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凛冬长夜 第25章 无路可退

时间:2021-01-14作者:有梦想的蚂蚁

    启动新域名

    发现不对劲的张恒立马就带着人向船尾跑去,等到他赶到船尾边时,钟斌早已乘坐一艘小船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愤怒的张恒在船上高声怒斥。

    可骂完后,张恒就发现自己有麻烦了,因为当他带着手下往船尾赶去时,船上其他钟斌的属下也纷纷跳船逃离,顷刻间,整艘船上就只剩下了张恒带来的人。

    面对这种情况的张恒只能急忙指挥着属下赶紧解开船上的缆绳,企图驾船逃跑,然而,一声炮响和炮弹溅射的水花飞溅到他张恒脸上时,他才意识到,他已经无路可逃了,因为,此时钟斌的船只全都升起了“杨”字旗帜,只有他们这艘悬挂着“刘”字旗帜的船只在这些船只中,显得有多么的刺眼了。

    此时的张恒哪怕是想拼死一搏也不可能了,因为船上的火药和炮弹早就被搬走了,就是为了避免狗急跳墙的情况发生。

    很快,钟斌麾下的船只就围了上去,逃无可逃的张恒和他那几十名手下只得面面相觑,随后丢下武器,跪在甲板上请降。

    收拾完张恒等人后,钟斌立刻指挥船队去把笨港的入海口处给堵上,以防刘香残部逃脱。

    这一次,他们必须要全歼刘香的部队,以绝后患。

    ………………………………

    随着入海口处的岸防炮台停火,夜晚也全部笼罩了整片天空,只留下一丝丝还在燃烧的战船顽强的照亮这黑夜,好似黑暗中的一缕光明。

    此时,刘香全军也都冲入了笨港的入海口,原本松散的船队阵型也因为入海口狭窄的河道变成三四艘一排且密集的阵型,一旦这些船只在这里遭到密集的炮火攻击,那么,这些船只几乎没有逃跑的可能性。

    “大首领,你看前方!”正当刘香以为胜券在握,还在沾沾自喜时,一声惊恐的喊叫声把他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

    心情不悦的刘香,怒道“何事大惊小怪的!”

    当刘香说完这句话,并抬头向前方时,顿时一惊,因为,此时的笨港并没有出现刘香之前想象中的混乱的打斗场景,而是整个笨港港内异常的安静,并且灯火通明,特别是笨港周边的那六座岸防炮台上的灯火特别的显眼。

    “糟糕!我们中计了!”

    然而,对刘香来说,坏消息还不止于此,河道两岸也突然点亮了大批的火把,火把覆盖的范围至少有一公里长,笨港港内也突然冲出十余艘船只横停在进入笨港的港口处,完全堵塞了河道,也打破了刘香想要强行冲入笨港的企图。

    “挂白旗者免死!”

    随即,埋伏在河道两岸的伏兵顿时高声大喊,瞬间就让刘香的大军士气大跌,原本还士气高昂的刘香大军如坠冰窖,死亡的气息仿佛已经在他们身旁环绕,伏兵的高声大喊就好似勾魂罗刹在他们耳边冷语,只能闻声,却能感到恐怖如斯。

    这一瞬间,不少怕死之人纷纷在自己的船只上高挂白旗,同时也造成了这些船上之人的内乱,因为,刘香的大军中,也有不少他的同乡,这些人与刘香荣辱与共,一旦刘香倒台,他们这些刘香的同乡也必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厮杀声瞬间就在刘香的大军中蔓延开来。

    很快,第一梯队的混乱就影响了第二梯队,第二梯队不明所以,只能远远的看见河道两旁的灯火,虽然这些人心中已有不祥之感,但他们身后的第三梯队堵住了他们的后撤之路,只能傻傻的停在原地。

    而刘香的第三梯队在进入航道不久后则被第二梯队的人堵住,他们更加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何事,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悬挂着‘钟’和‘杨’字旗帜的大量船只堵在了入海口处,并且入海口处的岸防炮台也并未对他们进行攻击。

    此刻,就算再傻的人也明白他们被完完全全的包围了。

    看着两岸的伏兵和堵住航道的船只,刘香目疵欲裂,牙齿咬的梆梆作响,紧握的拳头已经攥出鲜血,船上的人不知所措,只能盯着刘香默默不语,此时此刻,就连呼吸声都仿佛有些多余,只剩下高声大喊的投降之声。

    …………………………

    此刻,站在岸边的杨三生及杨琮看着刘香的上百艘船只被堵在河道中动弹不得时,杨琮也只是眉头紧锁,闭口不言。

    而杨三生却只能在旁静静地等待着。

    杨三生是在等刘香最后的疯狂,因为历史上,刘香此人性情刚烈,宁死不屈,肯定是不可能投降的,同时,他也是在等自己的父亲开口,毕竟他父亲还是这支部队名义上的最高长官,在他父亲完全把兵权交给他时,他也不能越俎代庖,毕竟他们这支海盗团中,他父亲的忠实手下要比他自己培养的要多得多,更何况,他们此刻面对的是刘香,此人还是他父亲曾经同生共死的兄弟。

    整个场面瞬间僵持住了,刘香知道自己陷入了死局,可他却不甘心失败,他现在是在思考如何摆脱此刻的困局,可他却无法阻止那些怕死之人的叛乱。

    杨琮也在等,他在等怕死的叛军占据优势,同时也是再等刘香的屈服,这样,他才能保住刘香一命,因为,根据这些年他对儿子的了解,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杨三生一旦抓住机会,一定不会让刘香活命。

    因此,他才需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保住刘香的性命,毕竟,此役之后,他儿子杨三生的威望将在部队中超越他,此后,杨三生也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最高长官,所以,他只能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待。

    看着默不作声的父亲,杨三生心里明白,虽说他父亲同意对刘香动手,但是他父亲始终是一位重信义之人,在面对身处绝境的刘香时,犹豫不决是意料之中的事。

    虽然这种胶着的场面,是杨三生不愿意看到的,他更希望快刀斩乱麻,毕竟每耽搁一分钟,就会有几名投降派或死硬派丧命。

    可是,这一场仗必须要由他父亲杨琮亲自完成,因为,背信弃义的这种名声一定不能由他杨三生来背负,只能由他父亲杨琮来背负,这也是他父亲杨琮当初同意对付刘香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在这个战乱的年代,信誉可能会一文不值,或被他人嗤之以鼻,但是,在某些时刻,信誉真的可能比生命更加重要。  凛冬长夜,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