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三分天堂 第三章 风过往事轻(十二)

时间:2019-12-04作者:黄老铁

    咋回事?雨点怎么叫他顾大哥!白御桐心里乱糟糟的一团。

    “嗯,顾大哥最好了!”雨点笑开了花。

    白御桐彻底变了个脸色,难道说……我要有妹夫了?

    他不禁抬头望着远处一览无余的湛蓝天空,往事悄然浮上心头:

    那是阴沉的一天,黑云很低,狂风席卷着妹子们的短裙。

    赵临坛闷闷不乐地坐在公园的木质长椅上,他凌乱的短发被强风吹往一边,眼神哀伤又藏着狮子。

    不一会儿,远处跑过来一道人影,他在风中踉踉跄跄的,一会儿露出光洁的额头,一会儿眼睛又被乱发遮住。

    赵临坛看了那个家伙一眼,然后轻轻朝他招了招手。

    那个人径直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驻足在他面前,“老……老赵,我说……你为啥约在这啊?”

    “先坐吧,看把你累的!”赵临坛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下次我们去奶茶店里面碰头吧,有超赞的背景音乐,还有免费的空调和wifi呢!”白御桐一屁股坐在赵临坛旁边的长椅上。

    “算了,那里人太多了。”赵临坛的背靠在椅上。

    一阵狂风吹过,两个人的短发都倒向了左边,造型看起来十分的前卫和新潮。

    ……

    蓝乔尼奶茶店里,白御桐和赵临坛各自将包放在旁边空余的位置上。

    背景音乐是一曲优雅的llie jean,听起来安静而舒缓。

    白御桐的手机自主连上了店里的免费wifi,他享受地躺倒在软质的皮沙发上,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赵临坛喝了一口热乎乎的芒果奶茶,表情销魂。

    “对了,你找我啥事啊?”白御桐的身体往沙发上再凑了凑。

    “我有妹夫了……”赵临坛的心情一下跌落谷底。

    “what?”白御桐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是说我有妹夫了!”赵临坛低声重复了一遍。

    “这种事你上课传纸条就好啦!”白御桐摸不着头脑,有妹夫这种喜事难道不该发在空间里广告天下人,再宴请群雄,收份子钱吗?

    “怎么可能,‘我可爱的妹妹被一个染着黄毛的社会仔给泡了’这种事情我怎么说得出口……”赵临坛低声叹气。

    白御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拿起桌上的瓜奶茶吸了一大口。

    白御桐以前去赵临坛家蹭饭的时候见过他那14岁的如花似玉的妹妹,她温柔体贴又懂事,还特别听话,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找了一个三观不正的衰仔呢?

    “我讨厌那个妹夫,对于我这种文艺青年来说,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社会上不学无术,整天花天酒地的人了……”赵临坛滔滔不绝地向白御桐倾述着。

    白御桐从小就是个闷葫芦,除了蹭饭,和其他人的语言交流基本都是回合制的。班上很多人都和他分享过自己的秘密,也不用怕他泄露出去。

    赵临坛越说越难受,说到最后他把剩下的芒果奶茶一口喝完。

    “你说我怎么就遇上这种事了啊……”赵临坛哭丧着脸,“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既然如此还是让我来当你妹夫吧!”白御桐拍拍胸脯。

    “我们还是来谈一谈最近我新写的小说《君不知流水长若昔》吧!”赵临坛突转话题。

    “是《君不知流水长》的续集吗?”白御桐兴奋的问,他是赵临坛的忠实粉丝。

    “没错!”

    ……

    白御桐回过神来,不不不不,绝对不能让悲剧重演。

    白御桐——妹控形态启动!

    他一步上前拉住了雨点的胳膊,将她抓到身后藏了起来。

    “雨点,你不能跟他走,你忘了我们中午还要……还要……学写字吗?”白御桐心底呐喊着,漂亮的应对!

    “哦。”雨点脸上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怎么了这是?”顾青看着中二病似的白御桐摸不着头脑。

    顾烟柔驻足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表面波澜无惊,甚至还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我想起我和雨点还有点事儿,就不和你们一起去吃了。”白御桐歉意地笑着,果然没有错,你个衣冠禽兽,居然死缠烂打。

    “那好吧,你们先忙,烟柔,我们走。”顾青淡然地笑着。

    “嗯。”顾烟柔面无表情地跟了上去。

    广场上剩下白御桐独自在风中凌乱,兄台这就走啦?你确定不再争取一下?

    “走吧,哥哥。”旁边的雨点拉了拉白御桐的衣角。

    “哦哦……”白御桐傻乎乎地回头。

    ……

    “白御桐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带队老师了,而是作为七曜的参赛队员加入到我们的阵营当中。”顾青淡淡地说,在他面前摆放着一份原汁原味的碳烤盐煎鱼。

    “哦。”顾烟柔轻轻应了一声,然后用筷子夹着盘子里的鱼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你面对他的害怕吗?”顾青突然说到。

    “不怕。”顾烟柔面无表情。

    “连老爹都惊恐于他的实力,你居然敢和他正面碰撞!”顾青笑得很阳光。“听说你接了他一招。感觉怎么样?”

    “很强。”

    “这么高的评价吗?也对。”顾青喝了一口杯里的烧酒,“老爹可是说他有支配者的实力呢……”

    “哦。”顾烟柔用银勺舀了一口浓汤喝。

    ……

    秋望桥东桥头。

    “妈耶,这桥真宽敞!”白御桐盯着面前长达两百米的石桥。

    这桥叫秋望桥,是架在汉江所涵养的凉荫湖上的一座名桥,寓意是美人望穿秋水,至今为止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地处汉角的黄金地段,桥底有大小24个桥洞,是一道著名的风景名胜。

    “是啊,真美……”雨点软软地靠在冰凉的石栏上,一双剪水秋瞳眺望着远处湖面上已经枯萎残败的荷叶。

    他们之前是直接从表盘状的广场北侧进入到汉角两江文化时代广场的,雨点则是提议往缘安桥这边迂回学校。

    白御桐心底暗想,这个从山里出来的土妞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变得会打扮了;但又好像变得熟悉了——变得更像龙雪阳了……

    即使她黑色的秀发已经变短了,她也会编织一条大蝎子辫垂在肩头一侧;会在散乱的刘海上别一个菊花样式的可爱发卡;会在脸上打上一层浅浅的粉;会喷上桂花味的迷人香水;会在润唇上涂一层淡淡的红

    色口红;会穿颜色靓丽的连衣短裙配一个淡雅简约的白色单肩包;还会蹬着一双小清新的白色帆布鞋……

    她现在小日子过得多好,甚至还有意图当妹夫的小伙儿想邀请她吃饭……

    就算那个女孩穿越到了一个高文明的时代,也完全可以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你可以看见那个女孩一个人逛街、挤地铁,甚至一个人看电影,吃火锅……

    没有人牵她的手,她就背着手漫步;没有人叮嘱她多穿衣,她就看天气预报;没有人陪她吃饭,她就上网叫外卖;没有人和她道晚安,她就早点睡……

    爱上了这样的女孩,大概就是爱上了寂寞吧……

    白御桐此时双手插兜,站在桥的一侧忍不住好奇地往下望,看见的是清澈见底的湖水。

    “这水淹得死鱼吗?”白御桐傻傻地问。

    “什么?”雨点貌似没听懂他的意思。

    “我是说这水淹得死鱼吗?”白御桐突然觉得这句话不对劲,匆忙改口,“我是说,这水养得活鱼吗……”

    “不知道。”雨点呆呆地回答。

    “哦。”白御桐醒悟过来,雨点顶多只是喜欢吃鱼,他怎么可以指望雨点回答得上关于鱼除了吃的其他问题?

    “哥哥,你看!有鱼在游呢!”雨点指着远处一条橘色的鲤鱼兴奋地大叫。

    “好像是的。”白御桐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

    “另一条鱼好像也过来了,他们看起来好自由啊……”雨点感叹。

    白御桐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以前和赵临坛那个家伙一起去公园看鲤鱼的时候了。

    那时候赵临坛指着那些游得非常快活的鱼,不禁发出了“鱼真快活”的感叹。

    当时白御桐想起了新学的文言文《濠梁之辩》,就情不自禁地回问他“你又不是鱼,你怎么知道它很快活”。

    赵临坛心领神会,“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很快活?”

    “我不是你,本来就不知道你;你本来就不是鱼,你不知道鱼很快活,也是完全可以断定的。”白御桐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把这段话的翻译背诵了出来。

    赵临坛轻松地说:“请回到我们开头的话题。你说‘你哪里知道鱼的快乐’等等,就是已经知道了我知道鱼的快乐而问我,我是在岸边上知道的。”

    白御桐哑口无言,他完全忘记了这场对话的结局是他这一边的“惠子”输了。

    “这鱼的肉太少了……”白御桐把插进兜里的手抽了出来挠挠头。

    “我看看。”雨点也以同一个角度去重新看待那两条鱼,“好像是有点小……”

    “我们先走吧!”白御桐潇洒地转身离开。

    “哦哦。”雨点也追了上去。

    “你真的不记得后面发生什么事了吗?”白御桐对旁边的雨点提问。

    “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烟柔姐姐当时在场,你可以去问问她。”雨点老老实实地说。

    白御桐一愣,她在场吗?

    他随着记忆去寻找那个女孩的身影,发现她当时驻足在门口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自己,那眼神像是在警惕着一只凶猛的非洲狮子。

    白御桐无语,这都分道扬镳了,现在突然去找人家,会不会有一种“兄弟,我之前跑错女厕所了”的感觉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