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潇潇无情烟雨空〕〔她来运转〕〔致最初的温柔〕〔重生之御医〕〔娘子威武:丞相夫〕〔次元法典〕〔状元是我儿砸〕〔霸道总裁追爱记〕〔我的人生重置了〕〔一夜蜜爱:神秘老〕〔重生毒后,帝王不〕〔朕醉了〕〔我的重生不一样啊〕〔智慧追寻者〕〔重生青梅逆袭记〕〔异界原始社会生存〕〔北不见南枝〕〔农女殊色〕〔拐个王爷来生娃
手微站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风暴 第393章 一剑破万法
    “左夹势,跨左势,掀击势,逆鳞势!”

    “钦翅势,右夹势,凤头势,横冲势!”

    周烈弹指施展出八式剑法,他并未用剑,只是一个用剑的意向在里面。

    习练泰斗剑这么长时间,他悟出了一些窍门,这些剑招非常基础,需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后天演化才行。

    初阶和中阶泰斗剑总共演化出定鼎河山,霸王旌旗,游龙惊梦,御车寰宇四招。

    眼前想要突破关口,首先要突破剑法,只有彻悟高阶泰斗剑,运用定中生慧的功夫打通关节令剑法升华,这样才能力战亚圣血脉。

    “铮铮……”

    “铮铮……”

    周烈的手指发出古怪剑鸣声,白衣男子施加的压力越大,剑鸣声也就越大。

    当剑鸣声串联在一起,仿佛正在弹奏一首有些别扭的琴曲。不,不是琴曲别扭,而是弹奏者刚刚触及此曲,显得非常生疏,正在快速适应。

    “咦?”白衣男子挑起眉头,非常吃惊的看向下方,他多多少少起了争强好胜之心,挥舞羽扇打出漫天诗文,呈现出种种意境镇压而下。

    “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双脚踏翻尘世浪,一肩担尽古今愁……”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轰,轰,轰……”巨响连连,周烈破除了诗文封锁,抬头笑道:“你这是激励我,还是镇压我?”

    白衣男子并不作声,挥舞羽扇引来狂风。

    忽而大雨倾盆,好一招呼风唤雨,周烈感到天地间雷霆万钧,带着绵绵不绝的杀意镇压而来。

    “好强!这就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么?居然营造出天地大势对敌。”周烈感叹的同时,八根手指锵锵作响,同时施展出八势剑招,在这漫天风雨中争锋。

    “杀,杀杀!”

    “战,战战!”

    “斩,斩斩!”

    周烈的手指每一次弹动,脑后便生出一缕白光,等到他弹动六千六百六十六次,脑后的白光越来越盛。

    “不够,突破……”

    轰的一声响,剑势宛如巨龙抬头,与漫天风雨针锋相对。可以看到千丝万缕剑气出现,非常准确地斩向每一滴雨水,每一道狂风,纵然白衣男子以天地大势相压,这剑竟然逆天而伐!

    “战……”

    “不败,我的意!”

    “不屈,我的剑!”

    “给我破……”

    猛然之间,铮铮鸣音达到了极点,周烈的八根手指变得灵活起来,捋顺了所有不谐之处。

    在最后的高亢鸣音之中,只见一道恢弘剑光出现,飞架南北,斩裂天地!

    这道剑光仿佛盖世王者君临,令这狂风暴雨一下子变成和风细雨,宛如二八佳人轻柔得令人难以想象。

    白衣男子的双目亮了起来,不失风度赞道:“高明!任它风吹雨打,你自一剑破之,可是这只是凡尘之剑,能够展现奇景破除天地,却破不开这万古业障!”

    周烈挺起胸膛,仰天长笑道:“什么万古业障?借一首词来说,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都付笑谈中!你所说的业障在我眼中不过一缕清风。”

    “好,好个都付笑谈中,好个一缕清风,那就叫我看看你能否超然于轮回之外?”白衣男子的眼神一凛,十二尊祖灵变得格外鲜活,化作十二团庞大光影镇压下来。

    “奸……”

    昏暗的监牢中传来鞭笞声,喝问声,耳边充斥着惨叫声,脓水和血水顺着地砖缝隙流了过来。这里与其说是监牢,不如说是地狱,多少冤魂在咆哮?多少死灵在怒吼?面对此情此景只会让人不寒而栗,心中生出莫大恐慌,发誓一辈子不要坠入此境,否则将万劫不复!

    “谗……”

    忽而心神站在辉煌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蒙蔽圣听,这世上还有自己办不成的事情吗?殊荣在身,一言可生,一言可死,倒转乾坤,颠倒黑白!

    “绝……”

    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活下去就得对自己绝,胯下挨上一刀做太监只是开始,只有一直绝下去方能平步青云……

    “杀,怒,狠,淫,悔,煞,庸,悲,殡……”

    十二尊祖灵,他们每个人在世之时都有一段故事,弱肉强食,杀人越货,残杀千里!这确实是业障,积累在一起仿佛沉甸甸的故宫砖墙,沁透着血腥,感受其中的恐怖足以令人发疯。

    周烈置身其中,从一团庞大光影落入另一团庞大光影,手指的拨动越来越慢,铮鸣声也越来越低沉。

    他遭到了镇压,仿佛没有出头之日,堕入十二世永远无法超脱。

    “铮”的一声响,它好像绝响,又好像断崖,似乎预示着剑鸣声再也不会出现。

    周烈将就此沉沦,成为被罗织罪名的犯人,成为朝堂上遭到攻讦的小官,成为宫里点头哈腰的小太监,甚至成为黑店等待剖膛破腹的食客……

    好惨!每次轮回都惨到极点,让他的恨意越来越强,却又无能为力,只能怨天尤人!

    白衣男子叹道:“就是这样!十二道业障之下,几人能够脱离苦海?这是真正的苦海,没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一说,只要踏进去就出不来。”

    忽然之间,白光上升,有人说道:“未必!”

    “什么?”白衣男子大为吃惊。

    电光火石间,铮铮鸣音再次出现,不过比刚才激烈的多,宛如奏响一曲十面埋伏,处处杀机。

    铮铮之音不绝于耳,搅动轮回!

    那昏暗的牢房中出现义士,那辉煌的朝堂上出现替天行道的刺客,那令人绝望的敬事房外面出现善人接济贫苦,那野外的黑店中出现侠士!

    “锵……”

    剑出,有痕!

    是泪痕吗?

    周烈落下一滴清泪,世间疾苦,他体会到了!然而越是这样,他的剑越锋利,因为他有一颗想要将这些轮回之厄扫除的决心。

    “定鼎河山,霸王旌旗,游龙惊梦,御车寰宇,逆鳞伐天,万古剑潮!”

    “轰轰轰……”

    六剑齐出,周烈整个人化作一柄盖世神剑,轻吟道:“六剑朝宗,一剑破万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俏娘子:捡个〕〔寒门贵子〕〔娱乐圈炸了〕〔进球万岁〕〔谍网〕〔1792富甲美国〕〔娇妻来袭:顾少高〕〔特战兵王〕〔我的1982〕〔战神王爷纨绔妃〕〔考古的青春时代〕〔哥哥,不可以〕〔商女为妃:世子大〕〔山海八荒录〕〔重生之病娇影帝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