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凛冬长夜 第4章 身份

时间:2021-01-14作者:有梦想的蚂蚁

    启动新域名

    “谁让你来的!”当杨琮看见儿子被抓到自己面前时,顿时怒火中烧,正欲动手教育儿子,却被身旁的壮汉给拦住了。

    “杨兄,算了吧,小孩子调皮捣蛋属实正常,我倒是没想到,一别十来年,杨兄的儿子居然也这么大了,真是叫人好生惊讶。”汉子嘴上虽然是在劝说杨琮不要与小孩子计较,可杨三生却听的实实在在,这哪里像是在劝人,反倒像是在暗讽。

    不待杨琮说话,刚刚说话的那名汉子继续说道“既然这小子是你儿子,那咱们就继续刚刚的话题。”

    ………………

    不久后,听完那名汉子所说的话后,杨三生这才明白自己父亲的身份,以及这名汉子来找父亲的原因了。

    原来,杨琮原是大海盗刘香的部下,并且还是一名头目,麾下还指挥着十来艘海盗船,只因多年前战斗负伤,这才选择退隐。

    而这次这伙人来找杨琮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希望他继续回来帮刘香,因为近几年,不少海盗崛起以及海上贸易的竞争,压缩了刘香不少生存空间,再加上频繁的海战,导致刘香损失了不少骨干成员,因此刘香才想到了曾经那些隐退的骨干,而杨琮正是被邀请回去的其中一人。

    ………………

    此刻,杨三生脑子里开始飞速旋转,搜索历史上关于刘香的资料。

    刘香生年不详,绰号刘香佬,广东省香港南丫岛人,猝于1635年,乃是郑芝龙与1625年十二月初二成立的十八芝一员,因拒绝降明,被明招安的郑芝龙于广东海上击败并举枪自尽。

    虽说历史上并没太多详细记载刘香的叙述,但是根据刘香生前拥有的身份,不难看出,他与郑芝龙决裂不仅仅是因为不降明的问题,更多的还是利益问题。

    当时刘香除了海盗、海商的身份之外,还有佛郎机(葡萄牙、西班牙)买办的身份,而当时的郑芝龙则拥有荷兰买办的身份。

    由于当时的荷兰已经成为欧洲海上的霸主,被人们成为“海上马车夫”,并且荷兰当时的舰船总吨位甚至超过英法两国舰船总吨位的总和,海上马车夫的名号实至名归。

    刘香同郑芝龙的决裂大部分的原因应该是由于荷兰想要驱逐葡萄牙和西班牙,独霸明朝的贸易,消灭葡萄牙和西班牙在明朝的代理人,此举百利而无一害,更何况当时的明朝由于满清的压力根本就无力剿灭横行海上的刘香等人。

    这点从荷兰人三次入侵明朝领土就能看出其野心,第一次是1604年,荷兰舰队司令韦麻郎率军入侵澎湖筑城,但被名都司沈有容驱逐,第二次是 1622年,荷兰舰队司令雷约兹再度率军入侵澎湖,又被福建巡抚南居益驱逐,第三次则是1624年,荷兰再度入侵台湾,并在台湾西南部一鲲身(即大员岛)东岸修建热兰遮城(当时被称为台湾城或红毛城)位于今台南安平镇。后至该城西修筑乌特利支堡。

    从荷兰人的这三次的入侵就能看出,荷兰人是多么想要独霸对明贸易。

    当然,荷兰人的入侵不仅仅只是这三次,还有第四次,1633年的料罗湾海战。

    因此,郑芝龙和刘香之间的战争更像是荷兰人与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之间的战争,不过,荷兰人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消灭刘香后,再无敌手的郑芝龙可不会给荷兰人好脸色看,无论是葡萄牙、西班牙还是荷兰人想要在明朝和日本贸易,最终还是要看郑芝龙的脸色。

    然而剿灭刘香的郑芝龙也不是什么好人,这点从郑芝龙被南明招安之后,还和满清搞暧昧,并且还暗中阻止福建南明伐清就能看出来,郑芝龙是一个标准的精致利己主义者。

    ………………

    当杨三生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时候,他父亲杨琮却与那个说话的汉子争吵的起来。

    “张恒,你别太过分了!”猛然间杨琮的怒喝瞬间就把杨三生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哼!我过分!我看你是想投靠那郑一官!”张恒丝毫不惧杨琮,出言讥讽道。

    “休得胡言!我与大统领出生入死数十载,怎会投靠那郑一官,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挑唆我与大统领之间的感情!”

    张恒冷笑几声,厉声道“那郑一官得了李旦的船队,接管了大部分倭国的海上贸易,正与那占领了一鲲身的红毛鬼打的火热,中左所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其囊中之物!你现在还想留在这里,不是想投靠那郑一官那是什么!”

    听到张恒的话后,杨琮顿时语塞,不知如何是好的他只能低头看着身边的儿子,欲言又止。

    场面瞬间变得有些冷清,等待了一会后,看着欲言又止的杨琮,张恒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些什么,急忙道“想必你还不知道吧,去年六月,颜思齐与郑一官等人密谋推翻倭国幕府,不料此事败露,颜思齐和郑一官等人只得逃亡,如今那颜思齐和郑一官等人已逃到台湾笨溪港(今台湾北港)伐木辟土,构筑寮寨,现已有不小规模。”

    听完张恒的话后,杨琮顿时明悟,中左所距离台湾很近,只有300公里,只要颜思齐和郑一官等人安顿好北溪港的事情,那中左所必定会成为其囊中之物,这也难怪张恒刚刚会言语激动,毕竟他这几年也听说过不少事情,身为佛郎机买办的大统领最近几年在澎湖过的的确不太顺利。

    “既然如此,为表明我对大统领的忠诚,我愿意跟你们走。”思索了片刻后,杨琮说道。

    “很好,那咱们就即刻启程,以免耽搁行程。”  凛冬长夜,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