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婚后恋爱指南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2-07-23作者:萌尔

    九月的怀城, 风依旧是干燥的。

    冷白音踏出机场,仰着头深吸一口气。

    先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面店饱腹,冷白音就马不停蹄开始准备正事, 连酒店都没顾得入住。

    她依照浅薄的记忆,像大海捞针般寻找当初住过的那个老旧小区。

    六年过去, 怀城城市化进程推进, 每一处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每站在一个借口她都要四处看一圈,希冀寻到一点记忆里的模样。

    还好六年虽然不算短, 但也不算很长。

    核心城区变化不大,但是之前她在的近郊,翻天覆地。

    她包了一辆车,让司机带她转悠。

    还好司机大叔是本地人,攀谈中得知她在寻之前住过的一个老旧小区, 忙问她还记得什么关键信息。

    她想了想, 说,“当时附近有个工地,好像在建新楼盘。”

    冷白音陷入回忆, 眯着眼睛回想当初她去找过燕冽时工地附近的标牌。

    “好像是中建六承接的。”

    “还有……有一家很火的烧烤店,叫胖姐烧烤。”

    “周围都是小巷子,那家烧烤……后面有座两三层的小楼。晚上生意特别好,在外面空地上摆满了塑料桌子。”

    “哎哟, 还有呢姑娘?这点信息不够啊。”

    “还有在那个方向, 原来有个问题少年训练营,后来应该被关掉了。”

    司机大叔嘶一声,“行吧, 叔给你问问, 咱先碰碰运气, 然后再找。”

    说罢司机大叔拿出手机,把这些关键信息杂糅到一起,抻着嗓子喊发到群里。

    在城市里,比指南针更灵敏的就是整天整夜在热闹街市穿梭的司机们。他们是在城市游离在白与夜的灵魂。

    不一会儿,群里回了不少信息,大叔一条一条放给她听。

    群里大哥们你一言我一语,但是都说不知道,说信息给的太简单了,“再想想啊老妹儿~!”

    冷白音失落垂下眼。

    过了一会儿又鼓起劲重新坐好,这不是她意料之中的吗,哪那么容易找到。

    燕冽之前那么难,凭什么到她这就易于上天?

    “我再想想。”

    她跟司机大叔说。

    更用力地潜入回忆里,从来到怀城的第一天,踏出高铁的第一幕场景开始细细回想。

    “诶?那胖姐烧烤不早搬家了吗?咋问那家啊?”

    突然出现的语音里,大哥好像还回味似的咂么咂么嘴,“那家是挺好吃,他家烤腰子老香了,巨补!”

    冷白音猛地扭头,与司机大叔对视。

    “诶,小刚,你知道那具体位置吗?”

    “知道啊,东三环那边,紧挨着原来糖厂那块地,403终点再往里开就是。”

    “那路不大好走就是。”

    意外之喜,没想到突然天降助攻。冷白音激动的眼冒泪花。

    连忙道谢,而后又对司机大叔点点头。

    司机大叔乐呵呵地调转车头,浑身跟拆下千斤巨担似的,终于哼起小曲来,“可算找着了,这要不然我带你开车干转悠,收你这车费我都不好意思啊。”

    等到烧烤店旧址,冷白音就知道该怎么走了。

    成片的老校区带着岁月的味道,依旧静静伫立在那里。

    冷白音付完车费下车,还特意多给司机大叔一百块钱。

    司机大叔连呼那哪行,冷白音坚持让大叔收下。

    她双眸光辉明亮,开心笑出一口小白牙,“叔叔,你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

    小姑娘眼睛太亮了,晃得司机大叔一愣。

    等司机大叔反应过来之后,小姑娘已经摆摆手走远了。

    “运气怪好的。”

    他小声嘟囔,又看向小姑娘已经渐远的背影,“祝你好运啊小朋友。”

    冷白音走到烧烤店旧址前。

    恍惚中仿佛瞧见曾经热闹非凡的景象,再定睛一看,墙体已经破旧掉皮露出红砖。玻璃门边缘积了厚厚一层灰,金属边缘生了猩红的铁锈。

    破败不堪,没半点人气儿。

    冷白音往前,靠近门往里看。

    桌椅还零零散散摆在那里,收银台也在原地,不同的就是上面都盖上一层厚重的灰尘。

    一看就很久没人来。

    又转身看向另一边。

    那个熟悉的巷口,过去燕冽每个夜晚都会站在那棵绿树下等她下班。

    然后他们一前一后穿过暗巷,回到租房的老小区。

    站在那,一阵风吹来。

    好像透过漫长的两千多天又吹到燕冽粗糙的白衬衫上,猎猎作响。

    冷白音眼里含着温柔的笑意,与曾经站在此处的他擦肩而过,独自穿过暗巷,往前走。

    这里几乎没有人。

    身后亮着灯,白日亮灯,聊胜于无。

    司机大叔似乎怕她遇到危险,车一直停在那,车头对着她这边。直到她走出小巷到热闹的主街上,大叔才开走。

    冷白音回眸瞥一眼一扫而过的车屁股,笑眯了眼。

    其实她运气挺好的,不论六年前还是现在,这不都遇到好人了吗?

    走到熟悉的坑洼老马路,一眼望去是半生半熟的街市。

    六年过去许多商家已经换了,也有依旧坚持长青的店家。

    微风扫过耳边碎发,她抬手拂过去。

    心突然静下来。

    眼前是走过几百遍的路,她觉得即使时隔这么多年,她依旧能闭着眼走回家。

    也有不同。

    小区角落里有的地方放了不知谁的破柜子,有的地方改成了停车位。

    还有的小路被铁栅栏挡上了。

    一一走过它们。

    终于停在熟悉的破单元门面前,冷白音深吸一口气,又长吐出胸腔里的期待和焦躁。

    一口气爬上六楼,她才停在防盗门前喘.息缓气。

    当初燕冽租的是顶层六楼,因为他们没有钱,顶层冬冷夏热,最便宜了。

    一层三户,他们租的也是位置最不好最靠里面的西户。

    蜷缩手指,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

    她吁口气,抬手敲门,咚咚咚。

    没人应。

    冷白音更紧张,咽下积在喉咙的忐忑,又敲了敲门。

    吱嘎一声,右面另一户的门开了。

    一个头发凌乱的大姐探出头,带着恼怒的起床气。

    “敲什么敲,你找谁啊!”

    冷白音张唇刚要说话。

    大姐根本没有给她机会,不满嘟囔一声,“那家没人,别在这扰民了。”

    说完嘭一声关上防盗门。

    老旧小区的防盗门被砸上,震耳欲聋。

    最大的希望破灭。

    冷白音只短短失落一瞬,来之前她就觉得应该不能达成。

    外面渐渐暗下来,冷白音准备先回酒店休息一下。

    办了入住,回房间先洗个澡。

    洗完澡照旧给鼻子喷药,喷完放下药瓶时冷白音垂头看着药瓶好一会儿没动。

    明明放分开半天,可是她已经想他了。

    冷白音回床上给燕冽发了会信息就准备睡觉了。

    今天虽然走了许多路,身体疲惫,但是她精神愉悦且满足。

    明天她还要完成别的计划。

    闭上眼,即将坠入梦乡。

    刚要入睡时心底突然浮出一个疑惑——燕冽怎么没跟她视频?

    之前她出差或者他不在家时,燕冽每天都要跟她视频。

    可惜她太累了,还没抬手牵住那丝疑惑,人已经失去意识。

    另一边,燕冽正在对面的另一家五星级酒店办理入住。

    杨助理在一旁忙前忙后,跟前台对信息,全部结束后回头跟燕冽汇报,“没有问题,都在这两层。”

    燕冽颔首,目光落在对面酒店暗下无光的那些窗口,一一徘徊。

    过了一会儿才收回视线,“回去休息吧,明天要忙。”

    一夜平静。

    晨光熹微,当第一缕阳光洒到广袤无垠的大地上时,沉寂的城市也渐渐苏醒。

    冷白音也应着热情的阳光醒了过来。

    怀着饱满的激情和热烈的干劲掀开被子就下床,快速洗漱换了衣服,冲下楼吃了早饭就出门了。

    plana计划失败,她今天准备开始准备planb。

    planb简单也烦琐,她准备用梧桐树的叶子,将他们过往的故事雕刻出来,编撰成书,最后一页放上对戒,让他发现。

    这是冷白音思前想后,并和两个好姐妹探讨后才得出的办法。

    因为她还记得,之前在怀城时,偶尔他们空闲时会四处乱逛。

    有一次他们停在一个卖旧物的摊子,上面摆了老旧珠宝,还有一本老旧泛黄的笔记本。

    “打开看看。”

    看摊的小伙儿热情吆喝。

    燕冽看小伙一眼,抬手接过来。

    翻来覆去看一遍,才郑重翻开本皮。

    满满的都是字,蓝黑钢笔水因岁月的摩挲渐渐脱色。

    “喜欢送你了。”

    但是燕冽拒绝,郑重其事付了钱。

    回去时,燕冽对她说,“人的真心才是最珍贵的。”

    这本笔记是两位好朋友传递记录的,前半本是一位写的。看样子似乎写完一半后寄给朋友,朋友将后半本写满。

    两个人讲述的都是自己日常的小事。

    可他当时抚摸斑驳的本皮感叹,“前辈真浪漫。”

    后来他们在家时,他看到本子里的东西时总来叫她一起看。

    有一回翻开新的一页掉出的布票,布票已经变黄。

    “你看,这是朋友给他的,但是他没有花,保留下来当纪念了。”

    她现在还记得燕冽当时瞬间亮起来的凤眼,好似盛进了无边星空。

    其实当时在她刚接触到社会懵懂无知时,燕冽无形之中教会她很多。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心向善,第二点是真心难得。

    如果她能为他准备一份足以品味终身的礼物,他应该很开心吧?

    对于物欲不太强的他来说,起码比获得金银珠宝要更快乐一点。

    相对于金钱价值,他好像更看重情感价值。

    燕家好像都是如此,所以没有半点豪门的骄奢淫逸。

    他很喜欢平淡但浪漫的小事物,就像当初签“三章”时,也是他率先提出要不然放进保险箱里吧。

    所以她想送给他一份独属于她的浪漫。

    怀城的叶雕很有名,梧桐树叶大,适合她这个初学者发挥。又是他曾经总站的那棵树掉落的叶子,想想就很有纪念意义。

    叶雕馆的老师亲自陪她穿越怀城去那棵老梧桐树下捡叶子。

    一开始老师还担心叶子质量和状态不一定适合。

    老师想帮忙捡,冷白音没让。

    于是老师想了想,在一旁拍了些冷白音弯腰捡树叶的照片。

    捡着捡着,冷白音停住,抬头望了眼天空。

    突然想到,他们生日都不在夏季。

    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他们都没有为对方过过生日。

    遗憾转瞬即逝,再等几个月好好为他过次生日。

    冷白音在心里默默记下来。

    回到叶雕馆后,冷白音先把叶子洗净,然后将叶子放丙酸钙溶液中浸泡。

    浸泡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冷白音就跟老师先拿别的叶子练手。

    因为之前没有经验,她选择的画面都很简单。

    尽管很小心,但尖锐的小刀还是在她手上划了两道口子。

    冷白音草草处理一下,没当回事。

    三个小时一晃而过。

    叶子泡好,她按照老师教的小心地将它们一一擦干净,然后跟刚刚做的一样把叶脉去掉。

    拧着眉心开始雕刻一幅幅画面,他们的回忆。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

    当冷白音将压好的叶子贴到她提前准备的本子上时,才发觉自己腰酸背痛,眼睛都发胀。

    但是心里好开心,她抱着本子欢欣雀跃地回到酒店。

    来不及洗澡,爱不释手地来回看了好几遍。

    怎么看怎么觉得好。

    最后,她打开最后一页,郑重地将对戒镶嵌在隐藏盒里。

    如释重负。

    她洗了个澡出来给燕冽拨通视频。

    燕冽那边好久才接起来,对面一片黑暗。

    “怎么没开灯?”

    “你在哪呢?”

    隐隐能瞧见他在哪的房间里,外面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

    燕冽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对身后的人们摆了摆手,然后换了个角度对着窗口倾泻进来的月光,让她看清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