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葬狼谷 第十五章 张景龙深巷遭不测

时间:2022-11-20作者:畅寥廓

    上午,鹤乐学校礼堂里,鹤乐学校“抗日救亡运动培训班暨何岺先生抗日画展开幕式”现场,人影幢幢,气氛热烈。

    主席台上,坐在左首主持席位的张石宪气宇轩昂,声音洪亮:“鹤乐学校‘抗日救亡运动培训班暨何岺先生抗日画展’开幕式现在开始!下面由谢钟锋校长致开幕词。”

    坐在主席台靠近中间位置的谢钟锋庄重地站起,环视一眼台下众人,朗声讲道:“鹤乐学校抗日‘救亡运动培训班暨何岺先生抗日画展’开幕式,今天在这里正式举行。今天应邀前来参会的有hen省知名教授傅希振先生、吴芝僕先生和开封师范伊川籍教授胡玉坤先生。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坐在主席台中间位置的傅希振、吴芝僕和胡玉坤一一站起向众人鞠躬致谢。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之后,谢钟锋望望身边的何岺继续讲道:“何岺先生是鹤乐学校著名的美术老师。他是个生活上平易朴素、学术上精益求精的人。他有真才实学,崇尚人格气节。尤其在外寇入侵、国难当头的关键时刻,他以高超的书画艺术,义展义卖,资助抗日,受到了广大师生的尊敬和爱戴!在此,我代表鹤乐学校全体师生,对何岺先生的善行义举表示由衷的感谢和全力的支持……”

    话音未落,便激起台下阵阵掌声,一片喝彩。

    接下来,傅希振、吴芝僕和胡玉坤等与会教授先后作了即兴演讲,不时博得台下阵阵掌声。

    最后,主持人张石宪大声宣布:“鹤乐学校‘抗日救亡运动培训班暨何岺先生抗日画展’开幕式’圆满结束!欢迎有意参加培训的同学速到二楼201室报名登记。同时敬请各位领导及学者随我一起前往展室观摩何岺先生的精彩画作!”

    观摩途中,谢钟锋向同行的胡玉坤老师轻声询问:“胡老师,张景龙张先生这次怎么没有应邀到会呀?”

    胡玉坤猛然想起,一拍脑壳,将谢钟锋拉至一旁小声道:“忘了告诉你,出于工作需要,张先生已按照组织安排于一个月前调离学校,现在洛阳南关的贴廓巷6号居住。有事你可单独同他联系。”

    谢钟锋眼睛一亮:“贴廓巷?我有个表叔就在那儿做生意。我准备趁大礼拜日去看望张先生,也顺便看看我家表叔。”

    洛阳南关。古色古香的瓦屋坯房,残垣断壁,伤痕累累。凌乱不堪的街面上,不时有衣不蔽体的难民抖着身子来回走过。

    身穿深蓝长裤、洁白衬衫,一头寸发的谢钟锋在一个写有“贴廓巷”字牌的巷口驻足,警觉四望后正待进入巷内,忽然从路边一辆人力车上下来一位年轻男子映入他的眼帘。

    “张石栓!”谢钟锋脱口自语。

    此时张石栓已向车夫付过车费,手提一只半旧皮箱经贴廓巷口匆匆而过。

    “张、张……”谢钟锋冲着张石栓紧追两步,欲呼其名,忽又觉不妥改口大呼:“张——石——宪!”

    张石栓听到有人喊叫他胞弟的名字,便本能地转过头来,看到谢钟锋,眼睛一亮,但很快冷静下来,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谢钟锋则不远不近地紧跟其后,左曲右拐地来到一段深巷转角处,忽然紧走几步,追上张石栓。

    “石栓同学不是在南京当兵嘛?几年不见,看这一身便装,你啥时候退役回来了?”谢钟锋望着张石栓的便装背影诧异道。

    张石栓突然放慢脚步,似乎自嘲地略微一笑说:“不是退役,而是转移!”

    “转移?此话怎讲?”谢钟锋一脸狐疑地盯着张石栓。

    “日本鬼子攻势太凶,为安全起见,南京国民政府决计迁都洛阳,我作为卫戍部队里一名团长,理所当然就跟着过来了。”张石栓停下脚步,略微侧过身子,一脸无奈地向谢钟锋耸耸肩膀。

    “面对日军暴行,老同学作为**将领,理当挺直腰杆奔赴抗日前线,怎么会畏畏缩缩退到后方装这怂样儿!”谢钟锋也跟着停下脚步,大为不满,瞠目以对。

    “嘻嘻,你当谁乐意呢!军人嘛,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只要上峰发令,你同学我随时准备奔赴抗日前线!”张石栓不甘示弱地伸出一只厚茧大手重重一拍胸脯,无意中触到什么似的,随手从胸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谢钟锋,“哎,差点忘了一件大事儿!我今天便装出来就是为寄这封家信,见着老同学,我就省得再跑邮局了。”

    “如今都升团座了,像这档子琐事儿还好亲劳您这大驾?”谢钟锋一脸不屑地从张石栓手里接过信件。

    “你哪里知道伍行里的规矩?尤其是我们带‘卫戍’圈儿里的,三年五年不跟家里书信来往是常有的事,更别说和亲人们见上一面。我也是憋了好多时日,好不容易瞅到今天这会儿空当。哎,快告诉我老爹和俺弟他们近来怎么样了?”

    “怎么?天崩地裂都多少时日了,你怎么……竟然连一丁点儿消息还、还不晓得……”谢钟锋欲言又止,一脸诧异地望着眼前湖面一样平静的一双大眼。

    “多少时日?我……还不晓得啥?”张石栓望着谢钟锋大感不解。

    “哎呀,你真不晓得……你老爹他、他……”谢钟锋急于告知,竟然一时哽咽,说不出话来。

    看到谢钟锋反常的表情,张石栓已预感到事情不妙,上前一把拽住谢钟锋的一只胳膊急急追问道:“我爹他、他到底怎么了!”

    谢钟锋一双布满血丝的丹凤大眼不忍正视张石栓,未曾开口两行热泪已扑簌簌流了下来。

    “我求求你了,钟峰同学!我爹他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张石栓难以遏制心头焦虑,哭丧着脸逼问谢钟锋。

    谢钟锋紧咬嘴唇一字一句颤声说道:“一年前,惨无人道的‘南霸天’把恁金豆舅关到他家地牢里用尽苦刑,强逼你爹交出九龙宝鼎。谁知从那以后你爹便莫名其妙地离奇失踪了,直到现在还没找到。”

    这一噩耗犹如晴天霹雳,直击张石栓的心坎。他感到天旋地转、五内俱焚,一时间难遏冲动,仰天狂嚎:“为什么!他们到底是为什么嘛!啊啊啊啊……”

    谢钟锋用一双泪眼望着张石栓,同时不忘依然警惕地扫视一眼四周,“石栓同学,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再哭再喊都无济于事。”

    “这事儿没完!我张石栓一定要报杀父之仇!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张石栓近乎咆哮地狂呼乱吼,竟然对闻声而来的两名警察也视而不见,全然不顾。

    “干啥大呼小叫、又哭又闹的!恁家里死人了还是咋的”一黄胖子警察凶神恶煞一般冲着二人挥舞长枪,大声嚷嚷。

    张石栓这才意识到因一时失态招来了麻烦,正惶惶然不知如何应对,忽感后脊背处被人用手指轻点了一下,回头一看,谢钟锋正向他丢下一个撤离的眼神,而后果断撤身快步开溜。

    面对咄咄逼人的国民党警察,张石栓似有不甘地摇一摇头,转身紧随谢钟锋后尘,快步来到深巷尽头拐角处,这才余悸未消地回头望望,而后心照不宣地掩口轻嘘一声。

    “真没想到离家才几年,家里竟然发生了天大的事!钟峰同学,你得赶快告诉我南霸天现在哪里,我张石栓一定要报这杀父之仇!”张石栓以征询的目光望着谢钟锋说。

    “说到正事,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不如去我表叔那儿小坐一会儿,也顺便再打听一下恁老爹的下落,你看怎样?”谢钟锋一脸红光已渐渐为肃然之气所取代。

    “你表叔那儿?”张石栓本能地左右望望,忙问道。

    谢钟锋遥望贴廓巷方向,肯定地点点头说:“不错,听说表叔在贴廓巷开了个饭店,咱们一块儿去找找吧!”

    谢钟锋与张石栓相跟着依次从“松盛恒”“三义成杂货”“永久堂布庄”“祥发布匹大商号”等略显气派的几家门店前匆匆走过,来在一家相对简陋的李记饭店门前停下脚步,便见一位头扎白色头巾的掌柜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此人便是李记饭店老板,**地下党员、宜阳县委副书记李究珊。

    李究珊笑望眼前小伙,忽然眼睛一亮,“咦,这不是俺家表侄谢、谢钟锋吗?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表叔,老早知道您在洛阳南关贴廓巷开了个店,今儿个专程过来看看您。这位是我的同学张石栓!”谢钟锋一把拉过张石栓向表叔介绍说。

    “哦哦,张石栓啊,快快里边请,里边请!”李究珊警惕地瞅了一眼街巷两头,急急将谢钟锋、张石栓拉入店内。

    “李叔您好!这里生意还挺热闹的啊!”张石栓不无警惕地望着店外街巷熙熙攘攘的人流说。

    “这生意嘛……还马马虎虎,好歹出来混碗饭吃。”李究珊搬来两把圆凳分别递给谢钟锋、张石栓,“南关一带靠近洛河码头,商贸繁荣,有‘小洛阳,大南关’之说。你看这贴廓巷里店铺作坊很多,贸易往来频繁,繁荣程度可与南大街相比。”

    “一点不假!要不是兵荒马乱、局势动荡不安,这里的生意当会更好。”谢钟锋说着,示意张石栓一块在李究珊对面桌旁坐下。

    “哎,钟峰,你这次回来,是看你表叔呢,还是看张景龙张先生?”李究珊已沏好两杯热茶分别放在谢钟锋、张石栓面前。

    “看叔,也看张先生。”谢钟锋信手端起茶杯,放到嘴边刚喝了一口,忽然抬起头问:“表叔,张老师最近来过没有?”

    李究珊忽然沉下脸来,从口袋里摸出旱烟,哆哆嗦嗦地装上烟丝,两眼苦涩地望着窗外:“张先生出事了,被监押在北邙监狱里。前两天已经贴出告示,明儿个午时三刻即对张先生实行枪决!”

    一只白瓷茶杯盖子跌落地上,跌跌撞撞荡出老远。

    谢钟锋与张石栓立刻从座位里站了起来,圆睁着两双呆愣愣的眼睛盯着李究珊问:“张老师他……他到底怎么啦?”“俺伯他……到底怎么啦?”

    李究珊深深吸了一口旱烟,然后一股脑儿从口腔和鼻孔中把烟雾徐徐吐出,长叹一口气说:“咳!这张老师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只可叹好人不长寿、恶人活万年啊!”

    又一噩耗如雷轰顶,张石栓霎时感到肝胆俱焚,天昏地暗,两腿酥软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仰天痛哭:“呜呜呜——好可怜啊俺苦命的伯伯!好可怜俺苦命的老爹啊!呜呜啊啊啊啊——”

    “叫、叫啥——伯伯、老爹?张景龙是你——”李究珊望着张石栓懵懂地问。

    谢钟锋忍泪回答说:“张石栓正是张景龙先生的亲侄子。”

    “那咋又喊老爹呢?”李究珊愈发不解道。

    谢钟锋两眼酸涩,泣不成声:“张石栓老爹张景圣被大恶霸昌之公暗下毒手,如今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

    “啊,原来是这样!这才是多灾多难、祸不单行哪!”李究珊也极为伤感,兀自感叹一番后,忽然想起什么,指指楼上方向小声说道:“刚好今儿个豫西特委和洛阳县委的领导同志都在,我带你们过去见见,好好合计合计营救张先生的事儿。”

    李究珊说着,引领谢钟锋与张石栓从店堂后门上到二楼,然后左曲右拐,来到走廊深处一间挂有“书画斋”字牌的厢房门前。李究珊伸手以“二三三”节律轻轻叩门后,少顷,房门打开一条窄缝,一个年轻小伙探身门外,谨慎地望着掌柜和谢钟锋问:“这一位是——”

    李究珊附在小伙耳边一阵低语后,转对谢钟锋轻声道:“你们进屋聊,你叔我还得下去招呼生意。”说罢,头也不回地悄然离去。

    小伙招呼谢钟锋与张石栓进入房间后,回转身谨慎地瞥一眼门外,然后轻轻把门插上。

    谢钟锋向室内望去,见屋子正中放着一张画桌,正有几位儒士模样的人围在桌旁静观一位中年男子运笔作画。此时,他们都将目光转向谢钟锋与张石栓,刻意地扫视着。

    “谢钟锋!”其中一个人脱口喊道。

    谢钟锋一眼认出对方:“杨馨——杨校长!”

    杨馨一把握住谢钟锋的手向众人介绍说:“这位是我的学生谢钟锋。这位先生是——”

    “哦,这位是我的同学张石栓。”谢钟锋拉过张石栓忙向大家介绍说。

    接下来杨馨依次指着桌旁三人向谢钟锋一一介绍说:“这位是洛阳中学资深教员兼洛阳师范历史系著名讲师刘久之先生;这位是孟县中学资深教员席囻光先生;这位是曾为东北115师联络参谋的知名人士袁晓萱先生……”

    “杨馨同志,不用介绍了,谢钟锋还在省委当秘书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认识了!”刘久之示意大家入座,然后望着谢钟锋问:“怎么样?谢秘书此次故乡履职情况如何?”

    “怎么说呢?简而言之,可以用两句话概括:感触良多,激情难耐!”谢钟锋接过杨馨递过来的茶杯,放到嘴边欲饮又罢,“哦,刚才我还没跟各位领导介绍清楚,我身边这位张石栓同学是张景龙老师的亲侄子。请先告诉我张景龙老师到底怎么回事?”

    “是啊,我伯伯是怎样被他们捉到的?是哪个灭绝人性的家伙出卖了我伯?”张石栓望着刘久之迫不及待地问。

    在场众人互望一眼,一时都低下头沉默不语。

    少顷,在谢钟锋与张石栓期待的目光下,刘久之缓缓抬起头来,音调低沉而凄婉:“几天前,张景龙老师不幸被国民反动政府逮捕。张景龙老师是在火车上被黑特盯上的。”刘久之掏出手帕拭了一把眼泪接着说,“前些天,张景龙老师赶赴开封去找省委领导汇报工作,在辞别吕文远书记坐火车回来的路上,一个代号叫‘夜猫子’的暗探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通缉犯张景龙。‘夜猫子’一路跟踪直到洛阳贴廓巷,眼见张景龙进入6号宅院后,便急忙去洛阳警察大队报告。

    “洛阳警察大队大队长昌之修得到消息,马上安排十多个警察戒严了外面街道,在房顶、墙头及各个路口都架起了机枪,把张景龙老师所在的6号院包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刘久之简要地向众人讲述了当时的惊人一幕:

    贴廓巷6号院门前,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国民党警察正面对院门严阵以待。其中一个高个子军官用枪把敲打着门板大声喊:“张景龙,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自首吧!”

    喊叫声掠过宅院里的连栋屋舍以及门窗上的精致木雕,使这所古朴幽邃的宅院平添一股恐怖消杀之气。

    宅院二楼一间居室内,坐在桌前正埋头整理文件的张景龙听到喊声,急忙从座位里站起来,一个箭步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向外观望。看到门外街巷满是荷枪实弹的国民党警察为之一震,脸色骤然变得煞白,一双眼睛在急急地打转,思忖着应急之策。

    “张景龙开门!你已经无路可逃了,快出来投降吧!”门外喊叫声更大更强。

    张景龙下意识地望望四周,然后回身望望室内,倏然,桌上摊开着的散乱文件映入眼帘,张景龙急步上前从桌上拿起文件,用火柴将文件点燃。

    一沓沓凌乱的文件在张景龙手中微微抖动着,噼噼剥剥燃烧着,火苗由大到小,由小到无,最终化成一团灰烬,被张景龙慢慢投入桌下的废纸篓中。

    楼下大门被撞得山响,喊叫声一阵紧似一阵。

    张景龙缓缓直起腰身,从衣架上拿过外套穿在身上,镇定地整理一下衣领衣袖,留恋地回望一眼室内物什,然后坚定地步出室外,走向大门,毅然决然拉开门栓……

    刘久之接着为大家讲述道:“张景龙老师就这样突遭国民党逮捕,被监押在北邙监狱里。这次和张景龙老师一起遇难的还有洛阳师范党支部主要成员张祥雯、韩大华、翟志励等几位同志。”

    席囻光起身来回踱着方步说:“张景龙老师遭国民党逮捕的主要原因,其一是去年深秋纪念‘九·一八’开封龙亭游行活动,他们咬定张景龙老师是主要组织者;其二是因为张景龙老师由开封迁洛后,在负责豫西特委统战工作其间,按照上级指示,曾不止一次组织洛阳中学师生开展抗议游行活动,激起了国民政府的强烈不满。

    “还有一种推测,就是张景龙老师回伊川老家拜谒范仲淹墓园的时候,巧遇号称“东霸天”的昌之公无端滋事,出于义愤,张景龙老师伙同几个随员将昌之公痛打一顿,逐出墓园。后来张景龙又组织当地民众开展抗暴斗争,打死昌之公一家十几口人。昌之公和堂弟昌之修侥幸漏网后,通过一些关系直接找到郑家藩那里反映情况,提供了不少关于张老师的所谓罪证。可见张景龙老师早已让他们盯上,因此上了他们这次通缉惩办的黑名单。”席囻光声调低沉地归纳了张景龙被捕的种种原因。

    刘久之接过话题说:“郑家藩那里早已掌握了有关张景龙老师的诸多所谓罪证。张景龙已承认自己是大革命时期的**员。但是,对他所知道的**人却只字未漏,因此激怒了洛阳国民党头子,他们已经作出决定,明日午时即对张景龙老师实行枪决。”

    张石栓霍地从座位上站起,将紧攥着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愤然说道:“我伯伯为人光明磊落大公无私,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国家社稷和劳苦大众。我真不明白他究竟犯了啥错,何罪之有?不行,我一定要找他们讲理!纵拼一死,也要救出我伯伯!”

    “说得对,得找他们好好说道说道!”

    “一定要设法救出张景龙老师!”

    谢钟锋和杨馨等人也都跟着站起来强烈呼吁。

    “嘘——”,袁晓萱警惕地望望窗外,然后压低声音提示大家:“肃静!肃静!窗外楼下极有可能就暗藏有特务,咱们豫西特委和洛阳县委的领导们都是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集中到这里研究部署营救方案。希望大家克制情绪、保持冷静,集中心思听取特委领导的安排部署。”

    在场众人极力克制地坐回原位,把泪火参半的目光集中在刘久之脸上。

    刘久之缓缓坐直身子,环视一眼在场的众人,声调低沉而有力:“张景龙老师被捕后,豫西特委和洛阳县委的同志高度重视,经过多次研究,制定了一系列营救方案。截至目前,前两套方案由于种种原因没能奏效,下面着重考虑第三和第四套方案。”

    “第三套方案是这样的,”席囻光站起身望望大家说,“计划在今天下午由我和钟峰一道去找我的老同学、国民党军统豫西站站长关雄讲情,力争说服关雄从中通融。”

    “关雄于1934年在开封两河高中读书,1936年加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密查组,先后担任国民党军统豫西站情报员、副站长兼行动组组长等职。”刘久之用疑虑的眼光侧身望望席囻光,“据说关雄举止斯文儒雅却心狠手辣,是军统内部有名的‘书生杀手’。你们此去一定要格外小心、谨慎应对,即使说服不成,也务必做到安全撤离。假如第三方案实在不行,咱们就实施第四套行动方案。”

    “第四套行动方案是:由我负责组织各方力量于明天中午前赶赴法场进行营救。洛阳这边我已经做了部署,请在场各位务于明天中午前赶赴法场,三三两两分头隐入杂乱人群之中,做好准备,见机行事。”袁晓萱也跟着起身强调说。

    “由于情况紧急、时间紧迫,请大家按照既定方案各司其职,分头行动。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刘久之缓缓站起身来,示意大家有序撤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