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 666.第666章 放弃也是一种幸福

时间:2019-12-03作者:君如陌

    “什么?之前网上那些黑料都是这个李秋寒放的?为了黑别人,也是够拼的!”

    “堂堂主编干这种事,也太龌龊了。”

    “还不是为了报复向晚,之前抄袭的事让她一直翻不了身。她恨人家呗。”

    站在椅子上的记者听到大家的议论,为了不落人口实,再次申明:“大家可以放心,这位叫黑夜魔君的黑客提供给我的所有资料我已经全部完成了确认。瑟瑟就是李秋寒,这句话我可以负百分之百的责任!这些资料大家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会发到网上,真相如何,大家自有判断,也算是替那位黑夜魔君完成他的心愿。”

    女记者又冲向晚笑了笑:“向晚,那位黑夜魔君让我转告你,你很优秀,也很磊落,他会一直支持你的。”

    台上的向晚一脸懵,如果前面的回复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那么,这位女记者和她口中的黑夜魔君便让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不可否认,黑夜魔君的爆料给了李秋寒重重一击,同时也帮了她。

    黑夜魔君……

    向晚一直回到后台,仍是毫无头绪。

    “该不会是他吧?”见她对着镜子发呆,斯语轻声。

    她口中的他自然是陆铮。

    向晚却摇头:“他不会这么冒险。通过另一个人的嘴来告诉我这件事。”

    “那就是你的粉丝喽。不管怎么,这位黑夜魔君可以帮了我们的大忙了。之前你回应了那么多,只以勉强叫掩人耳目,完全不及他这一个爆料来的更有服力。”

    向晚还是一头雾水,门外又传来敲门声。

    斯语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刚刚替她仗义执言的女记者。

    女记者手里捧着一束紫色的洋桔梗,走进来,往向晚手里一塞。

    “这个……”

    “那位黑夜魔君送你的,还有他留给你的信。”

    女记者冲她眨了眨眼睛,一脸暧昧。

    在她的提醒下,向晚果然看到花束中间的那封信。

    抱着花,向晚担忧的提醒女记者:“谢谢你今天为我仗义执言,只是,你这么直接,不怕得罪了李秋寒吗?”

    “怕什么?”对方自信的扬扬下巴,“我平时最恨的就是抄袭者。何况,敢揭发她,我自然有我的底气。向晚,那位黑夜魔君让我告诉你,信要等无人的时候,你再拆开看。”

    “这位黑夜魔君……你们认识?”

    “这不重要吧?我走了,祝你开心!”

    女孩子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向晚抱着那束别致清新的洋桔梗,与斯语面面相觑。

    “害,人家了,要你私下拆,那我就退下了。”斯语无奈的耸肩,不等向晚发话,便离开了化妆间,并替她轻轻把门带上。

    向晚又看了那束花一眼,这种花原产自m国,从七十年代开始,才在东亚流行起来。

    洋桔梗姿态典雅,色调清新,没有玫瑰的俗气,是那种让人一眼就会爱上的花。

    可见,送她的花的人,是用了心的。

    将花束中夹的那封信拿下来,拆开,看到那一串串流畅的英文时,向晚心头一热。

    “嗨,向晚,没想到吧?有朝一日我这个学渣也会用流畅的英文给你写信了,还请昔日的学霸同学不要挑剔我语法中的错误。

    看到这里,你应该猜到我是谁了吧?

    对,就是我。

    喜欢今天我送你的这份惊喜吗?

    有人孜孜不倦的执着于黑我们的美女学霸,歪曲事实,曲解历史,作为你的同学,我当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用感谢我,揪出这个id不过动用我所学的不到百分之一。可是对黑子的怒火却已经恨不得烧到了太平洋。

    你的历史不允许歪曲,就像我们的过去,一丝一毫不允许亵渎。

    向晚,很高兴亲眼看到你站到了那个闪耀无比的舞台上。也很荣幸,你人生的高光时刻,我从未错过。

    然而,昨天晚上,我却失眠了。

    我不止一次问自己,向晚是今天才这么耀眼吗?

    不,不是的。

    你一直都是最耀眼的存在,可惜,从前的我,却从未正视过这个事实。

    时间和阅历一直不断的在和我开着玩笑,让我在不该虚荣的时刻偏偏虚荣,在正视问题的时候选择了逃避,该勇敢的时刻偏偏选择了退缩。

    正是这一次次的失误,才给了那个家伙可趁之机吧。

    真的,我不服。

    但我得承认,他的眼光很好,而且足够坚定。

    而向晚,向晚,向晚……

    我有点恨你,你真是个残忍的骗子,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清自己的卑劣和不配。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本来,昨天晚上,我是打算亲手把花送到你手上的。

    可是后来,我看到了他,看到了你们。

    我嫉妒了。

    非常非常嫉妒!

    所以,最后的关头,我还是选择了一个人走开。

    真抱歉,我人生中最怂的时刻,统统都献给了你。

    怂的意思不是认输,而是从心。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遵从自己的内心,你,我,还有他,都是如此。

    所以,不要试图劝我,放弃或是坚持。

    向晚,再见,等我准备好再去见你。

    或许那一天,我依旧坚持,却不再认怂。

    在此之前,先按照你自己的心意生活吧。

    我相信你,无论我在与不在,都会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你有这个能力,我一直都知道。

    你的黑夜魔君敬上。”

    短短的一页纸,向晚整整看了十几分钟。最后抬起头,眸底热热的,泛着浅浅的湿。

    黑夜魔君是江衡,江衡就是黑夜魔君。

    向晚犹记得昨天晚上,他在台上与她对视的场景。不是没想过去和过去的朋友打一声招呼,可是,成名的她就像被洪水冲着走的浮萍,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已。

    就连她爸爸,她还没来得及去看他。

    现在江衡已经走了,甚至招呼还没来得及打一声。

    想到昔日的这位曾经相爱相杀过的盟友,向晚的心情有些复杂。

    手上的信在手心里揉成了团,拿起那束花,放在鼻子下面轻轻的嗅,向晚唇边的笑容无奈而又发涩。

    江衡啊江衡,希望有朝一日你会明白,放弃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多♂看♂♂♂吧* ♂m.d♂u♂o♂k♂a♂n♂8.c♂o♂m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