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一十章、反击

时间:2022-06-23作者:小糊涂的大迷糊

    大厅中顿时一片哗然。

    陈元在书生中的名头多半是由这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得来,如果这首词是抄袭的,那他真的要被踩到十八层地狱之下。

    读书人谁不想凭借自身文章扬名,越如此越嫉恨别人抄袭冒名。

    于是众人全把视线望向陈元,想看他怎么辩驳。

    连青儿也是满脸惊骇地望向公主。

    云光公主眉头一皱。

    这个指控不可谓不严重,如果指控坐实了,陈元不要说在读书人中名声烂透, 连除妖司怕也要做些表示。

    这么严重的指控,朱能不可能没有证据,空口白说才对。

    “陈元,你认不认?”

    朱能喝道。

    范阳和左维明面色惶然,看向陈元。

    众书生,连同隔间里的云光公主和青儿一时也有些肃然,跟着看向陈元。

    “可以不认吗, ”陈元笑道:“你既然这么说, 想必是有证据吧?”

    朱能不屑道:“若无证据,我岂会信口雌黄?”

    “晓仁老弟,请过来!”

    话音刚落,从角落里走过来一个书生,陈元打眼一看,见他有些面熟,很快他就认出来,这不是当初在春晖楼辩论意淫的那个书生吗,他来做什么。

    宁晓仁走到朱能身边。

    朱能道:“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是晓仁老弟的旧作,不知为何被这陈元听了去,竟然将其据为己有!”

    范阳嗤笑道:“笑话,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还说你是我儿子,你要不要叫声爹来听听?”

    这个范阳实在无状,哪里还有点书生样子。

    宁晓仁对他怒目而视,说道:“就知道你们不会承认!”

    他在人群中走了一圈,把大家的眼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说道:“这首词是我两年前所做, 做成之后,我欣喜万状,立即写信传于朱公子赏鉴,朱公子上次宴会中听陈元念诵,心中已经生疑,于是回去把信件找出来,这就是证据。”

    说着从怀里掏出两三封信,高高举在头顶。

    “诸位,”宁晓仁道:“这些信都写于两年前,从墨迹和纸张一看便知。”

    说着把信交给身边的书生。

    众书生纷纷传阅,见上面果然有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信纸泛黄,字迹模糊,有经常摩挲的痕迹。

    很快信纸传到范阳二人手中,两人看完,心中也不由生起狐疑。

    书生们的眼光中开始隐含指责。

    虽然抄的不是他们的诗词,可他们每个都担心自己的文章被人袭用。

    忽然, 隔间中走出来一名侍女,说道:“青儿姑娘想借信件一看。”

    范阳连忙把信件交给侍女, 侍女带着信件回到隔间。

    过了半晌,侍女拿着信件回来,说道:“青儿姑娘让陈元公子给个解释。”

    完了!

    朱能脸上不露声色,心中却乐开花。

    他知道这位青儿姑娘是云光公主的贴身侍女,她的意思就代表了公主的威严,她让陈元给个解释,说明公主府已经不悦了。

    “陈公子,给个解释吧。”

    朱能幸灾乐祸道。

    陈元笑道:“可否把信交给我拜读?”

    “你可别想毁了证据,大家都看过了,你把信纸销毁也没用!”

    朱能道。

    陈元把信接过来,笑了笑。

    “吉祥斋的纸,宁公子倒是好富贵。”

    宁晓仁不屑道:“我家诗书传家,用纸从来不苟。”

    陈元点点头,说道:“既然宁公子这么了解,那你是否知道吉祥斋有一种回恩纸?”

    见宁晓仁面露疑惑,陈元继续道:“所谓回恩纸是吉祥斋的一种特产纸,造纸流程有六个步骤,所谓:斩竹漂塘,煮楻足火,舂臼,荡料入帘,覆帘压纸,透火焙干。”

    “这回恩纸,在舂臼的时候少了几分火候,压纸的时候又短了几分力气,这就导致这种纸比其他的同类纸要厚一些,也更绵软。”

    朱能皱起眉头,问道:“你说这个干嘛,谁要听你讲什么造纸,我们要你解释解释,为什么要剽窃晓仁兄的词作。”

    “就快了,你不要急啊。”

    陈元笑道:“宁公子,还有朱公子,你们知道这种纸为什么叫回恩纸吗?”

    两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你们呢?”

    陈元环顾一周,问众书生。

    众书生也都不知,事实上他们都没用过所谓回恩纸。

    陈元笑道:“因为这批纸是吉祥斋掌柜母亲过寿那天做的,当时刘掌柜喝了些酒,因此没能掌握好火候,意料之外地做出这种纸,因此名为回恩纸,取回报亲恩之意。”

    “两位,你们知道这是刘掌柜他娘哪年生日的事吗?”

    大厅内众书生精神顿时一阵,立即明白陈元说这么多的意图了。

    朱能和宁晓仁心中一惊,面上有些把持不住了。

    可二人还是不信邪,说道:“哪一年?”

    陈元冷笑道:“就是半年前的事,这几封信,信纸都是回恩纸,宁公子倒是好手段,两年前就开始用半年前才产出的回恩纸了,嗯?”

    范阳和左维明大喜。

    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姓朱的和姓宁的陷害陈元,竟然恰好用了半年前才出产的新型纸,本来倾尽江水都洗不清的污点,竟然就这么意外的解开了。

    朱能和宁晓仁脑子乱成了浆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朱能从林文彬那领到任务,要他想办法阻止今天的结社。

    他绞尽脑汁也不知该怎么办,无意间听到宁晓仁抱怨陈元,这才知道他二人有过节,于是发狠想出这么个主意,哪知道竟然弄巧成拙。

    朱能心一狠,说道:“什么回恩纸,我怎么不知道,这几封信都是两年前写的,陈元,你不用再狡辩了,真以为这点伎俩能骗过在坐诸位吗?”

    “我知道你素来有急智,会编故事唬人,可你唬不了我!”

    陈元耸耸肩膀,轻松道:“无所谓啊,吉祥斋就在江东府,距离云州府不过两日路程,我现在就派人去求证,顶多五日后就有结果了。”

    “到时候院试的结果应该也出来了吧,希望两位没能高中,否则我还要请求云光公主扒了两位功名,岂不费事?”

    “拙生,劳烦你寻个妥当人往江东府走一趟吧。”

    “不要!”

    陈元刚说完,忽然响起一声惊叫,众人看过去,竟然是宁晓仁。

    吁!

    大厅中响起一片嘘声。

    一看宁晓仁的表现,书生们哪还不清楚状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