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神仙的凡尘日常 第二卷:旧忆 第20章生命不止,‘好运’来碰

时间:2019-12-04作者:康桥回然

    落在元千乘的身躯上的光华瞬间钻入了他的身体,原本由于楼道试炼而已接近枯竭的灵力迅速恢复,趋于盈满状态。甚至连元千乘萎靡的灵魂与精神力都犹如经历了久旱后的甘霖一般,一下子蓬勃了起来。

    做完这些,女子点了点头,似乎是对元千乘恢复的程度,感到满意,挥了挥衣袖,身体又化为了一束光芒,回到了藏经阁阁顶那团光源之中。

    整个藏经阁又只剩元千乘一人,安静地趴在九楼的地板上。又过了不到三刻,元千乘的眼皮似乎抖动了两下,慢慢地睁开了迷离的眼眸。拖动着稍有些不自然的身体缓缓地站了起来。

    “唉,身体怎么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头也不痛了。奇怪。”

    元千乘左右动了动身体,发现身体的不适感,已经消失,而且元千乘感觉到现在的身体充满了气力,比之前没上楼时状态还好。

    看着楼道口标志的数字,元千乘踌躇了两下,便又迈着步子,准备再上几层。毕竟,虽说上个九楼或许已经可以在师父面前吹嘘一顿,不过元千乘还是想再上几层试试,师父不是说楼层越高,功法越好,那么在坚持一下,说不定还真能再爬个两三层。

    不过,当元千乘刚想踏足第一节台阶,便感受到似是有一层坚硬的隔膜层隔绝了上楼梯与这层的连接。随即元千乘抬手纳灵,挥向那层,就想试着突破这层屏障。

    裹挟着灵力攻击,直接在两者接触那一刻瞬间返回了元千乘的身上,元千乘还未反应过来,身体便倒飞了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书柜上,紧接着书柜上一堆的书尽皆抖落了下来,当书阁再次回归宁静,书柜下方已经只剩下一个小书堆。至于元千乘就不言而喻了。

    ...............

    在哄好了元千乘之后,茗心与蕊月很快就赶到了潇月峰。潇月峰主峰的弟子也不是很多,毕竟主峰上只有峰主一人,所以峰主的教授能力也极为有限,但尽管如此也有十几个弟子,不似紫清峰主峰从创立至今一直以来就只有一师一徒,一路上倒也不会出现什么拥挤状况。

    潇月峰也不似紫清峰拥有空间正法可以建造小世界,由此潇月峰之上琳琳琅琅的建筑之物倒是甚多,与峰上自然奇株奇景完美地做到了融为一体,天人合一,不由得使人如入画中之境。 这可能也是茗心没事就喜欢往潇月峰跑的原因吧。

    峰主居所一般就处在一峰的最中央,太玄宗七十二峰盘踞于太玄山,镇压了太玄山的所有灵脉,先代祖师以无上神通借此灵脉构建护宗山阵,要维持灵阵运行需要海量灵力,由于山峰的构成已经祖师加注淬炼的特殊性,每一峰都相当于一个聚灵大阵,而峰的最中央即为阵眼,既是最重要也是灵力凝聚最浓厚的地方。

    由此居住在中央,峰主不仅仅是有助于修炼,更为主要的是守护阵眼。

    不一会,茗心便和蕊月来到了道蕴真人的居所,此时居所之外留守了七八个弟子,都面色焦急地在等待着。

    “茗心师叔,来了!快快师叔,救救师姐,师姐快不行了。”

    一位七八岁比元千乘稍大点的女弟子拉着茗心的衣袖,哭得梨花带雨,甚是可怜,向茗心请求道。

    茗心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便走了进去。

    屋内的装饰极为朴素,空间也不是很大,除了一个主厅,就只有一个主卧和一个客房了。

    茗心掀开了主卧的帘子,边看到道蕴师姐正盘坐在床上运着灵元向身前安雪馨输送,安雪馨的面色显得极为红润却带着一丝黑气在周身徘徊,而道蕴真人的脸色却也是略微有些苍白,想必是功法使用过度,内元虚弱导致。

    “师妹,你来了,师姐快撑不住了。这次,雪馨的心魔有所不同,来势太过凶猛,似乎不像是单纯的心魔。更像是........”

    “夺舍!是吗?师姐。”

    茗心将道蕴扶到旁边,自己坐在安雪馨身旁,握住她的右手,注入一道灵元,早已处于昏迷状态的安雪馨似乎对这股灵元的注入,感觉到有些不适,闷哼了一声,在道蕴话音还未落时,回答道。

    “对,那股心魔似乎有自己思想,对于我压迫性的灵元总能巧妙的规避,其强度还能不断地增大。”

    道蕴面色有些难看,因为如果真的是夺舍,那么这件事就有些难办了。若是碰上那些个老古董,可是难缠得紧,那些老家伙为了活命可没有底线,而且都是禁术与秘技一通炸。

    “师姐,也不用太过担心,这老怪一看就是死了很久的人物,意识已经随着岁月的侵蚀变得模糊了,现在只是求生的本能加上半拉子的意识,问题还算不上太大。不过,这老怪似乎动用了什么禁咒,与安师侄的灵魂融合了一半。”

    茗心神色有些凝重,修士的灵魂一旦受损太过严重,轻则痴呆一两天,重则魂飞魄散。此与凡人无异。

    “眼下,师妹到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师姐愿不愿意去尝试一番。”

    “你且说说。”

    “其实,这老怪的意识已经模糊,所以夺舍才会如此不顺利,不过这个过程是相对的,老怪可以夺舍,那么安师侄也可以夺舍她。”

    茗心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这.......可是雪馨,现在意识也尚未苏醒。”

    “没事,那我们就等到她意识苏醒。我虽做不到,强行将它去除,但封印还是做得到的。”

    “好吧。”

    .........................

    处理完安雪馨问题,结果已经待到了黄昏,茗心才精疲力尽地返回了紫清峰。

    来到那段草棚地,时至黄昏,朦胧的晚霞照射在这片稀松排布的草棚间,显出一份苍茫之感。茗心仿佛又见到熟悉的一袭白袍道衣的身影,牵着一个稚嫩懵懂的小女孩,神色沧然地站在草棚堆旁向着她诉说着属于这的凄美传说。

    不知伫立了多久,眼眸下不自觉得感受到有这两道清冷。

    多久了?他已经走了多久了?茗心已经记不清了,紫清峰似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好像只剩她一个人了,一个人了。

    一股悲凉之感慢慢地弥漫了开来,天地之间仅剩的那几缕光芒也显得黯淡了起来。当光芒一点点地收起,留下的是一片死寂与落寞感。

    一切似乎再也无法回去,如今似乎也只能凭借这点残破的遗留,增加一点徒劳的伤感。

    茗心抹去脸颊上还未干涸的泪痕,走到藏经阁的位置,化为了流光,飞射了进去。

    藏经阁似乎还是一如往常那番平静,令茗心诡异的是元千乘这小子不应该这么消停啊。

    放出了巨大的灵识网,瞬间笼罩了整个藏经阁,元千乘的气息也逐渐显露了出来。

    这小子居然跑到了九楼,茗心不禁有些惊讶,要知道她当初初闯楼道,也不过闯到了六楼,且修为可是筑基境才去挑战的。不过眼下元千乘的气息有些奇怪,呼吸稍有些微弱。不会强闯楼层出了什么问题吧!

    茗心快速冲上了楼道,不消半刻便来到了九楼,不过未见元千乘身影,倒是旁边书柜上的书尽皆倒下,形成了一堆小书山。

    茗心不由地叹了口气,挥袖纳气,灵元速起,地上的一摊书籍,尽皆归位。平旷的地板上,就见到元千乘幼小的身子,像摔了个狗吃屎的模样趴在了地板上。

    “喂,还活着吗?”

    茗心微微用力砸拍了拍元千乘的小脸 。

    “别闹,让我在再睡会!”

    元千乘梦寐地拍开了茗心作怪的手,翻了个身又睡了下去。

    茗心一道灵元击在了元千乘身上,右手一挥,元千乘身体,无力而动,在空中迅速飞了个轱辘。

    “啊,师父,我错了。救命!谋杀啊!”

    元千乘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看到茗心又在指白自己,连忙求饶。可恶,到时候我修为超过了,你,我一定要你好看,就会仗着修为欺负人。元千乘暗自诽腹道。

    “唉,今天上午走的时候怎么和你说的,让你在图书馆看看书,学点什么,结果你在这睡觉!”

    茗心松开了元千乘,把他放在了地面。一副怒其不争的模样。

    “嘿,师父,你这么说,可就没良心了。你怎么知道我睡了一下午,也不看看这是几楼,九楼,当初师父你可是说这楼道得筑基境才来闯的?你徒弟可没给您丢脸。”

    元千乘一脸得意地指着楼道上那个大大的九字。示意茗心自己已经很牛,绝不是像你说的那么不堪。

    “哦?是吗?那我问你你这一下午看了什么?学什么?”

    茗心狡黠地笑问道。

    元千乘瞬间气势就落了下来,快步走到茗心身边,拉着茗心的手说道。

    “师父,都这么晚了,徒弟我都饿了,我相信师父也是舟车劳顿,我们先去吃饭怎么样?”

    元千乘一脸讨好的岔开了这个话题,下午那一击直接被那个什劳子屏障,两倍还了回来,直接晕倒在书堆里了,结果啥也没干,不过后来确实是睡着了,不过这些可不能和茗心瞎捣鼓。

    “哼,岔开话题,是吧?唉,算了,懒得说你了,不过能闯到就小千乘也是够厉害的,这太玄宗建宗以来怕是无几人能出你左右!”

    “可不是嘛,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徒弟?”

    元千乘这次没有太过得瑟,而是转而拍起了茗心的马屁。没办法,谁让咱们师父性格变扭呢?

    “好吧,算你小子过关。也是,今天赶回宗里,晌午也没吃饭,现在这个时刻也着实是有些饥了。”

    茗心说着就牵起了元千乘的小手,走下了楼道。不过这次走下楼道,却没有上来那时般痛苦,而是和平常上楼没什么区别。

    “师父,这楼道你能给我讲讲这规则不,你今天走的急,啥也没跟我讲,搞得我晕头转向。睡觉实属无奈之举,我是被这楼道打晕的。着实是害人,也不知道老祖宗摆着玩意干啥?”

    元千乘开始向茗心诉苦,确实这楼道着实有些难搞,不仅一层一层折磨强度提高,而且还莫名出个屏障,直接反弹攻击。

    而且要是每次上藏经阁看个书还得受这番折磨,那还有精力看书。如果每次都得这样,元千乘自己是不想来了,还不如死皮赖脸地求师父给功法呢?

    “这四方楼道,可是我们紫清峰不可多得的宝贝,试炼或许你看来是一种折磨,但历经得越多,精神和灵元将会被提纯,现在你了解这些还太早,先加紧修炼筑基吧!至于这楼道,并不是每次上去都得试炼,你上次闯到哪,下次上去就不会有任何阻力。今天确实忘记提醒你了,这楼道不要硬闯,每十层是个界限,每一个界限代表着基础境界限制,若你没达到那个境界是闯不上去,就像你刚才说的,直接反弹,那个限定境界一下的所以攻击。哦,对了,丙书阁千万别去,哪里整个都有禁制,可不管你是敌是友。”

    茗心神色严肃地向着元千乘着重强调这一点,今天是着实有些疏忽,下意识地觉得元千乘闯不到第九层,还好他修为不高攻击力不多大。

    “这.........咱们这紫清峰的老祖宗还分的挺细哈!”

    元千乘听了茗心一大堆解说,声音顿了两下,嘴角抽搐道。

    和着今天下午,自己是在刀尖上跳舞,和死亡在嬉戏?元千乘不由地一阵冷汗,想着一开始还想去丙书阁溜溜,差点作大死,还好,还好,小爷我鸿福齐天。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