后面是并排而行的两骑,其中一个是满脸络腮胡的独眼光头大汉,这是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叫韩义,别看他长的凶悍,但是为人如他名字一般,义字当先,极为仗义,听说他的右眼是为了救一个镖师而被人打瞎的,一双铁掌,有裂石碎金之能,由于人长的魁梧高大,在江湖上博了个“铁掌金刚”的名号。

    另一个则是一身劲装的年轻人,名叫韩远山,乃是韩义的独子,两人身后紧跟着十余个镖师,有说有笑,看来这次保镖赚了不少,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会心的微笑。

    队伍经过玉儿所在的弄堂,突然,韩远山轻咦了一声,脸上掠过一缕好奇,韩义见爱子欲言又止,笑问道:“山儿,怎么啦?”

    韩远山笑道:“爹,孩儿只是好奇竟然有小乞丐来到荒城,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看到,是以有些好奇而已。”

    荒城,绝不是一处善地,没有本事的人想要在荒城活下去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是以荒城里很少也很难遇见乞丐。

    这个小乞丐不是别人,正是温玉。

    话说温玉经过穿越的震惊后,结合脑海中的记忆,以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家是万万不能回的,至少现在不能回去。

    人生地不熟,又没有可去的地方,无奈之下,温玉只好双手抱膝坐在墙角,静等天黑的到来。

    韩义似乎心情不错,手提缰绳,吁了一声,翻身下马,走到玉儿的跟前,见玉儿一身伤痕,韩义皱了皱眉,说道:“孩子。”

    见总镖头管起了闲事,队伍停了下来。

    玉儿听得有人叫唤自己,抬头一看,见是一个魁梧的大汉,不但魁梧,还长着一脸络腮胡,更是一个大光头,还是一个独眼龙。

    我滴个亲娘,好一个凶神恶煞的人!

    这模样在前世,绝对是一个大哥级的人物。

    一时间,温玉被韩义那凶恶的外表所慑,愣住了。

    “爹,瞧你把人给吓的。”韩远山笑道。

    “滚犊子,竟然调侃起你爹来了。”韩义扭头没声好气的骂了句,转头看着眼前可怜的小乞丐,努力摆出一个自认为和蔼可亲的面孔,说道:“孩子,别怕,我不是坏人。”

    哪个坏人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

    温玉对此嗤之以鼻,心中暗自腹诽道:“你真当我是小屁孩啊,老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一念及此,温玉的脸色变了,变的有些难看了,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难道这里和前世所在的地球一样,也流行拐卖孩子?”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爹娘了?”韩义好声好气的问道。

    玉儿依旧没有开口说话,胡思乱想的他早已忐忑不安,正想着该如何脱身,连韩义说的什么话都没有听进去。

    韩远山见状,大笑道:“原来是个小哑巴,爹,走啦。”

    温玉前世身为孤儿,最讨厌别人看不起自己,此时听闻对方骂自己是哑巴,温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噌的一下站起来,冲着韩远山叫骂道:“你才是哑巴,你全家都是哑巴。”

    韩远山被骂的直接愣住了。

    韩义也愣住了。

    温玉骂完后自己也愣住了。

    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韩远山缓过神来,脸上泛起了怒意,冷声道:“小子,你皮痒了?”

    温玉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大汉和发怒的年轻人,这才想起自己如今是实打实的小屁孩,虽然前世的自己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稚园的“盖世英雄”,但如今自己这小身板恐怕还不够对方一巴掌打的。

    下一刻,温玉直接怂了,重新坐到了地上。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韩义气的吹胡子瞪眼,训斥了儿子一句。

    韩远山心有不悦,双腿一夹,扬起马鞭,绝尘而去。

    韩义和颜悦色的冲着温玉说道:“孩子,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家吧,晚上的荒城可不太平,你若没有地方去,可以去镇子北头的威远镖局,我是那里的总镖头。”

    说完,又掏出一小块碎银子扔到温玉的怀里,这才转身离去。

    温玉将怀中的碎银子拽在手心,陷入了沉思,从韩义的话,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多了一点认识,原来这里有镖局,难道自己穿越回到了古代?

    残阳散尽,黑暗开始席卷大地。

    温玉出神的望着房顶上升起的弯月,自己前世是个孤儿,如今终于可以享受亲情了,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温玉颇为激动的往家的方向走去,内心充满了期待。

    院门大开,里面一片漆黑。

    “爹,娘亲,玉儿回来了!”温玉欢喜的喊道。

    没有回应,院子里静悄悄的。

    温玉愣了愣,心中隐隐感到一阵不妙,一边冲进院子一边喊道:“爹,娘......”

    没人!

    温玉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屋里压根就没有其他人,按照记忆,从灶旁拿起火折子,点亮油灯。

    只见堂屋连着里屋的墙壁上不知被谁打了个大洞,地上还有一滩血迹,场面一片狼藉,温玉的心开始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爹娘不见了,自己貌似又成了一个孤儿!

    温玉怔住了!

    眼前的情况,温玉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以后只能靠自己了,天呐,自己这小身板才仅仅只有五岁啊,温玉欲哭无泪,这还要不要人活?

    温玉心有不甘,翻遍脑海中的记忆,终于发现了一点有用的东西,那是爹娘教自己的功夫。

    “难道这就是我的金手指,传说中的绝世功法?”温玉心中有了些许激动,有了成为大佬的本钱,称王称霸指日可待,可接下来的发现好似一盆冷水泼在了温玉的头上,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把脑海中的记忆来回翻看了好几遍,温玉发现爹娘教的功夫都只有一招!

    两招!

    一招掌法,一招爪法!

    温玉双眼无神的望着屋顶,心里拔凉拔凉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半晌后,温玉哀嚎道:“老天爷,你这是要往死里坑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