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太难了寒哥哥好难追 第76章 江楠害怕

时间:2019-12-15作者:奶香逗逗

    洛茜茜与洛子宴结束谈话后便独自一人来到阳台前,一边感受着许许的微风,一边思考着应该如何去找洛从山。

    想到她的妈妈,洛茜茜坚定了下信念,不论如何她一定要问清楚。然而才走到楼梯口,便听到洛从山的发火声。

    洛茜茜惊讶极了。洛从山居然在发火?对象还是洛子枫?江楠则乖乖的呆在一边,不声不响。

    这是天要下红雨的节奏吗?洛茜茜感觉很不可思异,快速下楼。只见洛子宴也安静的站在一旁,洛茜茜朝洛子宴挑了挑眉,示意这是怎么了,洛子宴呶了呶嘴,让洛茜茜看桌上的文件。

    洛茜茜拿起一边的文件,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律师函三个大字。翻开资料一看,是一家名为致远房产地公司寄来的律师函,上面清楚地写着洛子枫于2018年8月31日签订的房产购买协议,需付款4200万,实际1000万,承诺2019年8月31日前付清,然而多次催款未回应,特请洛氏集团代付。

    简单明了的几句话,却硬硬气坏了洛从山。洛从山望着这个继子,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失望,他虽未向对洛子宴那样对他给予后望,但是也是用心栽培的。

    可如今他居然背着他默默买房。当然买房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买了房居然没钱去支付,这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洛从山气得直打颤。

    “从山,子枫他其实也是为了我们好。”江楠有点尴尬,也有点懊恼洛子枫,她从未想过会出这样的事情,而洛子枫居然什么都没有跟她说。

    买房没钱?这……有点可笑。

    “是吗?那你倒说说他怎么为我们好了?”洛从山气得坐了下来,眼神犀利。

    “那个房子其实是为我们养老用的,只是子枫投资失策了,所以才会没钱支付,是吧,子枫。”江楠耸耸洛子枫,示意他赶紧说几句。

    洛子宴却在这时听不下去了,嘲笑的说:“子枫还真雅兴,据我所知,这致远的房子精玉其外败絮其中吧!”

    “你……”江楠气得朝洛子宴恶狠狠一瞪。

    “爸,是我的错,该打该骂我都受了,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自己解决的。”洛子枫没有急着去解释,认错态度让洛茜茜傻了眼。

    这还是洛子枫吗?洛从山气恼的甩了甩手,事到如今打骂还有什么用,闷闷地说一句:“明天自己去财务室”之后,转身上楼了。

    洛茜茜看着戏剧般的剧目就这样落幕了,无奈的撇了撇嘴,这儿子啊还真是别人家的好,若换成她和洛子宴,估计腿都要断了。

    随即想到自己要办的事,洛茜茜也转身上楼了。书房门口,洛茜茜徘徊再三,重重吸了一口气后,

    “咚咚咚……”敲了几下门走了进去。只见洛从山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手指夹着烟,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见洛茜茜进来,连忙把烟头给弄灭了,懒懒地说了一句:“你今天怎么回来了?”洛茜茜淡淡一笑,:“怎么我还不能回家了啊?”

    “不是你不能回家,而是我以为你没有家了。”洛从山看着这个自己亲手带大的女儿,露出了一天中第一个微笑。

    “去,你想赶我走啊!”洛茜茜随意浏览着洛从山的书房。记得小时候,她最爱的地方就是洛从山的书房,当时小不懂事,只觉得洛从山的书房里书最多,最适合她办家家,而洛从山也一直随着她,以致于到最后她哪里都不爱去,就爱呆在洛从山的书房里。

    只是距离当初再到现在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

    “谁敢赶你啊!”

    “爸,我能问你件事吗?”洛茜茜思索的了下还是很想问。

    “什么事?”洛从山见洛茜茜难得面色严谨也不由的凝重起来。难道……难道她和沈知寒偷吃禁果,留下了证据?

    还是她和沈知寒分手了?种种的猜测,让洛从山越来越严肃,恨不得直接拉起沈知寒暴打一顿,他都答应他们了,为什么就不能再沉稳一点呢?

    “爸,我妈当年的事,你有没有在现场?”

    “你说什么?”洛从山惊讶的张大了眼,当年之事?

    “爸,你在现场吗?”洛茜茜重新问一遍,手心开始冒汗,她害怕听到她不想听到的话。

    “为什么要这样问。”

    “爸,当年我是在现场的。”……随着洛茜茜与洛从山的交谈,江楠不知何时端着茶水来到了书房门口。

    当听见洛茜茜那一声声询问时,瞬间黯然失色。她当年居然也在现场?

    怎么可能?慌乱之际,江楠差点撞到头,在听到里面喊:“谁”时,拿着茶水匆忙离开了。

    洛茜茜打开房门,见外面没人,又继续回到书房与洛从山交谈。江楠则逃回书房,久久回不过神。

    当年之事,她一直以为她保护的很好,只是千算万算居然把洛茜茜给算漏了,她居然也在现场?

    江楠很焦虑,也很不安,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与此同时,洛子枫却走了进来,看见江楠脸色苍白,连忙关心地问:“妈,你这是怎么了?”

    “妈没事,倒是你,你怎么回事啊?”看见洛子枫,江楠便想到了刚才在客厅的事。

    她想不明白,她一直聪明伶俐的儿子怎么突然做起了这样的蠢事。然而,相比起江楠的忧心忡忡,洛子枫却微微一笑。

    他坐到江楠的身边,悠悠地说:“妈,那只是我设的局而已。”

    “你……”

    “对,是我。”洛子枫一直就清楚他在洛从山的地位,他明白洛从山是死要面子的人。

    如果律帅函寄到洛氏,洛从山除了保密之外,还会帮他还钱,而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目的。

    他要利用洛从山的性子,成功拿到这笔钱。

    “儿子,你就不怕因此失了洛从山的信任吗?”

    “我们有得到过他的信任吗?”洛子枫苦笑,一开始他觉得是他做得不够,所以才得不到洛从山的重视,于是他努力,努力想在洛从山的眼里看到骄傲,看到认可。

    然而不管他如何再努力,洛从山的眼里永远都没有他。到最后,他放弃了。

    他得不到父爱没关系,得到洛氏也一样的,于是他为得到洛氏而努力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