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 515.第515章 不能为他心动

时间:2019-12-03作者:君如陌

    在感情里,抽身最快的永远是男人。

    而且,她只是需要时间冷静,并没有一定要分手啊。

    可现在,他倒像是真的和她分手了一样,断的决绝又利落。

    虽然郑叔的出现让她找到了一丝安慰,可再想想,他本来就是这么周到的人啊。

    何况,他想维护的是顾琴母女俩也不定。

    想到这些,向晚眸色一暗,竟是一阵前所未有的失意。

    “向婉,你想好考哪所大学了吗?”向晚问她。

    向婉很认真的想了想:“我妈,让我考京大。不过我的分数未必够……听你也保送了京大,如果我考进去,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成为同学了?”

    向晚的心又是一拧。

    时光在她心中再一次毫无意外的重合,她又问:“如果上京大,你希望学什么学科?”

    “我的文科偏好一些,我想学文艺一点的学科。可能会学汉语言或者新闻吧。”

    向晚诧异的望着她面前的女孩,就像看着曾经的自己。

    生命的轨迹如此相似,一切不过像和她开了个玩笑,十八岁,她马上就十八岁了,可生活却好像又回到了它该有的位置。

    上一世,十八岁,向晚第一次遇到叶千川,他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追逐……

    所以,向晚暗淡的想,如今发生的这一切,不过是命运在拨乱反正,让它回到它本该属于的轨迹吗?

    她和叶千川之间本来就是一场玩笑,现在曲终人散,已经到了该再见的时候。

    向晚的心突然变得很乱。

    “向晚,向晚,你怎么了?”向婉见她半天不话,脸色奇差,不由的推了推她。

    向晚突然醒过来,牵强一笑:“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

    她语塞,突然不知道要和对方什么。

    她未来会认识一个叫叶千川的男人,那个人对她很好,为她出生入死,赴汤蹈火,让她一定要珍惜?

    向晚不出口,她无法将她最爱的东西拱手让人,哪怕命运正在按它的轨迹贴近它该贴近的轨道。

    ‘告诉我什么?”向婉一派天真,充满了好奇。

    向晚的心一阵绞痛,她低头:“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未来看到姓沈的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一定要绕着路走!”

    “姓沈的,很好看的男人?”向婉一头雾水,“谁啊?为什么我要绕着他走!向晚,你在胡八道什么呀?”

    “因为我会算命!有个姓沈的渣男,他坑害了无数女性。我算到,他或许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所以,如果不幸被你遇到了,你一定要离他远远的!不要给他任何一个眼神,更不能为他心动!”

    向晚的表情很严肃,很认真。

    认真的向婉虽然听不懂,却不得不配合着点了下头:“我知道了,碰到姓沈的绕着走!”

    心里默默数了数,班里到底有多少个姓沈的。

    “嗯。”向晚默默的点了点头。

    向婉又看她的手机:“那你的男朋友到底什么时候给你打电话啊?他长得帅不帅?可以配得上你的,那肯定是人中龙凤,天之骄之吧!”

    向晚拿过手机,不由分按下关机键。

    “少来!我才没有男朋友!”完,将被子往头上一蒙,再也不想话。

    向晚定了第二天回南城的火车票,因为是周末,向婉亲自送她到火车站,还去超市给她买了一大堆零食。

    向晚推托不要,她却非要给她,临上车时,还是不由分的塞给了向晚。

    她坐的是卧铺车厢,比较清静,将行李一一放好后,向晚才坐下来,微微的喘着粗气。

    手碰到了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她的心一紧,马上掏了出来。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未读短信时,她激动的心都要飞到以车窗外。

    果然,他还是舍不得她,在她返回南城的这一天,给她发来了短信。

    向晚几乎是怀着得意的心情打开那条短信的,然后,这种雀跃仅仅维持了不到十秒钟,脑袋里便轰了发出一声悲鸣。

    “向晚,你的对,成年人和孩子最大的不同,便是理智。我同意分手,祝好。”

    她不能置信的盯着那短短的几行字,思维就像被冰块冻住了一样,久久不能思考,不能动弹,不能做任何别的事。

    因为理智,所以分手。

    这是他给的理由。

    而她只是她需要冷静,从未过要分手。

    直到这两个字眼突然出现在向晚面前,她才惊觉,她根本无法接受。

    她从来没有不爱他,就连最难的时候,还有一半的声音在劝自己,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这些天,她冷静的想了想,她知道要服自己,像从前那样无所顾忌的去爱叶千川需要很强大的理由和借口。

    她这回回去,就是想找证据服她自己。

    她从未想放弃,她只是想替自己找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可是……

    向晚没想到,他和她的感情果然脆弱的不堪一击。

    “姑娘,你没事吧……”对面铺的大爷见她愣愣的望着手机,一言不发,眼圈通红,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担忧的碰了碰她。

    向晚抬头,突然如梦初醒,她站起来,不顾一切就往车厢门口冲去。

    她要下车,她要去问问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她一门心思的往外冲,沿途还碰到了好几位旅客,完全没注意到火车已经慢慢启动。

    终于,她来到车厢的连接处,可是车门已经关闭。

    窗外的景物缓缓的往后倒,她趴在车门上,急切的扭动着火车把手。

    “火车已经启动了,姑娘,你在干什么?”列车员过来,愕然的制止她疯狂的表现。

    蓦的,向晚看到还在不住朝她奔跑的向婉。

    向婉一边跑,一边朝她摇着手里的一沓纸币。

    钱是向晚临走时偷偷塞到她书包里的,她只是想让顾琴和她女儿过得更好一些,没有当面给,是因为知道她们不会接受。

    可是向婉还是发现了,从看到那沓纸币开始,她就锲而不舍的在追着火车,追着向晚。

    很快,她看到了向晚,看到她扒在车门的玻璃上,神思恍惚的看着她。/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