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凛冬长夜 第2章 思绪

时间:2021-01-14作者:有梦想的蚂蚁

    启动新域名

    俗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太阳逐渐落下,海边的海水开始变得不再温暖时,杨三生手里则提着一个小麻袋,快速的往家的方向跑去。

    “娘亲!”打开屋门,杨三生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刚说完话,杨三生就举起手里的小麻袋朝着自己的母亲走去。

    此时陈氏正坐在床头缝补衣物,桌子上的油灯也在杨三生刚刚进屋时被门外的海风吹得左右摇晃,仿佛快要熄灭似的,好在随着杨三生关上了屋门,油灯又迅速的恢复了原样,好似那曾今迷茫,如今却坚强的陈氏。

    “看你高兴的样子,是不是今天又在哪里抓到好吃的鱼儿啦?”陈氏放下手中的活,慈祥的看着身高只有自己一半的儿子,并用手轻抚着儿子的脸庞。

    “母亲,您看。”杨三生言罢,打开手上的小麻袋,露出了一堆白晶晶的东西。

    带着疑惑和惊异的目光,陈氏轻轻地用手指沾了点麻袋上那一小堆白晶晶的东西放入嘴中,顿时惊诧道“这是盐!而且还是精盐!”

    随即陈氏就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杨三生说道“三生呀,你是不是跑到什么地方偷了这些精盐呀!?”

    要知道,从古至今,盐铁都是官府的专利,只有官府才能卖买,只是在明朝初期,朱元璋为了获取钱财,就把贩盐的专利给卖了出去,只有那些能买得起盐引的商人才能买卖盐。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如今的盐引已经不可能再被普通商人所购买,只有那些背靠大家族或高官的豪商才能购买,其他人私贩盐可是重罪,搞不好还会满门抄斩。

    虽说杨三生小小年纪也不可能私贩盐,但是偷盗窃精盐也不是什么小罪,毕竟以他们家目前的状况,可赔偿不起这一小袋精盐,因此,看到杨三生拿出的精盐时,陈氏才会格外的紧张。

    “母亲请放心,这些盐并不是孩儿偷窃所得,而是孩儿闲暇无事时,自己做的。”杨三生看着明明才二十多岁,头发上却已经有不少白发的母亲解释道。

    其实杨三生心里很清楚,母亲年纪轻轻的就开始长白发就是因为长期缺盐的后果,再加上母亲现在体弱多病,更是需要盐的补充,因此,他才不得已开始着手自己制盐。

    “你自己做的?!”听闻自己这个才九岁的儿子居然会制盐,并且制作的盐还能达到精盐的水准,顿时惊为天人。

    ………………

    至于为何一名九岁的孩童会制盐,这就是因为,杨三生在心理年龄上并非是一名九岁的孩童,实际上,加上他现在的年纪,他的心理年龄差不多已经三十六岁了。

    因为,此时此刻的杨三生并不是明朝人,而是一名现代人,并且还是一名硕士毕业的历史系研究生,只是他运气不好,刚毕业没多久就遭遇了一场意外事故,英年早逝了。

    杨三生也是煎熬了很久很久,这才慢慢接受了自己新的身份,一名生活在明朝末期的普通百姓。

    前世熟读历史的杨三生知道,如今已是1625年,天启五年,鞑子经过了1618年的抚顺清河之战、1619年的萨尔浒之战、1621年的浑河大战和目前正在进行的宁远之战(1624年-1627年),并且此战最重要的转折点就是努尔哈赤被袁崇焕的红衣大炮战死,鞑子换上了更为狡诈的皇太极上位,更何况,再过两年,也就是天启七年,天启皇帝朱由校就将驾崩,随后,崇祯朱由检这个有名的作死皇帝将会上位,把明朝最后的家底给败得一干二净。

    好在他出生的地方在福建的中左所(厦门),并且这里在几十年内都不会属于鞑子的势力范围,直到1681年满清摧毁这里的城池,并占领中左所。

    也就是说,杨三生可以在这里平安的活到65岁,前提是他不会被强制征兵去打仗。

    可杨三生真的就愿意在这个小渔村,艰难的生活几十年,然后等待满清占领厦门并且投降当一个顺民,还要留着那丑陋的金钱鼠尾辫吗?

    想到这里,杨三生不自觉的摸了摸脑袋上满满的头发,自言自语道“辫子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三生,你刚刚在说什么?”听到杨三生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陈氏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母亲”随口敷衍了母亲后,杨三生又道“这些盐请母亲一定要好生保管,我现在要去码头迎接父亲了。”

    “嗯”陈氏不自觉的紧了紧手里的这小袋精盐,点了点头。

    ………………

    海边夜晚的海风总是那么冰凉,哪怕是盛夏。

    杨三生向着码头缓缓走去,今天是他父亲杨琮出海归来的日子,算算日期,他父亲出海捕鱼也差不多快一个月了,今天也到了归航的日期了。

    一路上,杨三生也在思考自己今后的道路,既然上苍让他重生在这个年代,那他也不能辜负了这一切,尽量用他自己所掌握的东西来改变一下历史,至少,不枉此生吧。

    “父亲好像并不像是一个渔民,没有那种老实巴交的淳朴,有时候反倒是像个海盗或强盗,身上带有较重的煞气。”杨三生不禁想起前几年有几个地痞流氓想要调戏母亲时,被自己父亲的一声怒喝和眼神吓走的那一刻,父亲身上散发的那种危险的气息,应该不是普通的渔民所拥有的气势。

    “看来得找个机会问问自己的父亲才行。”摸了摸下巴,杨三生喃喃道。

    自从60多年前,朝廷开始政治腐败,百姓过的民不聊生后,日本就有一些由浪人组成的倭寇跑到沿海地区奸淫掳虐,烧杀抢夺,其实,那时候所谓的倭寇大部分都是本国海边那些生活不下去的渔民倭寇,日本的那些浪人倭寇反倒还是少数,只不过倭寇抢夺的金银财宝和女人都需要一个庞大的销赃地,而日本就是一个很好的销赃地,因此倭寇这个称呼也不算是给日本人乱扣的帽子。  凛冬长夜,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