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误入仙界红包群 第43章 打扰

时间:2020-12-21作者:日出西方

    就在这个时候,田富强再过去,装个好人,把自己的谋划一说,这赵麻子本来就对陆丞恨之入骨,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不可能放弃的,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策划了这么一,天衣无缝的戏。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车,询问了位置之后陆丞就导航往那边去了。

    这家医院距离村子里不算很远,是一家,规模不小的私人医院,算是距离村子近的,比较大的医院了。

    到达地方之后,停了车就由田富强带路,一同上了楼,进入了病房,陆丞一瞧,嘿!还是单人病房。

    田富强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进去了你别乱说话,再惹得他不高兴,昨天我和老冯哄了他好长时间,还特意给换了单人病房,都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才劝的,他答应不报警!”

    陆丞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不紧不慢的走了进去。

    原本正在吃牛饭的赵麻子一看到陆丞顿时变了表情:“你是来看我死了没?

    陆丞轻笑,自顾自的拉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我是来看看你过得有多滋润,给自己捅上一刀,换来下辈子的富贵安宁,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你还挺聪明。”

    “你他妈说的什么屁话?老子听不懂,少在这放屁!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么你就拿八十万,要么你就等着去见警察,我倒要看看出了你的事情,你的宝贝妹妹以后要怎么在村子在外头立足!”赵麻子冷声说着。

    他们这些人都足料定了陆念慈,就是陆丞的死穴,实际上也是如此的。不过,如果陆丞真的做了这事,那是惶恐去怕更恐惧,会连累陆念慈。

    问题他是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的,自然也没必要害怕。

    “是润,我没有证据证明我的清白,你就一定能证明我有罪吗?”陆丞不紧不慢的说着。

    “呵呵!你怕不是忘了之前的那把刀上,可还留有你的指纹,我告诉你,无论你说什么胡话,警察都不会相信的,证据摆在那里!”赵麻子说这话是目光望着陆丞,眼底是满满的痛快。

    当时陆丞让他在村子里那么丢人,很长一段时间都听到大家议论纷纷,原本就没人愿意接近他,限下更是见了他,退避三舍,他现在连一分钱都借不到!

    他不好过陆丞,也别想好过!

    “喷啧,你说的有道理,看来我这罪名是定了?那既然如此的话,报警吧~陆丞留下这句话之后就笑眯眯的走了。

    只有赵麻子和田富强愣在原地:“这....这怎么跟商量好的不大一样啊?”赵麻子嘴角抽了抽。

    田富强狠狠捶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我看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先稍安勿躁,暂时先养着伤,陆丞那边我会安排好!”

    那边陆丞,回到家后便躺在了床上:周慧敏因为要忙于药材的事情,暂时去城里一段时间,估计还要几天才能回来。

    这事情解决不解决,也就只能静观其变,陆丞,还定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的,那就是土地。

    新增的地和原本的果园,还没有完全改善,桃园里种出的桃子也不如之前好吃,最关键的是浪费灵力,陆丞是以自身供养着果园,以他现在的能力实在是吃力。

    所以陆丞干脆趁若这段时间订单不多,潜心修习仙法大全。

    经过之前不解的努力,陆丞终于熟练掌握了遁地术,先前神仙们讨论的时候说过,只要掌握了适地术,就可以自己上天上去取银河水。

    陆丞深吸了一口气,盘腿坐在了床上。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陆丞就想试试自己费尽心思修炼了那么长时间的适地术,究竟成效如何。

    先前用来装银河水的白瓷瓶,陆丞一直留着,眼下正好带着。

    陆丞按照书上所说,一点点的控制着自己的意志,但道地术用起来不是那么容易,毕竟是能让一切凡人登上天庭,可想而知是有多么耗费心力。

    很大的一段时间路程,都觉得自己处于一片黑暗和失重之中,他闭着眼,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断向上。

    直到猛的一瞬间,感受到周围顿时被浓郁的灵气所包围,陆丞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云雾缭绕,看到了远处的宫......

    这浓郁的灵气,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陆丞都快哭了,什么叫做天差地别?自己呆的那小破地方,灵气简直就稀薄到可怜。

    要是比喻的话,村子里的灵气,就像是没有关紧的水龙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而仙界的灵气,那简直就像是一大盆一大盆的水往头上倒,这差距简直让陆丞瞠目结舌。

    陆丞仅仅上来一会儿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即使是有这么充裕的灵力,陆丞也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推动若自己。像是在排斥一般....

    所请仙凡有别,大概是这样。

    陆丞一边想,一边快速找之前嫦娥所说银河水的位置去了。

    没找多久,陆丞就看到了。

    在仙气编绕之间,陆丞看到了,流动的银河,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水,那水里仿佛满是星辰一般,美得让人侧目。

    而这条银河,简直宽广的无边无际,难怪之前神仙们聊天时说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陆丞睢着这些,估计把整个村子浇个遍都不会缩减分毫。

    陆丞不敢耽搁时间,立刻用之前的白瓷瓶装了满满一瓶的银河水

    几乎是装满银河水的瞬间,陆丞便感觉,身体一阵剧痛,等再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在家里了。

    “嘶....”陆丞倒抽了一口冷气,身上是又疼又酸,好像是狠狠挨了一顿打,又像是连续干了三天的农活,他现在感觉自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果然,现在的他还是有些太勉强了,但无论这银河水给拿到手了,总之是不亏的。

    陆丞将银河水,放在了床头,累的在床上瘫了半天,这痱着瘫着竟然睡着了。

    等再醒来的时候,入目的竟然足陆念慈。

    陆丞几乎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念慈微微一笑把自己从街上带来的零食,放在了陆丞的桌上。

    “其实昨天下午军训就结束了,因为咱们家距离学校有一段距离所以我就想若今天的时候回来,原本是想自己坐车来的,可是被沈医生看到,她就主动说要把我送回家来,我拒绝了几次,但是盛情难却就同意了。”陆念慈一边替陆丞收拾这乱精精的桌子,一边说肴。

    “原来是这样。”陆丞恍然大悟。

    “我还没来得及问呢,这房子就跟全新的一样,太漂亮了,是请人装修的吗?”陆念慈没眼睛是掩饰不住的高兴。

    陆丞轻笑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你说呢?咱们足生活又不是苟活,没必要过得那么艰苦,你的房间看过了吗?我特意和工队的人说了足女孩子的房间一定要弄得漂亮些。”

    “哪会不喜欢啊,喜欢的不得了,这么漂亮的房子,我只在电视里看过。”陆念慈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指了指外头。

    “我刚回来的时候看到外面停着一辆车,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竟然那么霸道,一个村子那么大的地方,多少空地没有:怎么偏偏要停我们家门口呢?是不是看我们好欺负?”

    “那你就没有想过那辆车是我们家的?”陆丞,笑眯眯的说着

    陆念慈还真没有想到这一块,一听陆丞这样说,惊得瞪大了眼睛:“那......那车是我们的?”

    “你哥我还能骗你?我仔细想过了,你现在要上大学,平时周六周日都能回家,以你的性格,距离那么远,又要来回换几辆车,肯定会心疼钱,现在有了车我能接送你也方便,再加上平时遇到个什么事出门什么的也都方便的多。”

    陆念慈听着这话依然是难以置信,她压根没想到,自己哥哥竟然会那么有钱,这车压根是他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啊对了,我最近有点事情要处理,你和田酸雅出去玩几天吧。”陆丞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了一些钱,递到了陆念慈的手里。

    就目前来讲:他很不想让陆念慈掺合这次发生的事,不说别的,这丫头,要知道了这件事情担心都得担心死了。

    陆念慈撒了瞥嘴,并没有接钱,那双大眼睛有些翻怨的望着陆丞:“我都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还以为哥哥也会想我的,现在倒好,我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把凳子坐热,你就要赶我出去了?”

    陆丞揉了揉眉心,他哪舍得,陆念慈走过没几天,陆丞就已经开始想她了,现在所做的,不过就是不想让陆念慈知道这些事情。

    然而田富强一手策划,正愁着,事情该如何进展就听到了,老冯来报告说陆念慈回来了,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陆丞和陆念慈,正说着话,田富强就开始敲门了。

    “你回房间去,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谈,你别随便出来,会打扰我们。”陆丞认真的说看。

    陆念慈眨巴着眼睛,乖乖的点肴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边陆丞起身去开了门,不出所料,外面站的人就是田富强,还有一个,眼睛红红的田馥雅。

    “陆丞i,你一定要这样吗?”田富强再次询问

    不等陆丞说话,红这眼的田酸雅,便抽泣着道:“爸,你再好好去劝劝他嘛,你知道那个人就个无賴,他一定不会放过陆丞的,陆丞说过了,不是他做的,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人!”

    “不让你跟来,非要跟来,有些事情是你爹我说了算的吗?你也知道那个人是无赖,你以为你跟你爹说的那些话,你爹听不下去吗?我发现这件事情之后,就尽快去稳住赵麻子了,这几天也给他塞了不少钱,你说说你爹还能怎么样?”田富强提高的声音说着。

    “那退一万步讲......就算那一刀真是陆丞刺得,可怎么也用不了八十万啊?哪怕和他商量商量,医药费全付再补偿两万作营养费,这也够了啊?”田馥雅带着哭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