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零七章、公主的难处

时间:2022-06-23作者:小糊涂的大迷糊

    青儿小脸一片郑重,忽然道:“对了,那黄大人?”

    她说的是青州省巡抚黄耽。

    大周一十七省,只有三五个省的巡抚可以说是云光公主的人,青州省的黄耽算一个。

    如今忽然要把西川省百姓迁移到青州省,黄耽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朝廷上很多人眼盯着他的位子呢, 万一犯点错,被人抓住不放,那可就糟糕了。

    青儿谈到黄耽,云光公主脸色有多了几分愁色。

    云光道:“严清请了朝天观的院监李子厚去坐镇青州省。”

    青儿一惊。

    李子厚在朝天观地位仅次于那位,是法身境高人,他去青州省坐镇, 那青州事务, 黄耽说的话还能算吗?

    “黄大人有什么反应?”

    “当然是上谢表。”

    青儿气道:“黄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不拒绝李子厚去青州?”

    朝天观到底不是朝廷, 严清请李子厚去坐镇也非朝廷的决策,不至于到了没法阻止的地步,再说就算是朝廷决策又怎样,他也不是没对抗过,这次怎么就妥协了呢。

    青儿心中一沉:“公主,黄大人是不是…”

    她想说黄大人是不是靠向首辅那边了。

    云光打断她的话,说道:“黄大人有他的难处,这么多人迁往青州省,不知会闹出多大乱子,青州省又紧靠十万大山,魔崖山那帮妖魔最近行动诡谲,不得不防,他也是没有办法。”

    “前两天他的密信就已经发给我了,信中跟我诉了一大通苦。”

    青儿心中黯然。

    她明白,话虽这么说,可黄大人和公主之间到底有些隔阂,这种隔阂一旦出现, 就只会越来越大, 这么些年,她见了不知多少。

    公主身边原本是多么的人才济济,可几年下来,已经是凋零殆尽,仅剩的这几个,眼看着也要渐行渐远,青儿不自觉就有些黯然,心中却又为公主感到委屈,整个大周姬姓皇族,一个个都把头缩进壳里,却让公主一个人在外面硬撑着。

    主仆二人正有些失落,忽听得外面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书生们似乎正往楼下跑去。

    青儿心中好奇,凑到屏风旁边往外看去,只见书生们一窝蜂似的,正往楼梯旁涌过去。

    书生中有一个形容俊朗,神采超逸的翩翩佳公子, 见众人都往楼下跑, 心中也是纳闷,急忙拉住旁边一个书生道:“楚英兄, 这是怎么了,为何都往楼下去?”

    刘华被人拉住,连忙回过头来,见是本府的一个才子许丰,笑道:“坤冲兄,你也来了?”

    刘华偶尔会附庸风雅的学人作诗,而许丰则是本府文采风流的才子,因此两人有过接触。

    上次涉江宴,许丰嫌弃参加的人都是些道貌岸然的儒学之士,因此没有参加,这次是公主府组织,连他也受不住诱惑,终于还是来了。

    许丰笑道:“公主设宴,难得一遇,我当然要来,你这么急急忙忙,这是要去做什么?”

    刘华道:“听说中阳兄到了,我下去迎一下。”

    许丰眼睛一亮,说道:“可是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陈中阳?”

    他早就听说了这首词,因此这段时间一直遗憾当初没能参加宴会,竟然失去与这等雅士结交的机会,听说陈元来了,他心中喜悦,跟着就要往下走。

    刘华见他也要下去迎接,笑道:“坤冲兄,我这位中阳兄弟可是儒学之士,左拙生早就把他和中阳的书信往来传遍诸生,中阳于义理一道,可谓精深透彻,你不是最恶儒学之士,认为他们腥臭难闻吗,怎么还要去接他?”

    许丰仿佛被浇了一盆凉水,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个世界的文人,大体分成三类,分别是词章之士,科举之士,儒学之士。

    其中儒学之士鄙视单纯的词章之士和单纯的科举之士。

    词章之士鄙视单纯的儒学之士和单纯的科举之士。

    科举之前在鄙视链底端,只能尽力靠向上面两种。

    就像刘华既附庸风雅,又和左维明走得很近。

    许丰雅好诗词,书画也有造诣,平素最恶儒生,若非为了考试,以及家中长辈逼得紧迫,他恨不得烧尽儒书。

    之前他就听到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其词风旷达,不像是拘拘小儒,因此他身为喜爱,恨不能和作者立即结为好友。

    哪知只等超逸之人竟然会是个儒生,真让他心中凄然,难以自制。

    两人这一耽搁,陈元已经从楼下上来了,两边是亲自下去把他迎上来的范阳和左维明。

    周围是簇拥过来向他打招呼的书生,都是上次宴会结下的“知己”。

    陈元早忘了他们都是谁,只好一一扫视过去,追因溯果,面带笑容一一应对过去。

    众书生只觉他气质如春阳之暖,和风之畅,让人心生欢喜,一个个心中更加亲敬起来。

    青儿早听说是陈元来了,因此一直在屏风边上看着呢。

    她想看看这个最近在文人中传得沸沸扬扬,让公主也很赞赏的人到底长一副什么模样。

    很快她看到一个有几分武士打扮的年轻男子,在范阳和左维明陪同下走了上来,她明白,这应该就是那个陈元。

    青儿心中疑惑,只觉得陈元相貌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是什么地方。

    想了半晌,青儿心中一动,惊咦道:“是他!”

    “怎么,你见到熟人了?”

    云光公主好笑道。

    “不是,”青儿急道:“是那个陈元!”

    “陈元怎么了?”

    公主好奇道。

    “我见过他!”青儿道:“公主你也见过!”

    云光公主更加奇怪了,普通人能走到她面前,让她见一面可不容易,这个陈元她可没召见过。

    “快好好说,看你着急的样子。”

    云光公主嗔笑道。

    “就是那个‘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的除妖司差人,他就是陈元。”

    若非公主说过,这句话大有义理,不可轻易放过,青儿经常在心中默念,她还没那么容易记起陈元。

    她现在对公主当真是敬服有加,当初公主就说这人是个隐遁的高人,现在这个陈元到了云州府,果然就凭着一首词扬名,公主的眼光真是没得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