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九州逐鹿记 水井

时间:2019-12-04作者:晓越听蝉

    黄必功见今天偷袭神水帮损失如此惨重,心中气脑,但想到神水帮中的一万两银子又稍觉安慰,想到银子,他连忙对其中的倆个手下道:“去把那俩个舌头带过来。”

    那二人应了声是,就向树下倒着的那俩个人走去,走到那二人身前才发现不对,这俩人脑后都中了倆枚飞箭,正向外流着鲜血,早已经死绝了,二人赶紧对黄必功道:“二公子,不好了,舌头死了。”

    黄必功立刻上前查看,见二人是中了飞箭而死,自己这帮人中没有使用这种飞箭的,知道还有人潜了进来,立刻命令道:“快去四周查看一下,还有人藏在这里。”

    众人领命而去,可是前前后后查了好几遍也没找到一个活人,黄必功就又命人在寨子外面查找,众人又是一番忙碌,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其实这些查看的人距苏慕羽仅仅几步远而已,苏慕羽出了寨子后并没有走远,他记得那个尖嘴猴腮的人并没有出现,所以他还要在观察一下。他就躲在河边,黄必功派人过来查看的时候,他就全身没入了水中。

    没有找到潜进来的人,黄必功心中隐隐不安,急忙叫众人搜查寨子,可是众人又是里里外外好几遍,几乎到了掘地三尺的境地了,可是就找道一百多两银子和几十坛酒,那里来的一万两银子。

    黄必功此刻真是又气又恨,死伤了这么多好手,就他妈的为了一百多两银子?那个断了臂膀的人已经昏死过去了,得赶快救治,他仰天长叹了一声道:“去把酒搬出来,浇在此处,放火烧了寨子。”

    众人又是一通忙碌,这一战死了四五十人,处理不好,惹了瘟疫,官府那也不好交代,放火烧掉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不一会儿,整个寨子就四处起火了。

    黄必功等人在后院找了辆破马车,又将马厩里仅有的几匹马牵出来,将那受伤的人放上马车,就怀着无比的愤恨匆匆的离开了。

    待黄必功等人离开不久,李豹就划着船过来了,苏慕羽向他招了招手,李豹看到他无恙,急忙将船靠岸来到他的身边。

    二人在岸边等了尽俩个时辰,那带着焦臭味的大火才慢慢的息灭了,他们走到那已经被烧成一片白地的院子里,只见除了铁金刚住的那间砖石房子外,其余的所有一切都化成了灰,只是空气中还飘来一阵阵的焦臭味。

    苏慕羽和李豹捂住鼻子绕过了那座摇摇欲坠的房子,来到了这曾经的后院。这里以前像是厨房和马厩,厨房都烧成了灰,马厩里只留下了一只烧裂的石槽,院中有一口孤零零的水井,还好的是井上的辘轳是铁质的,并没有烧坏。

    苏慕羽在周围搜索了好几遍也没发现什么,他又走到井边向井里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他估计那尖嘴猴腮的人也被烧死了,所以就对李豹道:“走吧,从此以后在也没有神水帮了。”

    李豹点点头,二人就并肩朝河边走去,上了船后,李豹还没划出二里地,苏慕羽就道:“不对,回去!”

    李豹奇道:“小霄,哪里不对了?”

    苏慕羽道:“井不对,辘轳也不对?”

    李豹道:“我觉得没什么呀!”不过他还是相信苏慕羽,所以赶紧调头往回划。

    苏慕羽向他解释道:“一般水井的辘轳都是木制的,就算有铁质的,但井绳绝不可能也用铁质,那样既重又容易起锈,可是神水帮的那口井,不仅辘轳是铁的,井绳也是铁的,而且井绳还垂在井里,井里有人,就是那尖嘴猴腮的人。”

    李豹听苏慕羽这样一说,立刻也觉得不对,使出浑身力气使劲往回划,待船靠岸后,苏慕羽对李豹作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二人就悄悄的向井边走去。

    他们藏在那断墙后面,静静的盯着那口井,过了大概一柱香的时间,那井绳剧烈的摆动起来了,辘轳也发出了吱吱的声音,李豹看了苏慕羽一眼,满是钦佩的表情。

    二人藏在断墙后就这样等着,果然,过了一会,一个尖嘴猴腮的人顺着井绳爬了上来,李豹刚想出去,苏慕羽却拉住了他。

    这尖嘴猴腮的人正是诸葛方,他一听到喊杀声就知道是黄家的人来报仇了,所以他没想着拼命,赶紧就跑到了后院,院子里这口井的井壁上有个暗窑,是神水帮藏财宝的地方,诸葛方顺着井绳藏在里面,直到苏慕羽走后又过了一个时辰他才爬出来。

    诸葛方爬出来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他喘了口气,又警觉的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脸上布满了喜色,他一边去摇那辘轳,一边自言自语的道:“哈哈,姓黄的灭了那狗熊,没想到给爷爷我作了好事呀。”

    说到高兴处尽然唱了起来,对今晚死了这几十口帮众竟无一丝怜悯之情。诸葛方边唱边向上摇辘轳,最后慢慢的吊上来一个铁箱子,诸葛方嘴里哼着歌,手中一把抱住箱子正准备离开,可是他一转身后,唱了半句的歌也卡在了喉咙里了,铁箱子也掉到了地上。

    因为他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冰冷的眼睛,这当然是苏慕羽的眼睛,诸葛方马上跪下磕头如捣蒜,口中喊着好汉饶命,苏慕羽却并不说话,他不恨诸葛方的贪财,但他恨他的绝情,死了怎么多兄弟,他还唱着歌,他的心是有多狠呀。

    苏慕羽慢慢的拔出了刀,诸葛方整个人已经瘫在了地上,浑身颤抖,竟然说不出求饶的话来,因为他也发现苏慕羽看他的眼神分明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李豹也吓坏了,在他的印象里,苏慕羽是一个重情重义,热情爱笑的小弟弟,他从来没有见过苏慕羽身上散发的这种冰冷气息,正在这时,他只见一道闪电一般的刀光划过了诸葛方的咽喉,鲜血瞬间喷出了三尺多远,李豹的心也提到了咽喉,现在他真的是害怕他的这个小霄弟弟。

    苏慕羽将刀收回鞘中后,他身上的冰冷气息不见了,这让李豹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但看着诸葛方冰冷的尸体,李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时苏慕羽对李豹道:“豹哥,找点酒来把他也烧了。”

    李豹闻言就飞一般的跑了,倒是把苏慕羽惊了一下,不一会,李豹找来一坛酒浇在了诸葛方的尸体上,又将酒点燃了,酒助火力,诸葛方的尸体马上就被大火吞噬了。

    苏慕羽这才对李豹道:“豹哥,你身上有水袋吗?”

    李豹恭恭敬敬的答道:“有,有。”他甚至还弯了弯腰。

    苏慕羽知道是刚才吓到他了,走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豹哥,你怎么了?”

    李豹见苏慕羽对他还是这么亲热,长出了一口气,定定神道:“没,没什么。”

    苏慕羽摇头笑道:“你把这井里的水打一袋带上,小弟有用处。”

    李豹忙将原来的水倒掉,重新打了一袋水挂在腰上。

    见尸体烧的差不多了,苏慕羽道:“豹哥,带上箱子,我们走吧。”

    二人来到船上时,天已经大亮了,苏慕羽打开箱子见都是银子,大概不到俩千两吧,就对李豹道:“豹哥,这些银子你收着,以后给你们三兄弟娶媳妇用。”

    李豹忙摆手道:“这银子是你的,我们不能要。”

    苏慕羽笑了笑道:“豹哥,你听我的,我让你收着,你就收着,只是别让那女人知道。”

    那女人就是周氏,李豹见苏慕羽说的坚决,心中感激,点了点头,心想:“小霄对自己人真的是没的说。”

    二人回到延塞城已经下午了,苏慕羽打发李豹先将银子存起来,自己就朝家中走去,昨天一夜没回去,舒兰心自是担心不已,苏慕羽也安慰她,说自己很好,只是和李明哲去喝酒了,舒兰心当然是不信,但见他无恙也就没说什么,取了件新衣服让他换上。

    换过衣服后,苏慕羽自己去了画室,舒兰心见天色不早了就没有同去,留在家里准备晚饭。

    来到画室,苏慕羽作了倆张小画,这时,老郑又来了,一进门就道:“听说你昨夜去做大事了?”

    苏慕羽奇道:“什么大事呀?”

    老郑摇头笑道:“神水帮的火光三十里外都能看的见了。”

    苏慕羽摇头苦笑道:“郑老呀郑老,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扯,我只是个卖画的。”

    老郑却只是看着他微笑不语。

    正在这时,黄必功又来了,他一进门就面色铁青,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但见画室里还坐着一个老者,就没开口。

    苏慕羽就给他介绍道:“这位是玉麟轩的郑掌柜。”又对老郑道:“这位是京照城黄家的二公子,黄必功。”

    黄必功见这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是郑家的人,忙施礼道:“郑掌柜好。”

    老郑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他有这个资格摆这个架子。

    黄必功果然也没觉得老郑失礼,只是见老郑没有离开的意思,硬着头皮问苏慕羽道:“冷公子,你真的给铁金刚交了一万两赎金?”

    苏慕羽装出诧异的表情道:“黄公子这是什么话,在下的银子大多是郑掌柜借给在下的,这郑掌柜可以做证。”说完他一本正经地看着老郑。

    老郑只得道:“对,小冷是在老夫柜上拿了一万两银子,现在也没还。”

    黄必功万万不会想到堂堂玉麟轩的掌柜的会说谎,只得道:“如此,晚辈就告辞了,以后郑掌柜到了京照城,万请赏光到寒舍一聚。”

    老郑点头道:“一定一定。”

    黄必功又看了看苏慕羽似好像还要问什么,但终究是没有开口,只是对他拱了拱手就走了,也没有邀请苏慕羽去他的寒舍坐坐。

    黄必功走后老郑问苏慕羽:“老夫的一万两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呀。”

    苏慕羽大笑道:“郑老呀,你看我这不正在挣吗?”说完扬了扬手中的笔。

    二人又相视大笑起来。

    这时,李豹却来了,他看着苏慕羽大笑的样子眼露疑惑,这和那个拔刀杀人不眨一下眼的小霄是一个人吗?

    苏慕羽看着他道:“豹哥,你想什么呢?”

    李豹这才醒悟过来道:“小霄,我给你送水来了。”

    苏慕羽道:“水,什么水?”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了,笑道:“你看我都忘了这事了。”

    李豹也笑着将水袋递给他,然后就告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