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问道长生从斩妖开始 第一百零五章、试验魂笔魂册

时间:2022-06-23作者:小糊涂的大迷糊

    整个大周,不论哪个时代,也不论什么地方,但凡有虎豹伤人,总会有伥鬼的传说。

    这些被妖虎残害的可怜人,死后精魂被妖虎占据,成为妖虎的帮凶。

    他们或者利用亲人的悲痛, 或者利用过往行人的善心,又或者借助美色诱惑,把人们引入虎口。

    这些鬼魂还保留着生前的相貌,实际上却早就不是那个人,而是一具供妖虎施展其神通的玩偶。

    这具玩偶可以随妖虎心意而瞬间破灭。

    陈元之所以没有利用因果去追踪,也正是担心妖虎察觉后立即把伥鬼毁掉,然后逃之夭夭。

    他跟随在伥鬼身后,往山中走去。

    此时正是半夜,山中不复白天的绿树红花, 蓝天白云,到处是黑漆漆一片,伥鬼过处,连蟋蟀都停止鸣叫,只有老鸦逃走时嘶哑的怪叫。

    山路坑洼不平,伥鬼就像是一缕烟一样飘荡荡游过,陈元紧跟在后面,往大山深处走去。

    大概走了两刻钟,陈元心中生起怀疑。

    一般说来,伥鬼和妖虎的距离不会太远。

    伥鬼毕竟是依靠诱惑来害人,距离越远,时间越长,被诱惑的人就越有可能醒悟过来,因此伥鬼经常就在虎妖附近。

    可陈元跟随着伥鬼行了已经有两刻钟,走了近十里路,伥鬼还没有要停下的迹象,难道虎妖竟然在深山中不成?

    心中既然起了疑惑,陈元不由得多想起来。

    难道……

    他不肯再继续追下去了, 万一其中有诈,那后果可不好收场。

    陈元干脆一晃身追上伥鬼,一把捏住他后颈,睁开法眼就看过去。

    先别管妖虎会不会察觉,看看情况再说。

    法眼顺着因果刚看到一半,陈元手中伥鬼忽然烟雾一般散去,因果顿时断开。

    娘的,竟然被一头畜牲给骗了!

    陈元连忙转身,驾风向村子奔去,只用了片刻功夫,陈元就赶回了村子。

    村子里到处一片通明,敲锣打鼓,人声震天,隐隐还有女人的哭声,所有村民都醒过来了,正聚在村前的场地上。

    出事了!

    陈元立即意识到不对。

    赶到村前,黎翁正急得不住走来走去,他身边一个女人正在地上哭得滚来滚去。

    “怎么回事?”

    陈元问道。

    黎翁连忙捉住他的手臂, 说道:“大人啊, 你刚走那畜牲就进来了, 它抓走了刘家的小儿子哟!”

    刚抓走,很好!

    居然被一个孽畜蒙骗了,陈元心中不爽快,于是直接睁开法眼,看向刘家娘子,只见她身上复杂的因果中,有一条极为强劲地颤动着。

    他一把将因果抓过来,顺着方向看过去。

    山林中,虎妖在怪石间跳跃着,一只手里还提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虎妖的身子几乎全部蜕变成人,只是还顶着个虎头,手脚上利刃般的虎爪也还没有退去。

    它一颗硕大的虎头上竟然活灵活现地表现出一种得意的神色。

    它早就知道村子里来了个除妖司的差人,于是使了个法子把他骗走,然后将孩子捉来,人都道除妖司是妖魔的克星,看来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被它耍得团团转?

    等它回到大雾山深处躲上一阵子,除妖司的人见捉不住它,只能回府,到时候它不是又能出来耍威风了?

    妖虎越想越觉得心中得意。

    找到了!

    陈元一眼就看到在山中跳跃的妖虎,还有它手中的孩子。

    拿来吧!

    陈元隔着因果线,伸手抓过去,一把抓住孩子的后背,随后竟然硬生生把他扯了过来。

    妖虎正在奔跑,忽然发现猎物从自己手中消失了。

    它先是一愣,低头在附近地上看了几圈,确定猎物并不是脱手掉在地上。

    虎妖心中惊骇。

    这是什么手段?

    竟然不声不响从它手中劫走猎物,这种手段它别说见过,竟是听都没听过,想都想象不到。

    它一下子想到那位刚来的除妖司差人。

    莫非是他?

    妖虎心中惊恐,不敢再待下去,使足了力气,发足往大雾山深处狂奔过去。

    刚转过一座山头,它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

    虎妖仓促回头,却见七八条漆黑的铁链凌空向它缠过来。

    铁链速度极快,虎妖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捆得严严实实。

    铁链只是一扯,虎妖的精魂立即被拉扯出来,身体却向下坠去。

    陈元一掌把虎妖身体打成齑粉,将精元收回来,结果只是让大圣法相增长了几分而已,还不到半丈。

    行吧,聊胜于无了。

    陈元不知足地叹息道,要是什么时候能再遇到个妖道就好了。

    陈元看了眼汇聚在他手中的一道金光。

    拘役伥鬼神通?

    他摇摇头把神通驱散,这门神通和魂册魂笔重合,而且还不如魂册魂笔霸道,完全是废物神通。

    处理完后事,陈元托起魂册,心神探进去。

    魂册里黑洞洞一片,只是多了虎妖的精魂,被不知何处伸出来的铁链捆住手脚。

    这还是陈元第一次运用这门神通,也不知它效果具体怎样,只是心中默默运起神通,就见魂册里面生起种种苦难,有烈火灼烧,有寒冰凛冽,有斧钺砍斫,把它剁成几节,最后又拼接起来,如此种种不可胜数。

    虎妖先是怒骂,随后变成强烈的愤恨。

    陈元见到虎妖身上沁出一滴滴漆黑的墨汁,沿着铁链融入到魂册中。

    他心中一凛,立即明白了妖道使用的那种浓墨是哪里来的了,这是从魂册所拘押的精魂的怨念中产生。

    又过了半晌,虎妖连怨恨都被榨干,痴痴呆呆,只要魂册主人一个念头,就能将它收服己用。

    陈元皱着眉头,把虎妖精魂打散。

    这个神通实在太过残酷,有伤天和,轻易还是不要使用。

    看着魂册中多出来的浓墨,陈元一时有些凝重。

    这魂册的功能让他想起了阴司。

    所不同的是,阴司所拘的都是本身就有执念,而且多是怨念,时刻都可能为害人间的阴魂,遇到那等本身没有怨念,如当初的李莞那样的阴魂,阴司不会轻易拘去,反而会尽量满足其遗愿,让对方自然散去。

    对于那些有怨念的阴魂,阴司会把它带去,通过地狱之罚,将其怨念炼出来,化为幽冥,阴魂则打散为元气,重新放回阳世。

    而魂册却不一样,他是拘役活人的生魂,通过毒刑创造怨恨,将怨恨炼为这种名为劫怨池水的魔毒,然后役使其残魂。

    这神通实在是太邪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