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九州逐鹿记 梅园

时间:2019-12-04作者:晓越听蝉

    萧心怡住在梅园,梅园并不大,却十分雅致,园中有片梅林,虽然现在不是梅花开放的季节,但却不影响梅园的美,各种应季花朵争香斗艳,花香扑鼻,入眼一片万紫千红,显得生机勃勃,和苏慕峥那又冷又硬的院子比起来简直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园中有湖,或者叫池塘更为贴切,因为湖并不大。湖中荷花开放,锦鲤成群,湖中有一幢俩层小楼,由一条曲折的木桥和岸边相连。小楼边系着一条画舫,天气晴好的时候苏慕羽也常和母亲坐上画舫游玩。

    鞑塔国缺水,大部分地方不是草原就是沙漠,很少有湖泊,国都铜马城更是连条像样的河都没有。萧心怡喜欢水,喜欢湖泊,所以嫁到中原仁王府后,仁王苏雍就修了梅园,连房子也建在了水中,让萧心怡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赏湖,游湖。

    萧心怡喜欢清净,梅园里只有小梅和小荷俩个丫鬟伺候。小梅和小荷比苏慕羽大三四岁,萧心怡平时为人也亲和,所以俩个丫头对苏慕羽并无对主人般的局促,倒像是对自己的弟弟一般关心。

    此刻小梅正领着苏慕羽走在木桥上,“小少爷,你是不是被木姑娘捉弄了呀?”小梅轻笑着问道。

    “啊,啊,没有呀,谁说的。”苏慕羽有些尴尬,脸也有些发烫。

    “呵呵呵,没有吗?木姑娘是不是常找你比武呀?”小梅笑道。

    “只是偶尔玩玩。”苏慕羽闷闷道。

    小梅听出苏慕羽心中不悦,打趣道:“输给女孩子也没什么不好,何况是自己的媳妇儿。呵呵,木姑娘哪都好,就是太喜欢舞刀弄枪的,不过以后嫁过来有王妃管着,她也不敢在欺负你了。”

    说话间已到小楼内,小梅去请母亲了,苏慕羽独自坐在堂中。客堂不大,布置的很雅致,一面硕大的屏风将客堂隔成前后厅。苏慕羽知道后厅是佛堂,母亲信佛。屏风上是最简单的梅兰竹菊图,却一幅幅都栩栩如生。

    前厅正中的桌子上有个香炉,炉中燃着欃香,散出淡淡香味。靠墙边有四张椅子,椅上铺着锦垫。屏风右侧有个博古架,架上有若干古玩器物以做装点。博古架旁有张实木通榻,榻上也铺着厚厚的锦垫,榻前一张小几,几上有各色时令水果,还有若干点心。苏慕羽现在就坐在榻上,手中捻着一块核桃酥。

    环佩叮当间萧心怡已经走了过来。萧心怡不算很美,气质却及高雅,脸庞圆润,眉很细,眼睛很有神,也很温柔,嘴角边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美人痣,更显妩媚。头发懒懒挽个坠马鬏,上面插着一玫翠绿玉簪子。一身月白长裙,腰间系了根紫色带子,挽成蝴蝶状,显得身材婀娜有致。

    萧心怡身后跟着一妇人,大约五旬年纪,身材及为高大,满头乌发,没有一根银丝,面容及是普通,即不和蔼,也不冰冷,好像戴着张面具。一身青色布袍也不是中原样式,腰间系着不知什么兽皮制成的带子,前面有个铁扣,像是剑柄的样式。苏慕羽仔细瞧了瞧才发现那是柄软剑。

    苏慕羽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老妇人,不觉感到奇怪,转头以眼神询问母亲。萧心怡淡淡的笑了笑道:“小羽,这是冷婆婆,快向冷婆婆行礼。”

    苏慕羽虽感奇怪,但母亲说的话他也只得从命,起身像冷婆婆一躬身道:“晚辈苏慕羽见过冷婆婆。”

    那冷婆婆也不说话,只是嗯了一声,转身走到旁边的桌子旁坐下,自顾自的端起茶杯喝茶。

    苏慕羽也不以为意,只当是母亲的故友前来拜访。转身拉着母亲的手道:“娘亲,我刚去大哥那里了,大哥对我客气多了,只是我感觉怪怪的。总觉得大哥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萧心怡闻言和那冷婆婆对视了一眼,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道:“怎么怪怪的,说给娘亲听听。”

    苏慕羽道:“孩儿也说不好,感觉好像大哥心事重重的,我想肯定是因为世子的事吧。娘亲,你说我不当世子行吗?让大哥当好吗?本来我也不喜欢当世子,而且大哥比我年长,武功也比我高。”

    萧心怡听罢苦笑一声,冷婆婆却冷冷地道:“没志气的小子。”

    苏慕羽略感惊讶,张了张嘴却没说话,毕竟这冷婆婆是母亲的故友,也是自己的长辈,教训自己俩句也无可厚非。

    萧心怡看出他的尴尬,拍拍他的手道:“傻孩子,圣旨都下来了,哪能说变就变的,如果真的能改,娘亲也不希望你争什么世子,唉。”

    苏慕羽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总觉得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哥的事情,心里堵的慌。

    萧心怡见苏慕羽不说话了就问道:“小羽,你觉得木家那姑娘怎么样?”

    苏慕羽闻言脸一红道:“她心是挺好的,也挺漂亮,只是她武功比我高,我,我”说到这里也不知道在怎么说好。

    誰知那冷婆婆闻言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险些把嘴里的茶也吐出来。苏慕羽更是羞愧无比,萧心怡也不觉莞尔,握着他的手道:“木家那小丫头人不坏,娘亲和她谈过几次,觉得她也喜欢你,今天看你的样子知道你其实也不讨厌她,何况还有皇上赐亲,这亲事娘亲到也满意,只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个缘分,唉。”

    苏慕羽听到母亲叹气,越感奇怪,今天大哥的表现就很奇怪,母亲以前在自己面前从来不唉声叹气的,今天是怎么了?他抓着母亲的手问道:“娘亲,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心怡一愣,叹了口气道:“小羽,娘亲以前不让你学武你是不是特别怨恨娘亲呀?”

    苏慕羽见母亲答非所问更觉奇怪,道:“娘亲,怎么会呢?小羽知道娘亲是为了我好,不希望小羽打打杀杀的。”

    萧心怡眼圈有些泛红,神思也好像飘到了远方,幽幽叹道:“是啊,打打杀杀有什么好呢?”

    苏慕羽见母亲神色不对,忙道:“娘亲,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萧心怡闻言一怔,忙定了定神,亲亲的抚摸着苏慕羽的脸道:“娘亲没事,娘亲很好,小羽,从明天开始娘亲让冷婆婆教你武功好不好?”

    苏慕羽闻言一喜,随即又感到更加奇怪,母亲一直不愿意自己学武,今天怎么会突然同意,而且是和这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冷婆婆学武,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忙道:“娘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羽已经长大了,发生什么事您告诉孩儿呀。”

    萧心怡拍拍他的手,柔声道:“没什么,也许是娘亲多想了,你心地纯善,学点武艺防身也好,都怪娘亲太固执,希望还来的及。”

    苏慕羽更加肯定母亲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抓着母亲的手道:“是因为大哥吗?还是父王出什么事了?”

    萧心怡闻言神情一凛,道:“没什么,别瞎猜,从明天开始,你就住在娘亲这里,而且,你学武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明白了没有。”

    苏慕羽本是及其聪明的人,略一联想就明白母亲是担心大哥因为世子的事有可能对自己不利,所以让冷婆婆教自己武功。可是母亲是猜想的还是有什么蛛丝马迹表明大哥有对自己不利的行动呢?想到大哥今天神思不属的反常表现,苏慕羽不觉心底发出一股寒意。

    萧心怡见苏慕羽若有所思,脸上神情变幻,忙拍拍他的手道:“小羽,别胡思乱想,有你冷婆婆在不会有事的,你知道吗?娘亲的一大半武功都是你冷婆婆教的。”

    现在苏慕羽终于肯定自己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娘亲把冷婆婆找来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其次才是教自己武功。难道大哥真的会为了一个世子的名号对自己下手吗?这也不是自己能掌握的呀。想到这里苏慕羽就觉得浑身发冷。喃喃的问母亲道:“娘亲,父王什么时候回来,父王回来我去鞑塔国找舅舅吧,让大哥去当仁王世子吧!”

    萧心怡轻轻地揽着他的肩,柔声道:“傻孩子,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过没事的,有娘亲在,有冷婆婆在,一切都没事的,等你父王回来一切都好了。”那冷婆婆也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