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东京泡沫人生 440,警察桑!快过来吧!

时间:2023-05-28作者:大肚杯

    永山直树无奈地摇了摇头,慢慢走到了三楼的餐厅。

    几个和室打通,七八张矮桌拼在一起,形成了整齐拥挤的四列长桌,众人一起坐在榻榻米椅子上,整个场面既严肃又热闹。

    永山直树自然是直接去了最前排的桌子,伊堂修一、芳村大友还有永山枫都在这里。

    《热血高校》剧组其他的主要人员分别坐在第二排以及第三排的排头,永山直树惊讶地发现,即使是田原俊彦和真田广之这样的名人,居然都穿了制服

    几位邀请过来的记者和树友映画的工作人员穿着其他的衣服,全部蜷缩在角落的桌子旁,不敢大声言语。

    越来越感觉像是极道分子聚会了啊!

    “俊彦桑,为什么杰尼斯的大家也穿了制服?”永山直树坐下后转过身子,有些奇怪的问起了田原俊彦,“是特别约好了吗?”

    田原俊彦似乎也被问到了:“这个.倒是没有特别的约定,只是看到有一个穿了,就下意识的选择了制服.”

    说起来,杰尼斯进入《热血高校》剧组的几个人现在在杰尼斯里面似乎已经拥抱成了一个小团体。

    以和永山直树最熟的少年队为核心,田原俊彦以及涩柿子队,还有几个预备队的成员,关系比之前的同事之交要亲密多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约好了呢。”永山直树嘴里念叨着,然后和少年队的三人打招呼。

    人员到齐,前菜上场,大家热热闹闹的开始了聊天与嬉闹。就在这个时候,伊堂修一突然拍了拍永山直树:

    “直树桑,说点什么吧?”

    “欸?现在?”永山直树惊讶了,领导讲话什么的,自己可是完全没有准备啊,“我可是完全没有准备过啊!”

    “嗨,随便讲几句吧~之后就可以看预告片了。”

    伊堂修一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立刻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米娜桑,请安静一下,直树桑有话说!”

    永山直树一脸懵逼地被推了出来,看着伊堂修一脸上隐藏不了的坏笑,他才知道这就是伊堂修一的报复啊!

    这个老六,拍摄时候半途出国的事,居然记仇到现在!

    “咳咳.”

    战术性清了清喉咙,虽然心里一片空白,但是面子上一定不能输。

    “米娜桑!”

    永山直树看向了坐在中间的剧组成员,大多不到20岁,此时正用目光注视着自己,有些还带着几分稚气。

    “米娜桑,我和修一桑刚刚决定拍摄这部《热血高校》的时候,想着拍一部青春和梦想相关的电影。

    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思考,青春是什么?梦想又是什么?”

    “是四月的樱花,灿烂却又忧伤?是六月的梅雨,青涩而又沉郁?是八月的太阳,热烈可也刺目?”

    永山直树看着周围的一群人,似乎都被自己的讲话所吸引,略微安心下来,继续接着话头。

    “直到最后,我们才得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结论:青春,是热血而冲动;梦想,则是沉重而又迷茫~”

    永山直树喘了一口气,加重了语气:

    “所以,我们才会选择了高校的不良学生这样一个群体,因为他们躁动不安的内心,与眼中的迷茫,正是青春最极端的现象之一。”

    也不管说的有没有道理,就囫囵的说了下来:

    “在这次的拍摄过程中,有赖大家的努力,将梦想的传承与实现、热血的冲突与激斗,将青春的热烈似火展现在了我们的镜头之中!

    将这份事关青春与梦想的心情完美的表现了出来!

    轰逗尼阿里嘎多!”

    永山直树微微鞠躬表示感谢,然后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诸君!这个世间,唯有青春与梦想不可辜负!!!”

    “嗨!!!”xn

    在场的小年轻们,都被这番简短的演讲说得热血澎湃,尤其是最后一句“唯有青春与梦想不可辜负”更是击中了青年们内心的痛点,脸上有着充血的红晕。

    所有人都举起了手中的杯子,无论那里面是不是酒,此时都像是豪饮一样一口灌下!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一看这几个月的成果吧!”永山直树放下了酒杯,拍了拍伊堂修一,

    “修一桑,可以播放了!”

    “啊!嗨!”

    伊堂修一这才回过神来,

    他刚刚还在想什么时候和永山直树讨论过青春和梦想什么的,明明只是想了下怎么拍不良学生而已,然后就很顺利的把剧本写出来了啊?

    怎么永山直树刚刚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那句“这世间,唯有青春与梦想不可辜负”

    弄得自己都有点心潮澎湃啊!

    岂可修,怎么明明是恶搞永山直树的,又让他装到了!

    因为已经全部到了,原本迎宾的服务员松原球恵这个时候恢复了本职的服务员,不过依旧是服务三楼。

    就在端着一盘三文鱼寿司前往三楼的时候,刚要打开古色古香的隔门,就听到里面一群整齐的呼号,差点让她把手里的盘子摔到地上。

    “里面在做什么.不会是誓师大会那种情况吧”

    心里有些害怕的松原球恵拉开隔门之后,发现没什么异样,只有人在房间另一边放上了投影仪和简易幕布,似乎正要播放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