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误入仙界红包群 第110章 按数额赔偿

时间:2021-01-10作者:日出西方

    “您的小孙子砸坏了我的玻璃,不赔偿我不多说什么,好歹要道个歉吧?”

    “你这孩子可别胡说!”

    郑霞一听这个顿时变了脸色:“什么玻璃不玻璃的?我们就是出门散个步,难道你玻璃碎了?会不会是树上哪里掉的树枝砸了?”

    “郑姨,我也不是傻子,这附近没有树,也不会有树枝平白无故掉下来,您这样可是会教坏孩子的。”

    陆丞不悦的说着,到底是同村的,他也不想撕破脸。

    “我没有没有!”熊孩子一边说着一边对陆丞做鬼脸。

    “看到没,孩子又不会说谎,洋洋都说了没有,你还打算怎么样?”

    这郑霞的话音刚落,余洋洋就地捡了一块石子,再次朝着客厅另一扇商户砸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熊孩子力气是真的大,即便是距离那么远,那玻璃还是应声碎了。

    陆丞看了一眼玻璃又看了一眼郑霞:“您不会现在还要告诉我是树枝掉下来砸碎的吧?”

    “哎呀,他就是一个小孩子,不懂事的,你总不见得还要跟他生气!”

    郑霞表情立刻从刚刚的理直气壮换成了满脸笑容。

    “这不是懂不懂事的问题,你也该好好教教你的孙子,村子里的人对他很不满意了。”

    陆丞不爽的说着,他是不在乎这两个修玻璃的钱,要是郑霞一开始能乖乖的认个错,陆丞也不至于这样多费唇舌。

    所以说熊孩子从来就不存在,是因为有熊家长才会有熊孩子。

    “真是的,现在当上村长了,说话都那么横了,谁稀罕你那两个玻璃钱?给你给你!”

    郑姨一边不爽的说着,一边把一百块钱塞到了陆丞手里,就飞快的抱着自己的孙子走了。

    陆丞默默翻了个白眼,算是明白了其他村民们的感受。

    第二天一早陆丞就接到了龙怡心的电话。

    “其实我原本是想就算过生日,也不用过于盛大,最主要的还是让你自在开心,但....不知道是哪里传出的风声,最近有不少企业家打电话过来表示准备了贺礼......”

    陆丞听了没忍住笑了起来:“给我?我还有那么有排面的时候?”

    “当然是给你,他们只知道是由我操办,来我们家过生日,但是不知道是给谁过,但这些所请上流社会的人,无非是想多点靠山门路,随便来参加个聚会之类的都能认识不少人。”

    龙怡心说着又笑道:“但这生日是给你办的最主要的是你的意见你要是同意,我就通知他们可以过来,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去回绝了。”

    “生日的话热闹热闹也好,如果不会特别麻烦的话,就让那些人来吧。”

    陆丞毫不犹豫的说,能有龙家联系方式的人,绝对非富即贵,有资格来参加的人也必定都不简单要是能借机认识一些人,以后想做什么事情想必也会简单很多,这样一举多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不麻烦不麻烦,对了,还有你的朋友,我这边爷爷是第一个报名要参加的,其余就是那些路微有点关系的商界人士,但是你那边的人我还没来得及问。”

    “我的朋友?”陆丞略微想了一下,也就是顾潇潇她们。

    “不如这样,请帖的内容我都已经拟好了,你把你那边的朋友联系方式也都给我,既然我把这件事情揽下来了,那就全部交给我!”龙怡心干劲满满的说着。

    “这样的话太麻烦你了。”

    陆丞怎么想也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压在龙怡心的身上,自己什么都不干,着实有些良心难安。

    “好啦好啦~”

    当初就是我要揽下来的,你就安心交给我嘛~难不成还是不放心我?”龙怡心撒娇的说着。

    话已至此陆丞也只能乖乖享受着这些便利了,挂断电话之后,就把联系方式交给了龙怡心。

    还没来得及对自己的生日憧憬期待,就听到了门铃声,开门一看外头站着的人是朱英。

    “朱姨,您怎么来了?快进。”

    陆丞连忙说着。

    朱英无力的挥了挥手,对着陆丞扯了扯嘴角:“小承啊.......”

    虽然这话我不该说,但郑霞那个小孙子实在有些太过分了,你看看能不能管管?”

    朱英向来足个温婉的人,平时也是与世无争,能养出朱志远那样儿子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坏人。

    就连朱英都忍无可忍的来告状,可想而知那个余洋洋有多过分。

    这问题无疑是难住了陆丞,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就算是陆丞也拿一个孩子没办法。

    “朱姨.....这种事情我就算想管也没办法,以后尽量大家都离他们远一点,实在太出格的事情我再看。”

    陆丞说起来也是头疼。

    之前只听大家说余洋洋熊,现在亲眼见过,才知道是真的让人恨之入骨。

    “......也是难为你了。”

    朱英感慨的说着:“这才把上一任村长留下来的烂摊子收了又遇到这么个人。”

    一时间陆丞也不知说什么,朱英没多留就走了,这下除了大家的收成以外,陆丞又多了一个头疼的对象--余洋洋。

    他独自回了房间,随意的弄了点早饭,刚开始吃饭,便听到了外面巨大的声响。

    这走到客厅就看到了余洋洋手中拿着茶壶,而地上是被摔的四分五製的水杯。

    “让你告状!害我被奶奶骂!我要把你的东西都摔了!”余洋洋近乎咬牙切齿的说着,狠狠的把手里的茶壶摔在了地上。

    陆丞感觉自己被气的血压都升高了,曜真是哪个无理取闹不知死活的大人敢这样,陆丞早就出手了,可偏偏眼前是个该死的熊孩子。

    “怎么样?害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告状!”

    余洋洋嘴里念念有词。

    这话刚说完就被陆丞拎起了衣服,然后就被他拎小鸡似的拎到了余家。

    “这是谁家养的东西,是不是没人管了?要是没人管的话,我就代为管教了。”陆丞忍无可忍的说着。

    郑霞听到这个速度倒快,正做若饭就从屋里冲了出来,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脱,一把把余洋洋从陆丞的手里抢了过来。

    “你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要记恨我了?你就算要怎么样你冲我来!这对一个孩子干嗨呢?还有你满嘴里说的是什么?东西?这孩子就被叫成东西吗?!”郑雷瞬间就炸了,就差指着陆丞的鼻子骂了。

    “原来是有人教的,我还以为是没爹没妈没家人。”

    陆丞不紧不慢地说着。

    正是早晨,大家吃过早饭就去地里忙活,路过这里哪有不看热闹的道理?

    再者说,这余洋洋从城里回来有十几天了,这十几天就差不多把大家得罪了个遍,村子里的人是有口难言。

    到底是一个村子,都不好撕破脸,可这心里都恨不得抓住熊孩子狠狠打一顿。

    看到陆丞亲自出面,心里更觉得痛快,短短几分钟就围了好几个人了。

    “你怎么说话的?!说谁没爹没妈呢?!我看你才是没爹没妈!”

    郑霞不知多宝贝自己的孙子,哪儿能听陆丞这般说。

    “原来他有爹妈啊?那麻烦来商议一下赔偿,我屋里的那套茶具买的时候价格是三千,你就按照原价赔吧。”

    陆丞不紧不慢的说。

    “什么茶具?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郑霞说着把地上的余洋洋抱了起来,瞪了陆丞一眼道:“这个叔叔啊脑子不好,宝贝儿咱不理他,我们回屋吃饭去!”

    陆丞纵然不能对个孩子做什么,但面对大人却不会心慈手软,他直接绕过了郑霞把门关上了。

    笑眯眯地道:“不认没关系,我家里有摄像头,谁砸了我的东西,记录的洁洁楚楚,你要觉得不是你孙子做的,不如去看看?”

    “小孩子不懂事,这种事情也是难免的!我给你道个歉总行了吧?”

    郑态度算是软了一些。

    陆丞只是笑着道:“道歉就不用了,该还的钱拿出来就可以了。”

    郑霞听着这话是握紧了拳头,心里生气归生气,但现在那么多人看着,如果自己一直这样的话难免落人口舌。

    纵然她现在井不觉得自己的形象已经够恶毒了,于是咬着牙拿了钱扔给了陆丞。

    “不就是仗着自己是村长欺负我们?真是可笑,多大的人了,还要欺负一个孩子!”郑霞嘀咕着。

    陆丞才不介意,今后无论这死孩子来自己家里做什么,陆丞都会让郑霞按数额赔偿,他就不相信教不乖他们。

    拿了钱之后陆丞就回去了,谁知刚走到家门口,郑霞立马就追了过来。

    “我已经把该还的钱还你了,你是不是也该赔偿我们医药费了?”郑霞抱着余洋洋说着。

    这可给陆丞气笑了:“什么意思?”

    “好你,你打了孩子不承认!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村长我就会害怕,今天一定得给我孙子做个全面检查,刚刚洋洋都告诉我了,你打他!他才八岁,你这人怎么那么畜生呢?!今天没个说法我不会走的!

    郑雪大声说着。

    “还闹呢...真是不要险,自己孙子是什么人还不知道吗?”

    “小点声,这种麻烦咱们惹不起,躲远点好了。”

    “我就是生气,你都不知道前两天我在外面赶鸡,余洋洋把鸡的到处都是,还掐死了一只,这事情我已经够生气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还能怎么?你不得找他把鸡的钱赔了?”

    “呵呵,还赔钱呢,结果人家当天晚上就找上门说我家的鸡咬伤了他孙子,要问我要赔偿呢!”

    “有这种事!这也太过分了。”

    “我也是头一次见那么不要脸的人!我的花养了多少年了,直接被这死孩子全拔了,我去讨说法,郑霞还在那里嚷嚷几盆破花,要是吓到他孙子,我赔不赔得起!

    “怎么会有这种人,真希望小承能好好教育教育她们!

    郑一向不是个吃亏的性格,陆丞找上门的时候,她早就在心里琢磨好了对策,总之不会让别人占到一分的便宜。

    陆丞简直是被她的话气笑了,虽然是一个村子里,陆丞和郑霞也只是点头之交的程度,所以不大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眼下算是彻底清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