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九州逐鹿记 俩个老头

时间:2019-12-04作者:晓越听蝉

    吕江这次去京照是押送几个重犯交往秦州总督府刑狱司的,武朝衙门州称司,城称抚。此次前去,他也带回一个消息,说是纵横鄂、淮两州的巨盗“残影”左一刀有可能逃窜到了秦州,总督府下令各城的安城抚衙门都得留心打探他的行踪,如果谁能擒下这个巨盗,那更是重重有赏的。

    不过几个城中,从抚头到抚兵,谁也没想过要擒下左一刀,这左一刀被称为“残影”,不但轻功高绝,刀法也是一流的,靠抚头抚兵们那几下庄稼把式去对付左一刀无异于送死。虽然朝廷对左一刀的悬赏已经开出一千两银子的价格了,但,命毕竟更贵些。各城的安城抚也只盼着左一刀别来他们的地盘,万一运气不好发现了左一刀,他们也只能请京城的明镜司派人前来了,毕竟只有明镜司的高手才有可能擒的住左一刀。

    苏慕羽等人对左一刀没兴趣,毕竟秦州府有四个城了,谁知道这“残影”会影在哪个城,就算是“影”在延塞城,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天色渐晚,吕江也起身告辞离开,苏慕羽起身相送。送到门外苏慕羽对吕江道:“吕大哥,小弟想麻烦你一件事。”

    吕江忙道:“小霄,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为兄能办到,定不推辞。”

    苏慕羽笑道:“吕大哥,你是官面上的人,认识的人也多,小弟想托吕大哥帮忙租一间屋子,要安静些,小一点无所谓,就是别太贵。”

    吕江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就释然了,周氏如此刻薄,想必谁也会受不了的,就对苏慕羽道:“小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住到为兄家里去吧,为兄的父母待人都很和气的。”

    苏慕羽笑道:“谢谢吕大哥了,小弟喜欢清净,而且如果小弟住在了你府上,那芳姐和李大哥会怎么想。”

    吕江一愣,想想也是,如果苏慕羽真的住在他家,李明芳和李明哲定会十分羞愧,自己竟没想到这点,不禁有些钦佩苏慕羽想问题周全,他拍了拍胸脯道:“你放心吧,包在为兄身上。”

    苏慕羽又道:“这事你先别告诉别人,一切等屋子找到在说。”

    吕江点点头道:“为兄理会得。”

    事情既然谈定,二人也就告辞了。

    苏慕羽几人依旧每天到小小练武场去习武,吕江有时候下了卯也会过来,苏慕羽自然对他也不会藏私。吕江毕竟是当差的,本来就有些武功底子,学起来就更加事半功倍了。苏慕羽白天练习左手刀,晚上也勤加联系天龙劲,现在他的内力不但都恢复了,而且有所精进,元阳珠也又大了一圈。

    这日一早,李明哲就兴致勃勃的来找苏慕羽,苏慕羽见他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上也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腰上系着苏慕羽送给他的腰带,更显的精神抖擞。

    苏慕羽不禁奇道:“李大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怎么穿的这么精神?”

    李明哲兴奋的道:“今天是我的生日,走,李大哥今天带你吃顿好的。”

    苏慕羽一听生日二字,神情一黯,自己的生日前夕,家中却发生了惊天巨变,只余自己一人生还。

    李明哲却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见苏慕羽呆立不语,拍了拍他道:“小霄,发什么愣了,走呀。”

    苏慕羽不愿坏了他的好心情,只得跟着他出门而去。到了城中,苏慕羽想着看能不能找把软剑,自己的刀法已经练的很熟练了,只是旋风剑法却因为找不到软剑而始终没有开始练习。

    “李大哥,你知道城哪里有铁匠铺呀?”苏慕羽问道。

    “啊,小霄,你要打什么东西呀?铁匠铺都在城西,我带你去。”李明哲说罢,也不等苏慕羽回答就领着他朝城西去了。

    延塞城三面环山,自然不会太大,二人走了没多久就望见了一道道黑烟冲天而起,苏慕羽知道那是铁匠炉火升起的烟,加快了脚步向那里走去。

    还未到铁匠铺,就见道路旁支了一个算卦摊子,摊主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穿了一身道袍,但是双目如电,双眉如刀,一点也不像仙风道骨的道士,倒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

    摊边挑了一个幡,幡上铁画银钩的写着“铁嘴断阴阳”五个大字,那老头脸色苍白,不停的咳嗽,好像有病在身。

    苏慕羽自然是不会去找他算命,不料老头却叫住了他:“公子留步。”

    苏慕羽和李明哲二人都奇怪的望着他,李明哲道:“老道士,你是叫我吗?”

    那道士却摇摇头,看着苏慕羽道:“公子可否听贫道一言?”

    苏慕羽本不想搭理他,但李明哲却来了兴趣,拉着苏慕羽来到摊前。

    苏慕羽只得硬着头皮施礼道:“仙长有何指教?”

    那道士咳了几声道:“公子天阁丰润,面如璞玉,似是出于豪富之家。”话未说完就又咳了起来。

    苏慕羽知他必定是这一套,就打算领着李明哲离开,谁知那道士继续道:“只是,贫道见你黑气聚顶,必是近期遭逢了巨变。”

    苏慕羽闻言神情巨变,目光也是一寒,但只一瞬他又变的平静下来也不言语,就那样看着老道。

    那老道目光也不多躲闪,也看着他,只是片刻间,老道就又巨烈的咳嗽起来,这次咳的时间较长,苏慕羽真担心他会咳的一口气喘上不来了。

    咳完后,老道又对他道:“贫道送给公子的话就是一动不如一静。”

    “一动不如一静,什么意思?”苏慕羽还未说话,李明哲却抢着问道。

    老道却不答他,苏慕羽也不在问,只是对他施了一礼道声多谢,就拉着一脸迷茫的李明哲走了,老道也未阻拦。

    走了没几步,苏慕羽对李明哲道:“李大哥,借我点银子。”

    李明哲也不问原因,掏出一块约五两的银子递给他,苏慕羽转身回到了卦摊。

    那老道以为苏慕羽有事前来相问,谁知苏慕羽将银子放在桌上,淡淡的道:“去瞧瞧病吧。”说罢就转身走了,那老道士却一脸诧异的呆在当场。

    苏慕羽和李明哲来到铁匠铺一打听,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整个延塞城也没人打的了软剑,也没那手艺,也没那材料,二人只得悻悻而去。

    回到城中,李明哲早已在失落中解脱了出来,拉着他到处乱逛。

    景泰街是整个延塞城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上商家林立,个个都装修豪华,行人也是往来如织。

    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前,楼上挂一牌匾,写着“天香楼”三个烫金大字,却是一个酒楼。苏慕羽只见楼内人声鼎沸,个个都衣着华丽,脑满肠肥。

    李明哲指着天香楼的牌匾,啧啧有声的道:“这是延塞城首富潘家开的,本来打算请你在你面吃一顿来着,现在不成了,银子给了老道,不够了。”说罢俩手一摊,做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苏慕羽笑道:“吃不成算了,我还不想在这吃呢。”

    俩人都耸耸肩,继续朝前走,走在一个门面极大,装修高雅的店面前,二人又被人叫住了。

    “二位公子请留步。”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慕羽和李明哲心道:“今天真是奇怪,老有人叫我们。”

    苏慕羽闻声望去,只见还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只是这老头衣着考究,贵气逼人,脸上也笑意盈盈,一派和气。

    李明哲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是叫我们吗?”

    那老头笑着点了点头道:“二位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说罢,手中做个请的动作。

    苏慕羽抬头看去,只见匾上阳刻着“玉麟轩”三个大字,店铺的装修也颇显古韵,苏慕羽在周氏的口中听过“玉麟轩”,知道是一家卖珠宝首饰的店铺。

    那老头还在笑意盈盈的做着请的手势,苏慕羽和李明哲只得一脸诧异的进到店里,谁知,那老头却径直将二人请入后堂。

    后堂装修自然也十分精致,老头请二人落坐后,自有下人俸上茶来,苏慕羽虽未喝茶,但只闻其香,就知道茶也是好茶。

    “不知二位公子怎么称呼。”老头道。

    李明哲通报了自己姓李,苏慕羽却未说话,老头也不意为意。

    “老丈,你找我们干什么?”李明哲道。

    那老头却盯着他的腰带道:“唐突公子了,不知李公子可否将腰带借老朽一观。”

    李明哲大感奇怪,看了苏慕羽一眼,见他点头,才将腰带解下递给老头。

    老头双手接过,看的非常仔细,半晌才道:“不知李公子可否忍痛割爱?”他嘴里说着李公子,眼睛却望着苏慕羽。

    “割爱?割什么爱,你是要买我们的腰带吗?”李明哲问道。

    “正是。”老头道。

    李明哲道:“你出多少银子?”

    老头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百两?”李明哲大吃一惊,他当然不会以为是十两,那俩杯茶大概就值一两了。

    老头微笑不语,仍伸着一根手指,却看着苏慕羽。

    苏慕羽也不接话,也不看他,只是专心的品着茶。

    “一,一,一千两?”李明哲声音有些颤抖。

    老头这才放下了手指头,微笑着点了点头。

    李明哲完全被震惊了,脑子一片混乱,他求助似的看着苏慕羽。

    苏慕羽看了看他,仍不言语,他既然将腰带送给了李明哲,怎么处理就是李明哲的事了。

    过了半晌,李明哲终于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他微微出了口气道:“这东西不是我的,我做不了主。”

    老头闻言似有些失望,但也并未多说,只是道:“如果公子有意出售,尽管来找老朽,价格还可以在商量。”

    既然生意谈不成,二人也就告辞了,出了后堂,来到前厅,苏慕羽一眼就望见墙上挂着的一柄剑。

    那剑极为古雅,剑柄不是普通的木柄,而是中间镂空的玉质手柄,形状为椭圆形,苏慕羽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柄软件,而且并非凡品。

    “老先生,能让在下看看那柄剑吗?”苏慕羽对老头道。

    这是苏慕羽进店来说的第一句话,老头忙道:“当然可以。”说罢示意伙计取下了剑。

    苏慕羽右手不能动,李明哲帮他拔出剑来,递到他的左手。

    是把好剑,剑身似一泓秋水,波光流动,寒气逼人,剑柄的设计可以当做腰带扣,这剑可以系在腰间。

    苏慕羽随手挽了两个剑花,顿时,屋内寒光四射,果然是把好剑。苏慕羽将剑递给李明哲,让他还剑入鞘,然后对老头说:“麻烦老先生了。”说罢就走出大门。

    苏慕羽知道这是把难得的好剑,当然也知道这把剑绝不会便宜,也绝不是自己现在能买的起的。

    李明哲却不死心,问道:“这把剑多少银子?”

    老头笑道:“如果是刚才那位公子用的话,我吃亏点,可以用你这条腰带来换。”

    李明哲又吃了一惊,他今日已经吃了许多惊了,见苏慕羽已经出门去了,他也跟了上去,可是他还不死心,片刻又跑回来问老头道:“如果不是他用呢?”

    老头脸上还是带着微笑道:“剑赠有缘人,如果不是那位公子用,就得这个数。”说着伸出俩根手指。

    李明哲当然知道那是多少,所以,他就又吃了一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