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葬狼谷 第十八章 伊阙关刀影耀寒光6

时间:2022-11-20作者:畅寥廓

    6.

    谢钟锋与申京玺、任民、何文慧等人一齐上前护架拦挡,合力将已受重伤的张石宪及时救下。

    余怒未消、一脸杀气的昌之修盯着张石宪等人冷冷一笑道:“哼哼哼哼……你小子当年胆敢聚众造反、打死家兄十几口性命,今儿个犯到我手,也叫你尝尝我堂堂洛南丐帮帮主的厉害!”

    随着嗷嗷一片应声,从昌之修身后立刻涌出一帮乞丐,各执刀械冲将过来,与张石宪、申京玺等人展开殊死格斗。

    混战之中,张石宪从一个乞丐手中夺过一把开山刀,左砍右劈,全力御敌,在接连斩杀几个进犯之敌后,迅疾把刀锋对准昌之修,杀出一串闪电旋风刀。

    昌之修徒手以对,难以抵挡,接连退出十步开外。眼见对方突发一刀“指点江山”直刺过来,他顺手从身旁一乞丐头目手中扯过一柄长剑,以剑挡刀,将对方之力弹空,回身一招纵步连环劈,以攻为守,削其声势。

    张石宪一招紧似一招,处处为攻。昌之修挥动长剑左封右挡,退中有进。二人刀来剑往十几个回合难分胜负。

    随着天际一道闪电,一阵零星碎雨自头顶一片浓云中徐徐洒下,时断时续,淅淅沥沥,似乎为苍茫的伊阙蒙上一层似有似无的神秘面纱。

    为尽快制服对手,张石宪运足底气连连出招,招招夺命。果然昌之修躲之不及,被一刀“追风斩”刺伤左肩,殷红的鲜血汨汨流下,瞬时滴在地面积水中徐徐散开。

    一个手执锈迹斑驳鬼头刀的大胡子丐头见状猛然跃入圈中,试图出其不意将张石宪制服,但只走了两个回合,反被张石宪一招“转身坐盘刀”砍伤脚脖,疼得他“咿咿呀呀”紧捂脚脖跌出圈外。

    稍事调整后的昌之修瞅准机会猛然出招,抓住张石宪回身抽刀时的一个空挡,纵身一跃迎将上去,挥动闪光的长剑,如虹般在张石宪眼前若影若形、迂回环绕,趁着对手眼神迷离、神情恍惚之际,横身轻移到张石宪身后,伸出剑柄一击点中其项后要穴。张石宪动作戛然而止,手上的开山刀“咣当”落地,整个身架形如僵尸,直挺挺地戳在那儿纹丝不动。

    昌之修乘机猛扑过去,手执长剑就要当头劈下。

    “昌之修住手!”随着凌空一声断喝,从窟顶崖壁上纵身跳出一个彪形大汉,犹如从天而降,稳稳当当地站在昌之修面前。

    彪形大汉向着昌之修摆开架势,大声呵斥道:“好你个臭叫花子,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聚众闹事、杀人行凶,还不快快给我住手!”

    “呦呵!又从哪儿冒出一个不知死活、多管闲、闲……”昌之修迅即调转剑锋,正待冲来者挥剑劈下,却猛然看清眼前之人竟是他的顶头上司、经乔装改扮便装出行的关雄,于是突然在半道戛然收住,慌忙丢下手中的利器,“噗通”一声跪倒在来者膝下,强作笑颜,磕头作揖,“在下昌之修,不知关爷驾到,多有冒犯,还望担、担待,饶过小的这一回吧!”

    “哼哼哼哼,只怪你小子两眼猪屎、有眼无珠,竟敢把魔爪伸向关爷的妻侄!”关雄大大咧咧地把一张大脸扬得老高,用蔑视的目光斜睨膝下之人,一脸不屑地撇着嘴角冷冷说道,“想要饶你倒也不难,只消对我这一溜外甥辈每人磕上三个响头,赔个不是,谢罪压惊,关爷我便饶你一条小命!”

    “哎哎,是是,小的这就磕头陪罪,立马就磕!”昌之修说着,便噗通噗通地接连跪倒在谢钟锋、张石宪等人面前,响头不断,讨饶连连。末了,复又匍匐在关雄膝下,连哭带嚎,再三讨饶。

    “别慌别急,我得问问我那妻侄看磕够没有。”关雄抬眼望望对面人群里的谢钟锋,高声问道,“哎哎我说侄儿啊,你们一道过来多少人啊?得要这厮逐人谢罪,缺一不可!”

    “我们一道七、七……”谢钟锋正要如实说出同伴人数,忽又觉不妥,忙改口道,“其实也、也就恁侄儿我一个人,方才这小子是多、多、多磕了几个头!”

    “哦哦,就你一个人呀!你小子啥时变结巴了——我还以为你们闹闹喳喳会有六七个人哪!”关雄遥望谢钟锋微微一笑,继而收起笑容,转对昌之修大声呵斥道,“行了行了,一个也好,几个也罢,算你没少磕头,认罪较好。念在你小子对党国也是一片忠心,今儿个这一张就算掀过去了,算你走运,还不快滚!”

    “哎哎,是是,小的知趣,小的感恩,多谢关爷!昌之修告辞——啊,不不,俺这就滚!”

    昌之修向关雄再三叩首,边说边退,竟慌不择路地退到左后道牙上一跤跌倒,其身后众乞丐争先恐后地丢下手中的器械,胡乱拉起地上的昌之修,一窝蜂似地涌出窟区,落荒而逃。

    关雄目视昌之修的背影,漠然地抖抖衣上的浮尘正待离去,随即又侧脸向妻侄丢下一个似乎关切、又似乎质疑的眼神,“你、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俺、俺们本当是来观光看景,不想在这儿遇到歹人,多亏姑夫碰巧赶上,为我们解围!”谢钟锋不无感激地遥对关雄拱手作谢。

    正说话间,窟区前方再度响起刺耳的警笛。关雄若有所思地回头望望,当即迈开大步,貌似淡定地离去。在经过谢钟锋身边时,又轻轻丢下一句话:“前面好像有啥情况,侄儿你……要不要跟姑父一块儿撤离呢?”

    “多谢姑夫!俺也想跟姑夫一起走。”谢钟锋随口应承一句,但却依然站在原处回望古阳洞,一脸踌躇道:“可、可俺还有一处景致没看,姑夫你忙先行,等俺回去看完就走!”

    好容易辞别姑夫关雄,谢钟锋同张石宪等人当即折回古阳洞区,急急钻进洞窟内,翻来覆去、仔仔细细又搜寻了大半天,但却依然一无所获。

    就在他们一脸茫然准备离开之际,忽然,方才被一帮乞丐遗弃在路边的一只笨重麻袋赫然映入张石宪的眼帘。他紧赶两步走到近前,顺手从腰间拔出匕首,“噌噌”两下将麻袋割开一个豁口,看到里面果然是刚被盗贼凿下的一颗硕大佛头。

    张石宪一时又惊又喜,似乎由此看到了最后一线希望。他忙不迭地躬下身去仔细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紧贴地面的半张佛口。正当他凑到近前一探究竟时,忽然听到前面不远处一阵咋咋呼呼的吆呼声。

    张石宪等人抬头一看,只见从该区入口处涌进一帮持枪警察,正四下驱赶散乱的游人。

    谢钟锋示意大家中止行动紧急疏散。张石宪则在撤身之际拿出孩提时练就的掏鸟蛋绝招,快速将手探入佛口,抓出一把软乎乎的东西,也来不及细看一眼,便一骨碌滚入道边的排水深沟,顺着汹涌流动的冰冷污水潜游一大段距离后,方才悄悄将头钻出水面,顺手捡起刚巧障在眼前的一只黄兮兮残破草帽胡乱扣在头上,这才悄悄将一直紧攥着的那只拳头举至眼前缓缓打开,蓦然,一张早已被冻得青紫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喜之色……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