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零九章、嫁祸

时间:2022-06-23作者:小糊涂的大迷糊

    两人这一番眼神交流,下面的书生们立即捕捉到了。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互相看看。

    早就有传说,云光公主亲赴红山书院,向王桐先生打听过陈元的事,现在看来,传说不假。

    再加上陈元和左维明二人联合倡议结社,众书生心中均想, 此人估计马上就会成公主面前的红人了。

    众书生顿时各有一番心思。

    公主毕竟代表着皇室和正统,在这些书生心中还是很有号召力的,只是慑于首辅势大,他们又不由得有些摇摆。

    眼看着颇有声望的几个读书人,一起发起倡议,众书生们也不由得有些心动。

    青儿道:“云州府文采英华荟萃于斯,公主殿下倍感欣慰, 希望诸位能以公主之心为心,尽忠皇上, 扶持正道。”

    众书生连忙站起来,举杯共同发愿,誓愿扶持正道。

    青儿又代云光公主说了些勉励的话,回到了隔间里。

    左维明和范阳两人对视一眼,各自起身,走到前面。

    范阳道:“诸位同道,大家想必都收到我们的倡议书了,今天恰逢盛会,大家相聚一堂,这种机会实在难得,如此良机,如果不做一件大事,岂非辜负时光。”

    “因此,我三人决定发起结社,共邀诸位同道参加。”

    听他说到三人共邀,陈元脸上一阵郁闷,可一时间又不知该怎么拒绝。

    只听范阳又道:“此次结社共为两件事。”

    “第一件,独学而无友, 则孤陋而寡闻。我辈学子,正该得些朋友,相互切磋讲论,才能精益求精,共进于道。”

    “第二件,有所学,也该有所行,所学即所行,所行即所学,若不行,所学岂不全成了空?”

    “那么,我们该去做什么呢?”

    “儒士当以匡正天下为志愿,天下之本在朝廷,欲正天下,必先正朝廷,朝廷之本在君臣,欲正朝廷,必先正君臣。”

    “如今陛下处深宫而不得为君,奸贼窃权柄而不成其为臣, 君臣不正, 天下如何能正。”

    “因此这聚会的第二件事,就是联结天下学子,将我等的意见传达上去,让内阁的几位知道,天下自有公论,不容几个佞臣蒙蔽。”

    范阳说得慷慨激昂,陈元看得很纠结,这一大篇说下来,这家伙以后走路要小心,连他也要离这家伙远一点,说不准哪天被人打闷棍的时候会连累到他。

    范阳说完,左维明早就准备好,拿出一份结社名单,准备督促诸生签名。

    书生们到底还年轻,热血未凉,早被范阳的慷慨陈词说得豪兴大起,当下聒噪着就要签名。

    却听大厅角落里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且慢!”

    范阳和左维明二人眉头一皱,转头看过去,竟然是朱能。

    陈元眼睛一亮。

    转机!

    他就知道,知府那边不可能会眼看着结社成功。

    范阳道:“朱公子,怎么,你要第一个上来签名?”

    朱能不理会他的揶揄,自顾自说道:“范公子方才所说十分有理,正天下其本在正朝廷,可是我辈读书人,修身之本却在正自己,自己一身不正,而欲正人,正天下,无异于舍规矩而为方圆,我未见其成功也。”

    左维明脸色不悦,说道:“朱公子的意思是说我们立身不正?”

    “不敢,”朱能笑道:“只是范左两位公子结交小人,甚至拉小人来参与结社,我不得不怀疑两位立身是否持正。”

    范阳怒道:“放什么狗屁,说我们结交小人,你倒是说出来,在坐各位,哪位是小人?”

    朱能身子一转,伸手指向陈元,说道:“就是他,大名鼎鼎的陈元陈中阳公子。”

    大厅中顿时一片哗然。

    陈元的名字他们可说是如雷贯耳,甚至他们中的很多对陈元印象都很好,如今听朱能指责陈元是小人,众人哪里肯信。

    称别人是小人,在这个社会可是很严重的指责,如果落实了,那以后可就寸步难行。

    隔间里,青儿看向云光公主,公主摇了摇头。

    她对陈元印象很好,不相信他会是个小人。

    “朱公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外面传来一声斥责,竟然是刘华,他对陈元很有好感,听朱能这么指责他,当即出声维护:“想依靠些捕风捉影的东西败坏中阳的名声,咱们大伙可不答应!”

    大厅中众书生顿时群起响应。

    “我既然敢说这话,自然有证据。”

    朱能道:“陈元你可敢出来对证?”

    陈元走出来,笑道:“你先说说吧,我也想知道我是如何小人的。”

    朱能冷哼一声,环顾四周,说道:“陈元此人,其罪有二,第一件,为好色纵欲张目!”

    “圣人言,未见好德如好色者,自玄圣起,儒士谨于修身,视情色为洪水,陈元初来云州府,即发表意淫皮肤滥淫之高论,称流连青楼为光明正大,春晖楼清雅之乐反为遮遮掩掩,如此心险而口佞,正圣人所疾恶,岂不为小人?”

    左维明心中一堵。

    他知道朱能所说为真,不过这都是中阳随口一说,如果这种不拘什么时候随口说出的话,都要被拿来挑剔,这天下有谁经得起审查。

    这朱能拿这么句话大做文章,实在是卑鄙无耻之极!

    左维明阴沉着脸,说道:“朱公子,你可要记住,你不可能永远不说错话!”

    一旦开启了以言获罪的阀门,总有一天要报应到你自己头上!

    朱能冷笑一声,说道:“怎么,陈元公子要抵赖吗,恐怕没那么容易,当时有很多人听到陈元公子的话,大可以把大家都找来对证!”

    陈元笑道:“不用对证,我认了,说吧,第二条罪是什么?”

    范阳和左维明脸色难看起来。

    所谓好色,这种事不大不小,对词章之士,这不算什么大事,甚至有可能给他们增添风流之名,让他们名扬文坛。

    可对于儒学之士,这却很犯忌讳,毕竟圣人明言斥责过好色。

    中阳怎么能就这么承认下来呢?!

    朱能得意地笑一笑,说道:“这第二条罪状就是剽窃,他的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是抄袭别人的!”

    陈元怔住了,真的假的,这你都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