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葬狼谷 第二十章 高墙内针尖对麦芒3

时间:2022-11-20作者:畅寥廓

    3.

    在关雄示意下,“斗笠翁”径直走到谢钟锋面前,轻拍一下谢钟锋的肩背,故意提高嗓门谦声说道:“谢钟锋谢书记,本老汉特意看您来了!”

    谢钟锋闻声转过头来,看到来者,一脸诧异:“‘斗笠翁’?您怎么……”

    “斗笠翁”依然如前从腰间掏出酒葫芦,仰脸“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而后手舞足蹈地醉吟道:

    龙驾祥云飞九天,门客酩酊觅仙山。

    桥断人稀江湖远,头破血流不知还……

    “这位先生是……”谢钟锋用疑惑的目光直盯着来人。

    “斗笠翁”突然刹住笑,背转身去除却斗笠,卸下面妆,而后突然转过身来。

    展现在谢钟锋面前的,是另一张似曾相识的小白脸。

    “郑家藩?”谢钟锋瞪着一双惊异的眼睛脱口而出。

    郑家藩得意忘形地向谢钟锋深深点一点头,“正是郑某!怎么样谢书记,还用不用‘老朽’再为各位指点一下迷津呀?”

    “呸!无耻特务,小人一个!除了暗中盯梢、暗箭伤人,你们还会什么!”谢钟锋强压怒火,不屑一顾地转过头去。

    郑家藩望着谢钟锋冷冷一笑道:“要不是郑某暗中盯梢,怎么会发现你们不为人知的秘密;要不是郑某暗中指点,你等一行七人怎么会乖乖地钻入我们的笼套?既然咱们这样投缘,那么我也奉劝谢书记不要执迷不悟一头撞到南墙上,搞得自己头破血流哟!啊哈哈哈哈……”

    狂笑过后,郑家藩突然俯身冲着谢钟锋面门大声嚷嚷:“看见没有?眼下人证物证俱在,看你还敢抵赖,也叫你尝尝电老虎的厉害!”

    在郑家藩的授意下,两个狱警即刻上前将谢钟锋抬上电击刑架,把两极电缆夹子分别夹在谢钟锋两只脚趾上,接着咯嘣一声打开控制开关。

    伴着一阵嗡嗡声,谢钟锋的全身肌肉随着电流节奏剧烈地颤抖,阵阵抽搐,几度被击昏厥,又几度被冷水泼醒。但他依然极力控制着疲惫的神经,准备迎接下一轮更加惨烈的刑法。

    郑家藩授意狱警重新调整一下电击部位,正待开启新一轮酷刑。

    “等一下!”关雄示意狱警退下,俯身对着谢钟锋满是血污的脸庞说:“只要如实交代出那份名单的解码,这一切痛苦都将结束。早一天招了,早一天轻松解脱吧!”

    谢钟锋咬紧牙关,微微抬起头来横眉冷对,竭力争辩,“早已经告诉你们,本侄儿是一不知有什么名单,二不知什么解码。恁即使动用天大的刑罚,我谢钟锋实实就是这回答!”

    关雄听罢如撞照壁,咯噔一下瞠目结舌。片刻,他似乎又自信地从鼻腔深处生硬挤出一串冷笑,“哼哼哼哼……不怕你嘴硬,姑父我再为你请一面镜子!”

    关雄一脸自得地抬手轻击三下,从门外轻轻走入戴着礼帽和墨镜的韦道。

    韦道不由自主地将帽檐向下拉了拉,径直走到谢钟锋面前,嗫嚅地说:“谢、谢、谢书记,首、首先我、我要请你谅解我,我……我是……”

    谢钟锋侧眼见是韦道,惊异地睁大眼睛道:“韦、韦巡视?您这是……”

    “谢、谢书记,我、我韦道一来嘛是来看看您,二来嘛是、是、是想奉劝您,那、那什么共、共党**靠不住,还、还、还是党国……是正题儿……”

    “你、你说啥……党、党国——韦、韦巡视……”谢钟锋目视韦道,马上联想到以往有关韦道的诸多存疑场景,心潮翻涌,五内俱焚,只觉得天旋地转,顷刻间便失去了知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