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婚后恋爱指南 第17章 第十七章

时间:2022-07-23作者:萌尔

    冷白音不知道失败的初恋?

    不仅不知道, 早起之后漂浮不定的魂魄突然坠着千年玄铁,嘭的一声落地了。

    听他语焉不详地说了几句,目光错过燕凛, 顺着窗口望向海上的白色浪花。

    一如她心海里此时掀起颇为不痛快的小情绪。

    不过转瞬即逝,她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 燕冽锋芒毕露, 哪会没有点过去?

    她小时候不也惦记过神秘的小哥哥吗?

    “嫂子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告诉你, 我哥初恋失败完全是因为他没长嘴。嫂子你知道没长嘴是什么意思吗?”

    冷白音摇头。

    “就是,他内心世界特别丰富多彩,说不定都写出十万字小作文了,但是最后他只会嗯一声。”

    “他其实是个相当好的男人,嫂子你多等等我哥。”

    说罢燕凛起身, 笑眯眯的, “我去厨房告诉我哥你起来啦。”

    一转身唇角拉平,燕凛小声嘟囔,“嘶, 冤冤相报何时了。奈何忍不了哇。”

    燕凛进厨房没一会儿,燕冽就出来了,带着一身香辛料的香气。

    今天他换了一身白色衬衫,袖口挽到小臂一半, 配着深灰色的亚麻长裤。

    额发没有打理自然垂下, 如果不看他那双深邃眉眼,看起来就像清爽的大学生一样。

    目光碰触,燕冽弯唇, 黑沉的眼底柔和下来。

    大步向她走过来。

    “手臂还酸吗?”燕冽在她面前站定, 仔细打量着她, 最终目光落在她一双素手上,“一会儿回房我帮你揉揉。”

    说着捞起她手掌,“虎口还疼吗?”

    “……”

    他怎么转换这般自如说出这些话的?

    白皙柔腻的面庞上浮上一层红霞,冷白音红着脸推他。

    “哎呦哥你跟嫂子说什么悄悄话呢?能不能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呀?”燕凛从厨房里善出来,捉狭地看着他们。

    燕冽转眸面无表情,“我跟你嫂子说,再过十天你就要回国从基层做起。”

    “我们作为哥哥嫂子得好好为你接风洗尘。”

    燕凛:“……”

    嘴欠了。

    不一会儿,傅瑶招呼大家过去端菜。

    冷白音随燕冽过去时,才发现燕殊一直在厨房角落里陪着傅瑶。

    不由一愣,对外界所传的燕家当家人夫妻感情都好的出奇这句话有了深刻理解。

    傅瑶端着白色瓷盘转身时看清冷白音身上精致长裙突然顿住,这天气这样穿略显厚重,小姑娘又如此怕热。

    会这样穿的原因傅瑶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富有深意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

    燕冽瞥开眼,心虚地碰了碰鼻子。

    一家人上桌,一张六人长桌。

    燕殊和傅瑶坐在一面,燕冽和冷白音坐在另一面。

    只剩孤零零的燕凛独自守着桌头。

    这餐晚饭简单平常,主食是面,再配了三道冷菜。

    “这凉面是燕冽做的,他说你怕热没胃口。”

    傅瑶满含歉意地对冷白音柔声道,“之前妈妈不知道你这么苦夏,等下次啊,咱们就去个凉快的地方啊。”

    “今天吃点清淡的,给明天宴会留点肚子。”

    简单饭食很快吃完。

    燕凛被发配去收拾餐桌洗碗,两位长辈又迎着红日暮霭出去散步。

    冷白音伫立在床边目送他们背影远去,看着落日余晖在两人相携的身上罩上一层融融暖光。不由心生羡慕。

    燕冽双手插兜坠在她身后一米之遥,安静凝视她的背影。

    眼底闪烁着柔软的光芒,弱化了他五官的锋芒。

    几个盘子和碗,燕凛很快收拾完,也蹦跶着出去不知道干嘛去。

    “哥,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我出去玩了啊!”

    打破窗边宁静。

    别墅只剩他们两个人,空气瞬间凝固黏稠。

    “回房吗?”他嗓子突然哑了。

    冷白音身子微僵,半晌之后嗯了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上楼。

    虽然已经有较为亲密的碰触,可他们还不大熟悉。

    跟在燕冽身后,望着他宽阔坚实的后背,她突然想起昨夜她的手臂就攀在那里……

    冷白音吞咽口水,她好像有种预感,如果再踏入这间房,好像……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心脏咚咚敲击着耳膜,她张了张唇又合上,最终没说话。

    吱呀一声,房门被他推开。

    他侧立在门边,转眸安静凝视着她,等她踏入。

    冷白音突然在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住脚,默默与他对视。

    燕冽眸光深浓,并没有催促她。

    只是视线落在她安静挽在腰前的那对被长袖遮着的白玉皓腕。

    “还红吗?”

    他低声问。

    昨夜第一次,虽然未做到最后,但情.海激荡,他握着她手腕教她时一时没有控制好力道,结束后才发现被他箍出一圈红痕。

    冷白音抿唇,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瞧。

    像一只谨慎小心的幼兽。

    “抱歉,我下次注意。”

    燕冽从善如流地道歉。

    冷白音闻言歪了歪脑袋看他良久,将被他紧紧盯住的双手背到身后,突然弯唇勾勒出一抹明艳动人的笑意。

    “下次?”

    “下次是什么时候?”

    燕冽抿唇,有种严峻的禁欲感。

    他抬手看眼腕表,赫然掀开眼皮直直看她,“五分钟之后怎么样?”

    血液沸腾,滋拉作响。

    不知是他俩谁的。

    漫漫夕阳从窗口铺洒进来,淡金色混着樱粉的光芒落在两人脚边。

    “燕冽,我之前以为你桀骜不驯,不好女色呢?”

    “那现在呢?”燕冽上前一步,倾身轻握住她藏在身后的手腕,弯腰与她鼻息相触,“现在你怎么以为?”

    “现在啊……”

    冷白音还没说完,楼下大门被推开,有人进来。

    燕冽握着她的手腕微微用力,又贴着她耳廓低声耳语,“他们要上来了,我们回房聊。”

    手指滑过柔软腰肢,燕冽揽着她推开卧室门。

    门刚合上,楼梯上响起踢踏的脚步声。

    冷白音背抵在微凉的木门上,仰头望着燕冽。

    燕冽正垂首看她。

    欢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踩在走廊柔软厚实的丝绒地毯上渐渐变轻。

    两个人没有动,直到右边房门咣当一声关上。

    下一秒游戏声穿墙而过。

    “是燕凛。”他低着嗓子看她,揽在她腰间的手臂微微收紧。

    说罢缓缓低头离她越来越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