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我太难了寒哥哥好难追 第46章 雅静小姐?

时间:2019-12-01作者:奶香逗逗

    “资格?呵呵……哥哥,你觉得他有资格吗?”

    洛茜茜苦笑地问着洛子宴,在这一刻很想流泪,这就是她最爱的爸爸,帮着外人欺负自己人。

    “茜茜……”

    洛子宴心疼地看着洛茜茜,想开口说几句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他的茜茜……仿佛长大了。

    “洛茜茜,我问你呢?”

    洛从山被气到了,明明最疼爱的就是他们,偏偏吵得最厉害的也是他们,紧握着双拳不由的紧一紧。

    开始思索是不是用错了方式。

    “从山,孩子还小,别跟她劲较。”

    江楠故意伸手拉了拉洛从山的衣袖,心里兴奋,面上却丝毫不露声色,挑衅的朝洛茜茜看了一眼,随后又一脸紧张地望着洛从山。

    “贱人……”

    洛茜茜越看越恶心,恨不得冲上前痛打一下江楠。

    “洛……”

    听言,洛从山忍不住大吼,然而话才到嘴边,洛子宴就从旁边挤了过来,对着洛从山说:“爸,你工作了一天,累了,早点歇息吧!”随后拉着洛茜茜往她房间的方向走去。

    洛从山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骂不得打不得,唉叹了一口气后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唯留下一脸失望的江楠。

    “哥,你拉我干嘛?”

    回到房间,洛茜茜气呼呼地坐在床边上,一边嘟着小嘴,一边双手不停地拉扯床单的一角,似在发泄又似在搞小情绪。

    “茜茜,乖,别理他们,有哥呢?”

    洛子宴舍不得洛茜茜受委屈,但是现在却似乎又有点力不从心。

    “哥……”

    听着洛子宴的话,洛茜茜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

    在沈知寒那里受到的委屈,在洛从山那里受到的委屈,统统都流露出来。

    为什么?

    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

    “没事,没事,一切都在哥在。”

    洛子宴伸手轻轻抚着洛茜茜的后背,面露狠劲。

    江楠母子,他早晚有一天会收拾他们。

    ……

    夜晚,悄然而至。

    酒吧,震耳欲聋!

    “说吧,找我什么事?”

    洛子宴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不解地望着沈知寒。

    “没什么事?就想问问现在你们公司如何了?”

    “哦?公司?沈知寒你……呵呵……”

    洛子宴笑望着沈知寒,原先还郁闷的心情在这一刻神奇地好了起来。

    一个小时前他还在陪洛茜茜,开解洛茜茜,沈知寒却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有事要商量,谁知一见面问公司的事?

    敢情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你笑什么?”

    沈知寒怒吼了一句,关心关心他们洛氏难道有错?

    “沈知寒,你对茜茜到底是何心思?”

    洛子宴收起笑意一脸严谨的问着沈知寒,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洛茜茜更是把他放心里放了十几年,如果沈知寒也有心,那么他也是乐意见到的。

    然而,沈知寒却只是淡淡地朝洛子宴看了一眼,随后又轻轻地抿了一口酒。

    “今天茜茜回家又和我爸吵了起来,哎!江楠那对母子一日不赶走就一日不太平啊。”

    洛子宴似感受到了沈知寒的心思便没继续追问下去,随即说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洛茜茜性子单纯,江楠母子只需悄悄下个套,她就能轻易中招。

    “我听秘书说你们洛氏近期似乎有意海外发展,茜茜或许就是那个合适的人选?”

    “你是说……”

    洛子宴大口喝了一口酒,转首望着灯光下那群魔乱舞的人们,思绪一点点的漂远,或许海外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

    经过一晚的休息后,洛茜茜俨然恢复了过来。

    她深刻的了解到,自己越不痛快江楠母子越惬意,既然如此她怎么着也得让他们憋憋气。

    “茜茜啊,你起来了啊,快,快……过来吃早点吧!”

    江楠见洛茜茜下楼,眼里闪过一道诧异。

    还真是打不倒的小强。

    “恩,给我来个小三明治吧,再加一碗小馄沌,听说小西街的油条不错,如果能配上一根油条的话则就更加美味了,对吧,爸爸!”

    洛茜茜一边微笑地说着一边和洛从山打着招呼。

    还是一直在说父女没有隔夜仇吗?

    为了恶心敌人,她不介意脸皮厚一点。

    洛从山似乎很吃这一套,见洛茜茜跟他打招呼,连忙附和道:“对,对,小西街的油条是不错。”

    “那……那让子枫去买。”

    江楠心里恨极了,略微尴尬地看了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洛子枫,故作善意地说。

    “现在去小西街打底要一个多小时,洛洛还得上课,等不急了,明天吧,明天早点,这样也不耽误子枫。”

    “好的。”

    “谢谢,爸爸,那我走了,等着明天的早点。”

    洛茜茜恶心完江楠后,立马闪身走人,她才不要对着贱人吃早饭呢?

    其实在昨天晚上,洛茜茜就已经想了一套完美的方案,既然江楠他们在洛从山的面前那样的装,那她就不急着去强撕破那层皮。

    有道是笑得最后才会最强的。

    所以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

    只有她越好,他们才会越急。

    所以现在……

    洛茜茜淡淡地一笑,昨晚上沈知寒邀洛子宴相谈,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在关心她呢?

    想到昨天的不愉快,洛茜茜决定去给沈知寒一个惊喜。

    抬首望了望不远处的沈氏大宅,洛茜茜全身上下大大小小每个细胞都在充诉着沈知寒这个名字。

    越近越激动。

    寒哥哥肯定还在家吧!

    “听说了吗?昨晚二少爷似乎带着雅静小姐来了?”

    “难道雅静小姐是二少爷的女朋友?”

    “或许吧!”

    “不对啊,雅静小姐不是少爷的秘书吗?”

    “瞎说,二少爷的秘书一直是男的。”

    “那雅静小姐到底是何许人也啊?”

    随着洛茜茜的一步步靠近,下人的对话也随之进入洛茜茜的耳内,原本红润的脸蛋也随着对话的进入一点点的苍白起来?

    雅静小姐?

    这又是谁?

    为什么寒哥哥身边永远都不缺女人。

    而她也永远入不了寒哥哥的眼。

    心不知在何时一点一滴的刺痛起来,想哭,泪水却怎么也下不来。

    不行,寒哥哥只能是他的。

    她的寒哥哥,难道就真的只能是哥哥吗?

    “茜茜小姐,你来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