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沙中帝国 016 血色的埃姆拉特

时间:2019-12-04作者:悲歌学楚囚

    拉法尔的军队围攻达尔马斯一个多月,始终没有攻下达尔马斯。

    等到希薇的军队从斯卡诺来到的时候,拉法尔的军队早就没有了什么斗志。

    拉法尔自己的军队不堪大用,在早前的几次攻城战当中伤亡惨重,而拉法尔手下的领主们本就对这次战斗有异议,所以他们根本没有用尽全力,更有甚者居然临阵脱逃了。

    等到希薇的军队到来的时候,拉法尔用金钱召集起了一批军队,准备击退希薇的援军。

    但是帝国东部的领主们知道斯卡诺的守卫军有多么的强,都不愿意直面他们,拉法尔就算招来更多的雇佣军也无济于事,于是准备退回埃姆拉特,等到西部的领主带着军队到来之后再做计较。

    但是没想到在达尔马斯之围解决之后,希薇并没有退去。

    希薇知道等到西部领主到来之后,拉法尔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直接挥兵西进,带兵包围了埃姆拉特。

    有趣的是在希薇进军的一路上,居然有领主带着自己的军队加入她,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希薇与拉法尔都是埃姆拉特家族的人,他们两个人的争斗只不过埃姆拉特家族内部的争斗。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追随的是埃姆拉特的血脉,而不是皇冠下的那个人,所以只要是埃姆拉特的子孙带上皇冠,他们都能接受。

    而且拉法尔在当皇帝的时候做出的表现,实在是让他们不能忍受,对于半人马帝国的一再忍让让他们早就看不起拉法尔了。

    还有一些人则是因为希薇的名声和美貌来追随她的,希薇是帝国现在凤头正盛的女大公,而且还是一个单身的、漂亮的女大公,要是能够得到她的青睐,人生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十上百年。

    而就算是失败了,拉法尔也没有胆子处决那么多的大贵族,而希薇如果不死的话,就有机会染指皇后的位子。

    拉法尔的年纪比希薇大,到时候大家设计一番,让拉法尔早一点儿回归太阳,他们不就可以拥立一位女皇帝了吗?

    怎么看着都是一件稳赚不赔的生意,所以等到希薇的军队到达埃姆拉特的时候,她名义上可以领导的军队已经超过了埃姆拉特城的守军。

    作为帝国的首都,埃姆拉特是没有城墙的,这让拉法尔的军队不得不从埃姆拉特城区退出来,去到特尔苏尼拉宫去驻扎,在那里修建防御工事。

    原本的埃姆拉特是拥有城墙的,但是在修建特尔苏尼拉宫的时候,埃姆拉特的城墙被拆了。

    当初拆毁城墙的时候,所有的大臣都劝说皇帝,但是当时的皇帝苏曼·埃姆拉特说:“没有人能够打到埃姆拉特,如果有,那么埃姆拉特的皇帝已经不在了。”

    现在帝国的皇帝还在,但是他已经抛弃了埃姆拉特,让希薇顺利地进入这座古老的城市。

    而退进特尔苏尼拉的拉法尔,凭借着自己手上将近三万人的军队,对于近在咫尺的希薇根本不怕,反而在宫殿里面连日饮酒。

    在他看来,只要西部的军队到达,希薇只不过是自

    己的囊中之物。

    拉法尔的乐观感染了手下的领主,他们一个个在自己的庄园里面寻欢作乐,他们手下的士兵也放松了警惕。

    有几个清醒的领主想要劝告拉法尔,但是被拉法尔关了一肚子的酒水,昏昏沉沉的从特尔苏尼拉宫里面出来,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当希薇的军队来到特尔苏尼拉宫的时候,领主们终于开始集结自己的军队了。

    法师们建立起一道道围墙,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这是皇室直属的法师部队,只有皇室才有能力养的起这样一支部队。

    但是拉法尔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皇家法师学院就在埃姆拉特,当他放弃埃姆拉特的时候,也就放弃了法师的忠诚。

    在学院院长的劝说下,特尔苏尼拉的法师们拒绝向拉法尔效忠,并且走出了贵族们的庄园。

    贵族们原来也在自己的庄园里面奉养过法师,而且拉法儿的军队里面其实也有着法师部队。

    但是他们现在被围困在这里,没有来自外部的支援,法师们每天光靠冥想恢复的法力根本不足以支撑战斗的需要。

    会进入军队效忠的法师,基本上都不是特别厉害的那种,厉害的法师要么在学院里面,要么就是去了征服者之海西边的新大陆。

    在没有足够的魔晶的情况之下,拉法尔手上的法师部队完全不能维持这么巨大的城墙,很快就被希薇手上的法师们将城墙给化了。

    要知道在修筑城墙的时候,为了防止法师们的进攻,都会在修建的材料里面添加一种华石,这种话是可以吸收魔力,防止城墙被敌方法师轻而易举地掀翻。

    在城墙没有了之后,各个领主只能退回自己的庄园里面,他们的院墙都是用添加了华石的材料建成的。

    他们这么一退,就将希薇给放了进来,对于那些退守自家庄园的贵族们,希薇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挡在自己行军路线上面的几家给灭掉了,这样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后路的安全。

    为了在西部贵族到来之前解决拉法尔,希薇直接带兵围攻特尔苏尼拉宫。

    但是特尔苏尼拉宫修建的异常牢固,一般的情况下根本围攻不下来,而且由于知道了西部贵族就快要赶到了,原本在自家庄园里面好好自闭的贵族也有了一些别的想法。

    只不过似乎老天都站在希薇这边,就在希薇久攻不下的时候,特尔苏尼拉宫里面居然发生了内乱,雇佣兵们打开了宫门,迎接希薇的大军进入。

    当初退到特尔苏尼拉,大围墙建起来的时候,贵族和他们的私兵们都有着很好的驻扎地,贵族们将自己的庄园打开,完全可以容纳下自家的士兵。

    但是这些雇佣兵就比较惨了,他们是拉法尔雇佣过来的,但是拉法尔拒绝他们进入特尔苏尼拉宫,理由是他们实在是太肮脏了。

    没有办法的雇佣兵们只能在大街上面休息,但是为了不阻碍大军的通行,他们连帐篷都不能搭建,只能在自己的身上裹一个毯子。

    之后

    在与希薇的军队交战的时候,他们的伤亡很大,但是宝贵的药物轮不到他们使用,尊贵的法师们也不愿意将自己宝贵的法力用到他们身上。

    虽然他们之中也有着自己的法师,但是这些人能去当雇佣兵本身水平就不高,那一点儿可怜的法力简直是杯水车薪,众多的雇佣兵只能拖着受伤的身体交战。

    而且在军队都退进特尔苏尼拉宫之后,他们也遭受了区别的对待,被拉法尔专门划分出了一块区域,然后禁止他们在没有战事的时候随意走动,以免玷污了这座伟大的宫殿。

    拉法尔指定的地方十分的小,雇佣兵们挤在一起连生活都成问题,而且军粮还时常受到克扣,最后几个佣兵团的首领一致认为拉法尔做的这些已经违背了契约,于是拒绝继续向拉法尔效力。

    在一个双月暗淡的夜晚,雇佣兵们与守城的士兵们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后打开了城门向希薇投降。

    而希薇迅速抓住机会占领城门,在确定不是埋伏之后,希薇直接带着军队冲进了特尔苏尼拉宫。

    经过一夜的厮杀,拉法尔的军队全军覆没,剩下的贵族们摄于希薇的军力,纷纷放下武器向希薇投降。

    “斯卡诺公爵!你敢弑君吗?!”拉法尔在自己的王座上面挣扎了起来,想要远离走过来的希薇。

    但是她的双脚早就被士兵们打断,每挣扎一下,他的脸上就会冒出一股股冷汗。

    虽然希薇的腰间有一把剑,但是她并不准备用,因为她腰间的剑是她父亲传下来的,这个皇帝的血会玷污它。希薇从自己的近卫手里面拿过一张弓,打算用这个东西了结拉法儿的性命。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看着越来越近的希薇,拉法尔用自己的双手在地上爬行。

    希薇一脚踩在拉法尔的背上,拉法尔感觉自己的腰都要被踩断了,但是他的双手还在挣扎着向前面爬去。

    弓弦缠上了拉法尔的脖子,拉法尔连忙伸出双手,想要阻止弓弦进一步勒紧。

    但是这把弓不是一般的弓,它的弓弦是钢丝做成的,为了保证不断还在上面刻上了魔法符文。

    希薇双手和双脚一起用力,拉法尔的八个手指头竟然就这样被弓弦切了下来。

    切掉手指的弓弦去势不减,又直接嵌进了拉法尔的脖子。

    拉法尔断了的手在脖子上不停地挠着,想要将弓弦抠出来,但是只能是将从指头里面流出来的鲜血抹在脖子上。

    缺氧的信号传递给拉法尔的大脑,让拉法尔张大了嘴巴,但是从大动脉的鲜血进入喉咙,然后从嘴巴里面涌出。

    拉法尔想说些什么,但是只能吐出几个血泡泡,。他的双眼就像是要爆出来一样,眼里布满了血丝。

    慢慢的,拉法尔停止了挣扎,但是希薇还是没有松手,直到近卫来到细微的身边说:“大公陛下,他已经死了。”

    希薇这才反应过来,但是现在拉法尔的脖子已经快被全部勒断了,拉法尔的头已经垂到了胸口。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