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凛冬长夜 第7章 誓约

时间:2021-01-14作者:有梦想的蚂蚁

    启动新域名

    夜晚,澳门一处码头处停靠了几艘福船,并且靠近码头福建的一所大宅院外,密密麻麻的站着数百人,并且,这些人全都是精壮的汉子。

    而这所大宅院正是如今杨琮的府邸,毕竟是海盗集团的二号人物了,又是佛郎机人新任命的买办,总不至于还住着以前的民房,可这么多人聚集在此处不会引起澳门当地佛郎机人的注意么。

    …………………………

    其实,如今的佛郎机人正处在进退维谷的境地,首先,荷兰人在海上步步紧逼,佛郎机人的海军实力被荷兰人大幅度消弱,已无太多力量保护远东的贸易,其次,郑芝龙又依托中左所和台湾笨港,控制了通往日本及福建周边的海贸,佛郎机人想要通过郑芝龙的地盘,需要花费大量的银钱购买写着郑字的郑芝龙旗号才能安全通过,否则根本不予以通行,而强闯者,只会被郑芝龙的船队围剿。

    虽然曾经郑芝龙在澳门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成为了一名基督教徒,并且还取名尼古拉,而那时候的佛郎机人同郑芝龙的关系也特别的要好,甚至当日本幕府禁止葡萄牙人前往日本贸易时,郑芝龙还主动出面协助葡萄牙人,他派船来澳门,装载葡萄牙人的货物,运往日本,并且只收取运费,利润全归葡萄牙人所有。

    可所有的美好都随着郑芝龙的权利越来越大而变得扭曲起来,如今郑芝龙已不再需要依靠葡萄牙人的势力,因为他现在背靠大明,就连荷兰人想要做生意也不得不仰仗他郑芝龙的鼻息,因此,早已被荷兰人打压的踹不过气的佛郎机人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所以,佛郎机人只能在向郑芝龙低头的同时,挑选其他符合他们要求的合伙人,而突然崛起的杨琮则成为了佛郎机人理想的合作伙伴之一(另一个则是刘香,虽然在明面上杨琮隶属刘香的海盗团集团,但实际上,随着杨琮日益高涨的声望和麾下数十艘海盗船及上千名海盗成员的势力已然不落于刘香下风),因此,杨琮在澳门也拥有了一定的特权。

    …………………………

    站在一处刚修建好的高台上,杨三生看着眼前数百名精壮的汉子,清了清嗓门,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我是杨三生,相信大家都应该认识我,今晚你们将随船前往泉州府或漳州府,不过,你们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们需要留在澳门继续生活,让你们离开自己的父母、妻儿以及兄弟姐妹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几年前,你们还是一群难民或流民,居无定所,食不果腹,是我和我父亲收留了你们,让你们有吃有住,不至于饿死或冻死在荒郊野外,可如今,这种好日子正离我们越来越远,因为澳门属于这些外来的佛郎机人,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寄人篱下的状态,今天,我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你们获得属于自己土地的机会,只要成功,我将会给予你们每人一百亩土地的赏赐。”

    当杨三生说完这句话后,台下的这些精壮汉子全都惊呼起来,这些话甚至把杨琮也给吓了一跳,要知道,这里可有五百人,每人给一百亩土地的话,那可是五万亩地,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要知道,他们家现在连一亩地都拿不出来,现在居然要拿出五万亩地赏给这些人,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少公子,此话可当真??!”随着惊呼声逐渐变小,台下的其中一人声音中带着激动,颤颤巍巍地问道。

    “当然!”杨三生自信的微笑道。

    随着杨三生的话音落下,有一道不合时宜的质疑声响起“少公子,每人一百亩地可不是闹着玩的,公子的家中怕是连几亩地都拿不出来吧!”

    当这道质疑的话音落下后,台下的众人也纷纷起哄,无数道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杨三生,就连杨三生的父亲杨琮及其属下也怀疑起了杨三生的话,毕竟一个连几亩土地都拿不出的人,怎么可能拿出五万亩地赏赐给数百人。

    “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怀疑,而我现在的确没有任何土地,甚至连一亩地都没有。”

    杨三生的这番话,更是让在场的众人惊呼不已,而杨琮眼看形式不妙,正欲上前阻拦,杨三生的话锋却突然一转。

    “所以,我需要你们,只要你们肯听命于我,我将会兑现我的承诺,我以我祖先的名誉起誓,如若我杨三生不能兑现我今天的承诺,我将死无葬身之地!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言罢,杨三生拔刀把自己的手掌割破,鲜血顺着伤口流出。

    “酒来!”杨三生大喝一声。

    随即,几名小厮抬着一大缸酒和大量的碗来到高台下。

    杨三生把血直接滴入酒缸中,拿起碗在酒缸中舀起一碗酒,高举着碗正声道“咱们歃血为誓!”

    言罢,杨三生仰头喝完碗中的血酒,狠狠的把碗摔在了地上。

    “叮叮叮叮!”碗破碎的声音让原本嘈杂的众人变得异常安静,场下只剩下众人急促的呼吸声。

    “少公子!我相信您!”场下安静了几秒后,其中一名汉子大声说道,随即走到台下,用放在酒缸旁的小刀划破了手掌,把血滴入酒缸后,拿起旁边的碗,舀起一碗酒一饮而尽,而后也学着杨三生把碗狠狠的砸向地面。

    有第一人效仿也就有第二人效仿,很快,剩余的众人也纷纷效仿,酒缸中的酒也迅速被喝光。

    等到众人都喝了血酒后,杨三生这才把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

    …………………………

    “三生,为父不太明白,这些难民真的就值得你托付如此重任吗?这种事,为何不用为父的属下,为父的属下可比这群难民有战斗力,并且可信得多,成功率也会很大。”目视着装载这些难民的福船离开码头后,杨琮还是没能按耐住自己的疑虑,身为海盗的杨琮,对于这种誓言,并没有抱着太高的期望,毕竟十八芝的水师军就是前车之鉴,因此,面对这种大事时,他有所顾虑是很正常的。

    “我并不完全相信他们。”杨三生面向自己的父亲,脸上带着微笑,一字一句的解释道“但是,我相信他们的家眷。”

    杨三生说完,对着茫然的父亲笑了笑,拉着父亲的手说道“父亲,夜已深,您身体要紧,您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凛冬长夜,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