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婚后恋爱指南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时间:2022-07-23作者:萌尔

    看清燕冽眼底的忧虑, 冷白音将手伸到身侧轻轻握了握他的手臂。

    又问他,“你刚刚匆匆离开,就是因为她吗?”

    燕冽嗯一声。

    冷白音又看过去, 与那个女人默默对视半晌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眼前这个人恍惚与小时候的身影契合,岁月可真善待她, 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很深的痕迹。

    最初的怔愣茫然后, 冷白音冷静下来,凝神看向对面的人, 甚至还仔细认真地观察一番。

    之后她才开口,隐有戒备,“你来干什么?”

    许多年未见,她已经叫不出口那两个字——妈妈。

    在她那个家庭艰难长大,冷白音可不是傻白甜。不会一看到白荔伶就冲过去激动地哭。

    白荔伶消失这么久又出现, 她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她已经不是小时候渴望母爱和母亲呵护的小姑娘了。

    母亲这两个字, 在她这里也不再神圣。

    白荔伶与冷白音如出一辙的眼眸里闪起水光,相比冷白音的冷淡,白荔伶情绪更有波澜。

    她往前一步温柔地笑, “音音长大了。”

    “妈妈是回来……”

    听到这两个字冷白音不由拧眉,白荔伶看到后话音顿住,也不敢再往这边走,讪笑地低声道, “我就是回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说着看向与女儿并肩而立的燕冽, “没想到你都结婚了。”

    “你才23,怎么这么早结婚?”

    白荔伶站在三米之外,没有再靠近。看神情好似分外担忧, 冷白音觉得好笑。

    她为什么这么早结婚?

    冷白音突然觉得没意思极了, 瞥开眼。

    侧眸看向燕冽, “我们进去吧。”

    燕冽安抚地轻拍她的后背,无声告诉她他在这里。

    他什么话都没说,揽着她的腰护她,隐隐扶住她往家里走。

    咔嗒一声,房门关上。

    只剩白荔伶孤零零地站在绿草茵茵的院子里。

    回到别墅里,燕冽抬手将冷白音纳入怀中,携她到沙发坐下。

    示意晴姨端杯水过来,接过来递给她,示意她喝。

    冷白音目露疑惑,“?”

    “压压惊。”

    一听他说这三个字,一股突然涌起的笑意像浪一样从她头上拍下,砸灭了各种纷繁复杂的情绪。她没忍住,噗呲笑出声。

    而后她唇角落下,安静地与他对视。

    她也是从刚刚那一刻才发现,连失踪多年又突然出现的“母亲”都无法挑动她太激烈的情绪。事实上在看到白荔伶前一秒,她脑海里还全是燕冽。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的小谜题,还有他刚刚急匆匆离开是去干嘛了。

    在看到白荔伶时,最初心脏剧烈跳动一下,而后就归为沉寂。

    而且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在看到刚刚那副相对而立、引入误会的画面时,在她没认出来这人是白荔伶,看体型以为是个三十岁的风韵女人时。

    她都没有怀疑燕冽。

    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纳闷。

    又觉得惊奇,眼前这个男人水滴石穿,居然在复杂的男女关系里,获得了自己的信任。

    信任。

    多稀罕的字眼。

    除了奶奶和两个好姐妹,她之前敢信谁?

    亲生父亲都能背刺她。

    “你在想什么?”

    她漆黑的眼眸里隐有跳跃的光火,明灭不定。燕冽不由低声开口。

    突然被打断思绪,冷白音收敛心思,而后摇头晃脑,啧一声感叹,“想你地基打得好。”

    “什么地基打得好?”

    冷白音颇为神秘觑他一眼并不回答,又牵住他的手,“咱俩从后门逃走吧?”

    看了眼时间,“我跟柔嘉和雅雅约好了呢。”

    燕冽:“……”

    他一向冷静自持运筹帷幄,但从晨起得到这个消息后一直焦躁忐忑。没想到,令他担忧的当事人,似乎一点波动都没有。

    她拖着燕冽起身,快步往后门去。

    飞扬起的裙摆如波浪擦过他的裤脚。

    在她要推开门时,燕冽紧攥住她的手腕,冷白音回眸望过来。

    “真没事?”他嗓子发紧,往日玉石般的嗓音带了两分急色,“别骗我。”

    冷白音眼睛缓缓睁大,似是吃惊于他的反应。

    而后眸色又温软下去,如初春刚刚破冰的湖水。

    她回手握住他粗壮的手腕,垂下眼眸将自己的手指塞到她的指缝里,如他之前做过的那样。

    而后踮脚用脸颊轻触他的,与他贴贴,“真没事。”

    燕冽送她去紫金,待她下车后见她脚步轻盈依旧,彻底看不到她时才示意司机开车离开。

    同时又给王助理发了条信息,让王助理查一下白荔伶此行回国的目的。

    -=-

    紫金还没到营业时间,但紫金的老板跟燕冽关系不错,所以燕冽心尖子上的人自然来去自如。

    刚刚冷白音跟燕冽说要跟她们俩出去,还没想好去哪。

    燕冽提议来紫金。

    他说,“你不是最喜欢紫金的冬阴功汤面?去那吧,多吃一点。”

    冷白音意动。

    于是就定了紫金。

    因为刚刚被白荔伶耽误了一会儿,冷白音到时已经晚了。

    她推门而入时,姜贞雅和郑柔嘉正在包厢里大快朵颐。

    俩人正在窃窃私语,“今儿这伙食怎么这么好?”

    看到冷白音,她们连忙招呼她,“快来吃!”

    刚刚大家匆忙出发,都没吃饭。

    一来这简直是打瞌睡送枕头。

    冷白音走过去垂眸一看,全是她爱吃的菜品。

    心下了然。

    刚刚在燕冽面前克制压下的情绪又跟轻盈的泡沫似的浮起。

    她坐到她们旁边,安静进食。

    没一会儿,心思更细腻的郑柔嘉就发现不对劲,扭头探究问她,“怎么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姜贞雅也立刻停住,抬头看过去。

    冷白音把银叉放下,语气平和没有波澜,“白荔伶回来了。”

    两个人听到这话惊愕瞪大双眼。

    “啊???”

    “阿姨她……”

    不约而同哽在那,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

    “你们说她回来想干嘛?”

    这是从见到白荔伶第一面,她一直思考的问题。

    别跟她讲什么母子情深的虚言假语,她们没有那种深刻的情感链接。

    “改天我找她聊聊。”

    说罢冷白音神情不由凝滞一瞬,她没有白荔伶的联系方式。

    她一说,雅雅立马接道,“问燕总,你老公肯定能给你找到。”

    一提到燕冽,姜贞雅对郑柔嘉使了个眼色。

    俩人一起把刚刚略显沉重的话题给揭了过去。

    “之前电话里,你跟我们说的那是什么意思啊?”

    姜贞雅试探,“你怎么突然主动要对燕总好了?”

    她们三个人相识多年,从上学时就在一起,自是知晓彼此性情。

    因为原生家庭影响,在感情这件事上,冷白音被动又消极。

    她们都知道,冷白音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结婚,也没有喜欢过谁。

    高中大学时很多男孩子给冷白音写情书,她选择冷处理。

    她就像一只渴望高飞的鸟,却把自己焊进坚实华丽的笼子里。

    她想要爱,但又不敢。

    天知道她们今天听到冷白音在语音里主动询问怎么才能对燕冽更好一点时,她们多想哭。

    音音终于打破樊笼,以敞开接纳的姿态。

    望着她们关切的眼神,冷白音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我有件事情之前没有告诉你们。”

    其实这是她的秘密,在怀城那段时间的生活,她谁都没有说。

    “你们记得咱们上高中之前的那个暑假吗?”

    两个人点头。

    她们当然记得,那个假期长达近三个月,中考结束后那种放松重获蓝天的感觉,高压备考结束后,她们终于有充裕的时间天南海北的玩。

    “那个暑假你不是去找你奶奶了吗?”

    “没有”,冷白音抿唇,“其实那个夏天,我离家出走,自己去怀城生活了三个月。”

    明明包厢里只有三个人,冷白音说完就保持沉默。

    结果话音刚落,屋里瞬间炸了。

    郑柔嘉腾地站起来,沉重的木椅被撞倒到的一声闷响都没人理会。

    她拧着秀眉不可思议,“离家出走?什么意思?”

    姜贞雅也坐直身子,蹙眉回忆了一会儿之后才喃喃自语,“怪不得那时候你不让我们给你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