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末日理想邦 第18章 一死一残

时间:2022-05-21作者:末日狂流

    第18章 一死一残

    “欢迎光临。”

    听见门铃声,方达这才放下报纸抬起了头。

    “方老板,刘伟让我来把人带走。”沈邑关没有绕弯子,单刀直入。

    “刘伟是谁?”方达皱起了眉头。

    “这里的地下室关着我的两位同学,不知道老板是否知情?”

    “我才搬来这里,可没有听说这里有地下室啊,”方达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表情非常无辜。

    那枚戒指的外表看起来极为普通,如果放到地摊上估计一百块钱都卖不到。

    “宿主,人在那枚戒指里。只可惜是一个认主的道具,拿到也用不了。”

    “你那枚戒指真漂亮,能不能卖给我?”沈邑关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不再东看西看。

    “这是我的婚戒,怎么可能卖给你?”方达的脸上露出了怒容,不过却看不出丝毫被拆穿的慌张。

    “我听说方老板是个只认钱的生意人,我们可以谈谈价钱,”沈邑关知道不能硬来,幸好他在刘伟那里对方达有了些了解,打算采取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这一个多月来,降星高中发生了好几起学生失踪的案件,对学校的名声打击很大,许遥因此焦头烂额,最后才求到了他这里。

    许遥的好感度已经很久都没有增长过了,为了能够开启2级商城,他不得不答应下来。

    “一百万,买两条命,应该不算贵吧?”方达并不担心对方抢夺,即使杀了他,这枚戒指依旧无法开启,只能被当成垃圾丢弃。

    这枚戒指是他的底牌,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卖掉的,至于其中的两个人,他正愁没有地方处理。

    “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应该只剩下半条命了吧?这样的买卖,我太亏了啊…”沈邑关已经把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刘伟为了活命,根本不敢说谎。

    “十万,我就在这里等着,”沈邑关可不想进入那个摸不清楚门道的戒指,如果被困在里面那就麻烦了。

    “请回吧,”方达转过身,再次拿起了那叠已经泛黄的报纸。

    “喂,你好,纠察局吗?我发现有人在做超能力者的研究…”

    “砰!”方达一巴掌打在柜台上,震得玻璃哗哗作响。

    “方老板,你这下总算看见我的诚意了吧?”沈邑关把电话塞进裤兜,他从头到尾连一个数字都没有拨。

    “晚上10点,纠察局南边,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如果把两个人直接带回学校,他根本无法解释。

    他知道方达在做见不得人的交易,但是这背后的利益关系盘中错节,他暂时还没有心思要与那些人为敌。

    ——————————

    晚上11点。

    纠察局的监控室里,一个纠察员揉了揉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那里什么时候躺了两个人?”他一直都在盯着监控,可是就是眨眼间的功夫,那里就多了两个人,可是他并没有其他发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敢隐瞒,很快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当晚值班的同事。

    没过多久,两个人的身份就被查了出来。

    许遥好几天之前就在纠察局备了案,单临风的名字就在其中。

    虽然孩子只是一晚上未归,不过孟海也报了案,担心自己的孩子遭遇了什么不测。

    如果放在以前,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被列入失踪的范畴,只不过最近这类型的案件频发,这才让纠察局的工作人员上了心。

    半个小时后,许遥和孟海一前一后的赶到了纠察局。

    单临风没有亲戚在理想邦,尸体只能交由政府处理,不过需要额外缴纳一笔费用。

    虽然过程并不繁琐,不过许遥还是在纠察局内待了许久。

    孟海那边的程序更加简单,签了几个字之后,就把孟山意带回了家。

    孟海满头大汗,这才把孟山意背回了家。

    虽然纠察局的工作人员建议要把孟山意送去住院,可是孟海在打听过价钱之后就放弃了。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儿子,孟海老泪纵横。

    他这些年忙得忽略了老婆和儿子,他本来想找机会好好补偿两人,可是谁知道儿子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

    孟山意现在相当于植物人,不管是进食还是排泄,都需要有专人伺候才行。

    “都怪那个女人,害我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家庭,”虽然许遥才上任了几天,孟海就已经把责任算到了她的身上。

    “儿子,你放心吧,我明天就去找那个女人要个说法…”孟海看着面无表情的儿子,眼睛一下子又红了。

    ——————————————

    “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许遥上了车,并没有着急发动汽车,而是看着副驾驶开口道。

    虽然她知道失踪的那些人肯定是遭遇了不测,但是只要没有见到尸体,她还是抱有希望的。

    “许遥好感度+20。”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沈邑关扯了扯嘴角。

    花十万块买20点的好感度,到底亏不亏?

    “想要我怎么感谢你?”许遥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一出,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什么条件都可以?”看着女人被安全带紧紧勒住的部位,沈邑关呼吸有些火热。

    作为一个守身如玉十八年的处男,沈邑关涉猎了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的小电影,可是却没有一次让他如此动心。

    “当然不是,”许遥满脸通红,歪着头,不敢看他。

    “为什么不是?”看着女人的举动,沈邑关觉得好像有一只小鹿住在了他的心上,砰砰得跳个不停。

    “我比你大十岁,”许遥深吸一口气,身体微微颤抖。

    她能感觉到对方靠了过来,可是却无力去阻止。

    她无法理解自己此时的心情,这是她这些年第一次体会到的感觉,既期望对方靠近,又希望继续保持距离,这样的复杂心思,一下子让她进退两难。

    “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我们愿意,”沈邑关伸手按住了女人的手背。

    感受到他手掌传来的灼热温度,许遥身体微颤,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继续沉沦下去。

    “不行,我们不可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