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 320.第320章 别一个人吃独食

时间:2019-12-03作者:君如陌

    向晚却不理她,径直去看马灿提到的那扇窗子。

    夜总会的举架高,马灿的那扇窗子距离地面起码两米,她们要是想偷窥必须要借助工具。

    向晚倒不担心被她们看,唯一的担心是来看她的人太多,万一发生危险怎么办?

    她可不想明天一去学校就听谁谁谁因为偷看她的演出摔断了胳膊,摔坏了腿,住院治疗是事,耽误了考试分班,谁负责?

    “向晚,你看什么呢?古古怪怪的……”千惠也过来,顺着向晚的视线往外看。

    可她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向晚仍旧没理她,转身叫来负责安保这块的徐立。

    “徐哥,今天晚上你可不可以叫个人去外面放哨?”向晚指着那扇窗子,“我听,有人发现通过这扇窗子就能看到我们的舞台。有人想免费来听歌,当然,这倒没什么……只是,窗子那么高,如果发生点意外我们可就不清了。”

    徐立朝窗口看了看,不以为然:“没事,以前有的是趴窗子偷看演出的人。这个禁不了,放心,他们摔了也是自己活该,敢找夜总会麻烦也得看四叔答不答应!”

    “是吗?”向晚幽幽的朝徐立看过去。

    她的目光有股强大的震慑力,被她这样盯着,徐立有点毛骨悚然。

    他突然想起来昨天四叔交代的,以后向晚什么,他们就得听什么,谁也不准打她的主意!

    “不过,向晚你有危险……那一会儿我让强子盯着就是。”

    “嗯。”向晚笑眯眯的点点头,对徐立的聪明劲很满意,“对了,最近我听查的挺严的,门票这块也得把好关,千万别把未成年人放进来!”

    “呃……是。”

    一直到向晚走远了,徐立还在想,最近查的严吗?

    他怎么不知道?

    夜幕降临,霓虹灯亮起,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正式开始。

    夜总会里灯红酒绿,乐声袅袅。

    张辉和另两个男生扛着梯子,也悄然而至。他们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女生,除了马灿她们,五班的赵雅朵等人也赫然在列。

    大摇大摆走在最后的却是附中的校草,下午才刚刚扬言绝对不会来听歌伎唱歌的江衡。

    “就是这扇窗子吧……”张辉环视一周,找到了刘丹宁的那扇窗子,和几个男生一起将梯子搭在那里。

    才刚刚搭好,张辉就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

    半圆形的窗子虽然贴着彩色斑斓的窗纸,可贴近了往里面看,果然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站在梯子最上面的张辉把脸贴在窗子上,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叹。

    “哇塞,太好看了!”

    “哇,这段舞好飒……哇,这女的身材真好……”

    他一声接一声的“哇”钓足了大家的胃口,尤其下面的女生们已经迫不及待了,着急的开始晃下面的梯子。

    “张辉,你快下来啊,让我们看看。女士优先懂不懂啊?”

    “就是就是,你别一个人吃独食啊,快下来!”

    梯子晃的越来越厉害,张辉不得不爬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看到华丽的假面了吗?”马灿兴冲冲的问。

    “那当然!”

    “她长什么样?漂亮吗?”

    “戴着面具,我哪知道啊!”

    “我上去看看!”马灿等不及了,踩着梯子就要上去,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断喝。

    “你们干什么呢?给我走!都给我走!买门票了吗?就给我偷看!”马强挥舞着手里的警棍,驱赶着他们。

    一众女生大惊失色,马灿也从梯子上跳了下来。

    “那个……我们就看一眼也不行吗?”她心翼翼的问。

    “看什么看?赶紧回家写作业,摔着了又得赖我们!”马强不耐烦的继续催促,过来推一推梯子,“还有这个,给我搬走。我告诉你们,让四叔知道了,心吃不了兜着走!”

    四叔的大名大家还是听闻过的,有些胆的女生开始后退。

    “要不然,还是算了吧,我们这么爬上去,好像是有点危险……”

    “可是,真的好想听华丽的假面唱歌啊。”

    “我也是。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大家又一起将目光投向倚在墙上,慢悠悠抽烟的江衡。

    虽然他嘴上对她们来偷听人家唱歌这件事挺嗤之以鼻的,可是若真是看不上,他也不能跟来吧。

    “你们呢?赶紧走!不要打扰我们正常营业!”马强见他们不动,又开始催。

    墙角处,江衡慢慢掐灭手上的烟。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他大手一挥,朝着夜总会正门的方向走去。

    还是张辉反应快,兴冲冲的一挥手:“听江衡的,他有办法!”

    于是,一众女生又开始欢呼雀跃,兴高采烈的跟上江衡和张辉的步伐。

    “切,不让我们偷看,我们买票看!”马灿还得意的冲马强扮了个鬼脸。

    前面,江衡果然大摇大摆的进了夜总会的大门。接着,他身后又呼啦啦进来一帮孩子。

    他们几乎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从外面偷窥和真正进入这种场合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比如,江衡进门时还一脸不屑,可是才推开那道门,听到那道从台上传来的宛如如天籁一般的优美歌声,就像一股电流打在他身上,他站在那里,整个人僵住。

    “哇,这就是假面唱的吗?这……这也太好听了吧?”

    “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听……天呐,我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还没买票,一众女生就往夜总会的正厅里冲,直到她们被面前的栏杆拦住。

    “要看表演吗?买票!”

    女生们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齐齐叫江衡的名字:“江衡,票!”

    听到那声呼唤,江衡才反应过来,木木的走上前,掏钱,递钱。

    “等等……你们满十八周岁了吗?”想到徐立吩咐的,负责卖票的员工打量起眼前的这些朋友。

    接着,他把已经拿到手的钱往江衡手里一塞:“去去去,未满十八周岁不准进去!”

    江衡没想到竟然会被退客,他心一急,不禁发火:“有病吗?有钱不挣!你这里哪写着十八周岁不准进了?何况,我们早就满十八周岁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