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窃天之唯吾独尊 第1章 祸从天降

时间:2019-12-04作者:亦非渔

    大秦之西,金鹏之南,流云之北,有一城,唤作边城,亦称为荒城,之所以叫边城,是因为这里是三大王朝的交界之地,称为荒城,是因为这里实在是太荒凉了。

    荒凉的让人感到可怕,可荒凉中却又带着生机,那种坚韧的生机,如石头下的小草,不屈不挠。

    荒城周围百里之内,乃是废墟荒村,有如鬼蜮的荒芜之地,高大的城墙,虽屹立不倒,但残破不堪,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三不管”之地,是无地容身者的避难所,也是亡命之徒的安乐窝,同样是江湖豪杰成名立万的舞台。

    这里有属于它的一套独特的生存法则。

    黄沙镇,地处荒城之西,放眼望去,镇外滚滚黄沙,漫天飞舞,环境恶劣,苦不堪言。

    咱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了。

    镇子东头,有一家三口,男主人是个年约三十的魁梧男子,剑眉星目,英武不凡,女主人穿着一身素色的麻布粗衣,也难以掩饰她那靓丽的容颜,螓首蛾眉,举手抬足之间有种说不出的风情。

    “玉儿,快过来。”美妇笑着招了招手。

    名唤玉儿的小男孩跑过去,一头埋进美妇怀里,撒娇道:“娘亲。”

    “你看,这是什么?”美妇好像变戏法一样,原本空荡荡的手中陡然多了一件新衣裳。

    新衣裳对于小孩来说,有种说不出的魅力,玉儿很快就被美妇手中的新衣裳给吸引住了,小眼睛里满是星星,欢喜之情显而易见。

    美妇将玉儿的外衣脱掉,穿上新衣裳,笑道:“今天是咱们玉儿五岁的生日,娘亲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喜欢,喜欢的紧哩。”玉儿低头看着穿在身上的新衣裳,左摸摸,右摸摸,简直爱不释手。

    “爹,好看吗?”玉儿跑到男子跟前,慢腾腾的转了个圈。

    “好看,咱们玉儿最好看,将来定会成为天下第一的美男子。”男子笑道,眉宇间却有抹化不开的忧郁。

    美妇见状,走到男子身边,轻声道:“华哥,你还在担心?”

    男子也轻声道:“淑仪,我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美妇靠着男子的肩膀,安慰道:“这几年都过去了,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她看似在安慰男子,似乎也在安慰自己。

    “或许吧。”男子吐了一口气。

    老天似乎喜欢开玩笑,越是怕的事情越是来的快,来的令人猝不及防。

    “好一对鸳鸯。”

    突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悦耳动听,恍如出谷黄莺。

    男子和美妇两人的脸色齐齐一变,如临大敌的将玉儿护在身后,玉儿年纪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探出小脑袋朝外面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信步走了进来,女子高鼻梁,大眼睛,玉儿看着走进来的女子,“这个阿姨好漂亮,但是娘亲比她还要好看。”

    此时的玉儿脑海中还在浮现这种念头,丝毫不知道一场大祸即将来临。

    女子也看到了躲在两人身后的玉儿,美眸陡然生寒,“竟然还生了个孽种。”声音也冷了下来,有如万古不化的寒冰,听的人心头一颤。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男子心中默念。

    “华哥!”美妇的声音里透着担忧。

    男子握着娇妻的手,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转而看向门口的女子,开口道:“大姐,你何必苦苦相逼,咱们都逃到荒城了,你为何不给小弟一条活路?”

    女子看向男子,眼光闪烁不定,原本冷漠的脸上泛起了温柔,只不过那一丝温柔在看到美妇后也消散一空,女子冷声道:“四弟,你跟我回去。”

    “我是不会抛下淑仪他们母子的。”男子说的斩钉截铁,没有商量的余地。

    女子黛眉微蹙,脸上泛起了怒容,训斥道:“我温家怎么会出你这种不孝子,以前那个雄才大略的你了?难道是因为这个妖女?”

    话音一顿,又问道:“我再问你一次,到底跟不跟我回去?”

    “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抛下他们母子的。”男子很是倔强。

    “好,好,好的很。”女子怒极反笑,双手啪啪拍了两下。

    几道血红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陡然出现在女子身边,一身红袍,腰间配着弯刀,脸上蒙着红巾,双眼冷漠的令人望而生畏,恍如择人而噬的野兽,几人如出一撤的打扮,恍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血狼卫!”男子惊呼一声,美妇在听到“血狼卫”三个字后,更是面露绝望,江湖传言,血狼一出,寸草不生,这或许有夸大,但是血狼卫绝不可小觑。

    女子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几年不见,你的功夫长进了多少,拿下他,其他人格杀勿论。”

    “淑仪,你带着玉儿先走。”男子左手推了美妇一把,自己义无反顾的上前两步,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就算是死也绝不能让玉儿有事。

    看着男子那魁梧的背影,美妇双眼热泪含眶,双手抱着玉儿,一个箭步冲进里屋,将玉儿放下,急切的道:“玉儿,快跑,记住,千万别回头。”

    玉儿懵懵懂懂,似懂又非懂,但他清楚的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娘亲绝不会害自己,玉儿狠狠的点了下小脑袋,腮帮子一股,鼓起力气从后门跑了出去。

    看着玉儿那娇小的身躯,美妇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夺眶而出,心中默默的乞求着,“老天爷,你一定要保佑玉儿,一定要。”

    美妇抬手擦拭了下泪水,面露决然,转身走向前屋。

    前屋不大,不到一丈方圆,以至于对方人多反而没有用武之地,男子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美妇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男子似乎有所察觉,五指箕张,如夺命铁钩,双爪对着两个血狼卫交错抓去,竟带起丝丝劲风,招式像极了江湖上普通的“双龙抢珠”,可是招式威力却比“双龙抢珠”厉害了不知多少,只听“嗤啦”两声,两个血狼卫胸前的血袍被男子抓破,逼退两个血狼卫,男子神色焦急的道:“淑仪,你回来做什么?”

    “华哥,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美妇柔情的看着男子,语气极为坚定。

    “好......好一对有情有义的鸳鸯。”女子美目生寒,脸上杀气弥漫。

    “好”这个字大多时候都是好的意思,然而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很不好,女子口中的好显然是第二个意思。

    话音未落,女子身形一晃,突兀的出现在男子眼前,双手成爪,朝前一探,直取男子的“肩井”、“期门”和“将台”三处要害。

    男子腰身拧转,见招拆招,左手点向女子的“曲池”,右手抓向女子的脉门,这两处都是要害,若是被拿住,双手发麻,必定要受制于人。

    女子一点也不慌张,似乎早就知道男子会出这样的招式来化解自己的攻势,当即脚下错步,双手微微往怀内缩进去半尺,猛然一翻,双手如蛇一般的缠绕住了男子的双手。

    这一退一进恍如天成,期间的变化又极为精妙。

    “华哥!”美妇大惊失色,娇躯一晃,扑向女子,想要逼的女子撤手,还没有冲到跟前,只觉眼前血影闪烁,两个血狼卫挡住了去路。

    美妇娇喝一声,不要命的扑向两个血狼卫。

    男子双手被抓,心中暗道不妙,右脚踢向女子的腹部,想要挣脱,女子对男子的招式似乎极为的熟悉,想也不想的伸出右腿格挡住男子的攻势,紧接着双手猛的往下一扯,男子受到大力拉扯,不由自主的往前一个踉跄,女子眼中精光闪现,微微矮身,左手肘猛的击打在男子的右胸口。

    男子闷哼一声,只觉胸口剧痛,身子弯曲,活脱脱的像一只大虾。

    女子得理不饶人,松开双手,身子微微一侧,右手反手一掌打在男子背后的“筋缩”上,男子吃力不住,摔倒在地,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了出来,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佝偻着身子好一会都没能站起来。

    女子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神色,训斥道:“几年不见,你的功夫竟然荒废到了这个地步。”冷哼一声,虽然是训斥,但言语中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儿。

    话说间,只听“嗤啦”一声,美妇一声惊呼,右衣袖被撕下来一大块,露出里面恍如莲藕般的手臂,透过破烂的衣袖,隐约可以看到白如凝脂的肌肤上有一条血痕。

    美妇紧咬银牙,看着从左右扑上来的血狼卫,双掌一前一后,摆了个防御的姿势,只见掌心泛红,冒着丝丝热气。

    女子黛眉微蹙,呢喃道:“朱雀掌,原来是南蛮妖女。”

    两个血狼卫手持弯刀,身形一纵,一左一右攻上去,弯刀挟带着劲风,分别砍向美妇的脖颈和肩膀,弯刀又快又狠,恍如地狱勾魂使者的钩镰。

    这是夺命的利器。

    刀随人落,美妇面有惊慌,左右格挡,泛红的手掌击中了两个血狼卫的手腕,只见被击中的地方仿佛被烙铁给烙红了一下,格外的渗人,可是两个血狼卫好似完全没有知觉的人,双眼中没有痛苦,有的依旧是冷漠。

    双拳难敌四手来形容眼下的局面最好不过了,美妇挡下了两柄弯刀,可是却挡不住两个血狼卫的左手,两个血狼卫极为默契,两只左掌同时一翻,拍在美妇的胸口。

    一声惨呼,美妇的身子如破麻袋一般狠狠的撞在前屋和里屋的墙壁上,砰的一声大响,墙壁被美妇撞了个大洞,美妇伏在地上,血水从口中汩汩流出,显得极为的痛苦,但更多的是绝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