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一十五章、神人传道

时间:2022-06-23作者:小糊涂的大迷糊

    “陈先生,你到我府上来如何,云光身边还缺少晓事的人随时提点,希望先生能不吝赐教!”

    云光公主道。

    陈元一怔,这是要收他做幕僚吗,这是要从键政转实操吗?

    他可不认为自己干的了这个。

    陈元摇头笑道:“公主太看得起我了,我也就随口一说, 您随便一听也就是了。”

    云光嗔道:“先生刚才的话可不是随口说的,若是传出去,那可是有劝进之嫌,你不怕我以这个理由把你扣下?”

    陈元道:“你不会的,王桐先生给我说起过公主,他说你性情光大,并非阴险小人,据我看这个评价没有问题,要不然公主也不至于到了现在这种进退维谷的局面。”

    云光惋惜道:“原来是王桐先生破了我的功, 都怪我没有缘分。”

    她知道陈元是真的没有仕进之心,当下也不再逼他,说道:“先生不想帮我,我也不怪你,只是希望先生自己多保重,云光好打发,可严清却不易对付,他们那边想必也已经注意到你,难保不会做出什么龌蹉事,先生修行时间尚短,到时候恐怕难有自保之力,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先生尽可以来找我,云光但凡还有些力量,必定给先生提供庇护。”

    “多谢公主体谅。”

    陈元拱手谢道。

    “不瞒先生,”公主道:“云光还有一事请教。”

    “公主请讲。”

    “上次见面,先生曾口颂一偈:持而盈之, 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两年来,云光时时体会,只觉其味无穷,因此想请先生不吝指教,开示蕴奥。”

    云光恭敬道。

    陈元心中一动,暗中睁开法眼看去,却见云光公主身上酝酿着一些刚柔之象,只是并不明朗,有待于扣关解惑,拨云见日般的提点,一旦领悟,说不定能成就新境界。

    他说道:“其实这句话并不是我所说。”

    “哦?”云光奇道:“不知是哪位高人传下?”

    陈元笑道:“公主可能不信,这是我有一次做梦,梦中有位神人向我讲道,这就是其中的一句。”

    真的假的?

    云光公主狐疑地看着陈元。

    所谓梦见神人讲道这种传说,自古就屡见不鲜,多是些神棍在蛊惑人心, 真有价值者极少。

    陈元怎么也不像是神棍啊, 怎么也搬出这一套了。

    云光公主一时想不明白,只好问道:“不知那位神人还讲了些什么?”

    陈元道:“梦中的景象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其中有一句我觉得很有道理,或许对公主有些用处。”

    云光精神一震,说道:“先生请讲!”

    陈元朗声道:“神人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随着陈元把这句话款款念出,一种奇特的神韵出现在天地间。

    云光公主只觉自己往日的困惑不明被解开,周身气象为之一变。

    在陈元法眼之中,云光公主周身气象,从原本的刚柔相荡相揉,忽然变成相吸相求,刚柔一体。

    紧接着,水边小榭中竟然凭空开出无数朵细小的莲花,等云光顿悟完成,睁开眼看时,一道气息从她身上散出,顿时把将所有莲花驱散,竟像是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陈元心中一凛。

    刚才那道气息他感应得很清楚,法相境九重天三死关,这位公主恐怕已经过了第三死关。

    随着云光公主顿悟结束,陈元感觉到神庭内元始天尊法相也猛长了三丈,达到了十四丈高度,已经接近了十五丈,也就是第一死关的界限。

    不错,今天过来总算是有些收获。

    陈元心中十分满意。

    云光公主郑重道:“先生指点之恩,云光必定永记在心。”

    陈元笑道:“公主言重了,公主是君,我是臣,为君分忧是臣分内之事,哪有什么恩不恩的。”

    信你才有鬼!

    云光公主无奈摇头,别的不说,有一点她是可以确定的,这人心里怕是没太多君臣观念。

    按理说,这种人她应当大力打压,以明君臣之分,可她知道,对于有才能的人,应该给他恰如其分的敬重,而眼前这人,显然就是这种人。

    身为皇族,最忌讳的就是以为自己是君,别人是臣,于是就只把自己当人,而不把别人当人,从而肆意贬低,若一朝皇室都存了这种心思,必定长久不了。

    因此这些年她一直申戒各地郡王,要他们必要以谦恭为训,不可恣意妄为。

    陈元在云光行宫一直待到午间,这才告辞离开。

    云光没有怠慢,又派青儿送他回到除妖司。

    一路上小丫头都奇怪地看着他。

    “青儿姑娘,干嘛一直看我?”

    陈元不解道。

    青儿摇了摇头:“你胆子也太大了,怎么敢问公主那种问题,也多亏公主仁慈,这才没有怪罪,你要知道,公主这是在替你担责任呢。”

    陈元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怎么说?”青儿道:“如果有人知道你说了那番话,公主却没把你抓起来,整个朝野百官都要闹起来。”

    陈元想了一会儿,立即明白了其中道理。

    他的那番话几乎可以被理解为劝进,公主没惩罚他,别人难免会理解为公主真有那种心思。

    这么说,云光的确算是替他担不是。

    陈元自嘲地摇摇头,他对这种古代皇朝的忌讳确实还不够敏感啊。

    这更让他坚定了信念,绝对不能往朝堂和官场凑,他就不是干这个的料,还是赶紧提升实力最重要。

    现在公主算是安抚住了,可知府还在虎视眈眈,随时准备着把他送给严清邀功,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和林浩闹僵,林浩本人算不了什么,或者说,随着他境界慢慢提高,云州府已经很少有让他觉得有威胁的事物,可是一旦和林浩闹僵,后面的生活难免会不安稳。

    最好能想个办法先出去躲一躲,等会回到衙门,先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除妖的任务,既能躲得远远的,又能除妖长点修为。

    马车在除妖司门外停下,陈元向青儿告辞后走下马车。

    刚走进衙门,却见三名总旗正结伴往外走。

    这三人身穿官服,装备整齐,看上去像是要外出办事。

    陈元心中疑惑,除妖司中需要总旗出马的事可不多,更不用说三名总旗一起出动,当初的张天王也不过是两名总旗。

    “三位大人,这是去干什么?”

    陈元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