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一十三章、知府的招揽

时间:2022-06-23作者:小糊涂的大迷糊

    送走左维明,陈元带着媚娘吃过早饭,独自赶到除妖司。

    刚走进仪门,就有杂役上来,告诉他说总旗官署中有人在等他。

    陈元心中纳闷,拐个弯,走进总旗官署。

    官署中除了三个总旗, 知府家公子林文彬竟然也在。

    陈元心中明白,这怕是昨晚一场放浪引发的后果。

    他走上前去,正要行礼,林文彬却连忙迎上来阻止他,笑道:“中阳万勿如此,折煞我也!”

    陈元道:“林兄此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王风总旗道:“陈元, 知府大人要见你,林公子亲自来接,可是给足了面子。”

    陈元佯慌道:“何须如此,知府大人随便着人来吩咐一声也就是了。”

    林文彬很满意他的反应,笑道:“现在谁人不知,中阳你是我云州府第一才子,再怎么礼遇也不过分,快随我去吧。”

    陈元随着林文彬走出衙门,外面早有马车等待。

    他进了马车,一边随意应对林文彬,一边想着林浩找他是为了什么。

    想拉拢他?

    他不就是抄了两篇文,也没表现什么了不得的潜力,哪里值得堂堂知府招揽?

    思考无果,只好等会儿看情况,随机应变。

    过了没多久,马车来到知府衙门前面,林文彬带着陈元直进后院,终于赶到林浩书房。

    林浩身穿便服,脸上一团和气, 没等陈元行礼,已经伸手搀住他,笑道:“不用多礼,坐。”

    林浩身边向来没有林文彬坐的地方,陈元自然也不好大喇喇坐下,只是问道:“不知林大人有什么吩咐?”

    “不要这么拘束,”林浩道:“本官又不是那等刻薄寡恩的酷吏,你也不是堂下待审的犯人,咱们便服相见,不用拘这些虚礼。”

    “快坐快坐,文彬,你自己去搬张椅子,也在旁边陪坐。”

    林文彬连忙去搬椅子。

    陈元只好落座。

    “唉,”林浩叹息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诗酒放诞,恣意风流之人,只可惜后来事务冗杂,竟然败了诗兴,昨夜得你那篇奇文, 彻夜读之,竟有几分春回大地之感,哈哈。”

    “我云州府真是出了个了不得的才子啊!”

    陈元客气两句, 心中却有些狐疑,林浩这一大早把他叫过来,大肆夸奖他一顿,绝对有所图谋,他可不相信林浩真得是被感发了诗意。

    果然,刚感叹完,林浩又道:“这等大才不该湮没在一个小小除妖司,我欲推荐你去神京严大人府上,你意下如何?”

    严大人?

    首辅严清?!

    陈元心中一惊,啥情况啊,好好的就要推荐他去严清门下。

    他这还一门心思要脱离政治漩涡呢,居然要他一头扎进漩涡最中心,这不是要他死吗。

    陈元:“多谢大人抬爱,只是属下乃德薄之人,又无专才,纵偶然写出两首酸文,不过是窃造化之柄,做不得数,实在不敢有污首辅大人门庭。”

    “中阳你太谦虚了,”林文彬道:“你的两篇文章若是酸文,这世上就没有好文章了,你可是怀疑家父诚心?实不相瞒,自上次宴会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词之后,家父就想见你,只是你几次离开云州府,家父又事务繁忙,这才无缘得见,今天好不容易会面,中阳你可千万不要辜负家父好意。”

    这好意可太沉了,我还真接不住。

    陈元心中吐槽。

    林浩见他神情并不热切,心中一动,问道:“可是顾虑云光公主?”

    陈元忙道:“不敢。”

    这是你的想法,可别强加给我。

    林浩道:“在我这不须如此谨慎,你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有首辅大人庇护,云光公主绝不能奈何你分毫。”

    陈元道:“与云光公主无关,实在是属下生性散漫,不惯受人拘束,去到神京难免动辄得祸,只好辜负大人提携了。”

    林浩见他油盐不进,不悦道:“陈元,年轻人都有股倔犟,以为自己才是对的,等回过头来看看,这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今天我不逼你,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天命有变,神器更易,你是个聪明人,该知道什么选择最好。”

    这话说完,气氛顿时沉如水,冷似冰。

    林文彬干咳两声,笑道:“中阳你别介意,家父也是一番拳拳之心,并无责备你的意思。”

    陈元笑道:“属下明白,回去后,属下必定慎重考虑。”

    林浩这才换回笑容,说道:“嗐,我也是不想见到年轻人白白蹉跎了时光。”

    两方都把方才谈话暂且放下,林浩夸赞一番陈元的武道天赋,他早就听除妖司百户长提起过陈元,知道除妖司很看重他,因此也不吝赞美之词。

    没过多久,两人又聊回到诗词上来,林浩道:“实不相瞒,这次叫你来是有一事相求。”

    “大人请讲。”

    林浩道:“临海府那边的真武道场很快就要完工,本官想向你求一首青词为贺。”

    青词?

    陈元一怔。

    青词他倒是知道,一种写给神灵的文章,用作祈福攘灾祷告等,可他那会这个啊。

    他现在总算明白林浩为什么会推荐他去严府了,这是让他去给严清写青词去的,万一严清高兴了,林浩作为推荐人,自然也有好处。

    “中阳?”

    林文彬见他愣住了,提醒道。

    陈元心中苦笑。

    有谁会专门背青词啊,他倒是偶然见到过欧阳修的一首青词,好像是什么:伏以荷三灵之乃眷,获奉宝图;…爰荐精衷之祷,及兹元命之辰。伏愿诚洁上通,真灵俯鉴。如松之茂,永固于延长;…

    有几句记不得了,胡诌乱蒙倒也能补上,可这次应付过去,下次呢?

    这就是当文抄公的报应啊,老子再当文抄公,老子是猪!

    “青词乃事神之事,小子如何敢插手?”

    林浩笑道:“以你之大才都不行,那也没有人能行了,别推辞,快回去构思酝酿,期待你的好消息。”

    陈元无奈离了知府衙门。

    先回去再说吧,青词什么的管他呢,大不了到时候直接说做不出来,果然不能随便装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遭报应。

    陈元一路回到除妖司,却见院中站着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搞的,今天怎么扎堆了一样。

    “青儿姑娘,又见面了。”

    陈元向青儿招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