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四十八章 一个疑惑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在场人都知道,树干上的那一道浅浅的刀痕只是柳庆发出去被褚国之躲掉之后继续飞射,最后打在了树干上的痕迹,按理来说,一棵树只是受到如此攻击,不应该会导致枝干崩塌。

    众人不明所以,无名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啦?”任叔博听到了声音一边跑出来,一边问道,见褚国之站在落枝之中,担心道:“怎么回事?小公子没事吧?”

    褚国之道:“任叔放心,我无碍。”

    任叔博松了口气,见柳庆也在,便问道:“柳庆,你说一下发生了何事?”

    柳庆将练剑以及刚刚发生的一切跟任叔博讲了一遍。

    任叔博责备道:“你怎可如此大意,幸好小公子无事,不然你也难辞其咎。”

    柳庆道:“小的知错。”

    任叔博道:“行了,饭已煮好,你快去厨房准备一下,好让小公子和各位贵客去吃饭!”

    柳庆领命,独自下去了。

    任叔博对众人道:“目前饭菜已备好,请大家休息片刻后一同去餐厅就餐。”

    褚国之道:“谢任叔!”

    无名与墨灵渊亦道:“多谢任叔!”

    任叔博笑道:“不客气,还有另外一位贵客不知在何处,不知可否代我转达?”

    无名道:“好!那我现在就去找熊烈。”

    任叔博点了点头示意之后转身离开。

    无名向褚国之问道:“可有见到熊烈在何处?”

    褚国之道:“我有见到熊烈去了吟风阁。”

    无名道:“吟风阁,那是何处?”

    褚国之笑道:“褚氏庄园有一个楼上阁,就在后院厅堂的阁楼上。”

    无名点点头道:“好,那我便去叫他。”

    无名正要走,褚国之叫住:“师父,下午可否再陪我练习一下?”

    无名回头笑道:“你刚刚跟柳庆最后那一下就已经证明你是可以施展天雨流星心法的了,只要在勤加练习,将内功气脉的运转之理融汇贯通之后便可以随心所欲的收发剑招。”

    褚国之道:“是这样吗,我可以自己慢慢参透?”

    无名道:“国之,既然我相信你,你就要有自信!”

    褚国之道:“好的师父,我有自信!”

    无名笑道:“哈哈哈!好!那我今日便宣布你出师了!”出师,意味着无名不再专门教授褚国之功夫。

    褚国之惊讶道:“啊!师父,你这也出师得太快了吧!难道你就不放心我哪天对敌,剑法用的一塌糊涂,丢了你的脸面吗?”

    无名道:“放心吧!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见面,爱丢不丢!何况你们御弓岛之人,个个箭法厉害的不行,你即便不用长剑,也能用弓箭去与天下的高手见谅见谅,我怎还会担心?”

    褚国之原本想蛮住自己的身份的,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师父其实早已知晓,不好意思的回道:“师父,原来你已经知晓

    徒弟的身份了?”

    无名拿起褚国之腰间的月牙石道:“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这块石头,恐怕只有御弓岛的人才有吧,而且还必须是正堂只能才允许佩戴!所以国之,我也不想多问,我只是知道你在你们御弓岛上的身份不简单!”

    褚国之傻笑了一下,回道:“看来还是没有逃脱师父的法眼。”

    无名道:“当初你死缠烂打,我一点也不介意,在怎么样也断不会收你做徒弟,可偏偏喝了你的酒,即便信口开河也得信守承诺了,真是难受!”

    褚国之笑道:“哈哈哈,那可是我偷偷拿出来的酒。师父既然知晓这块月牙石的来历,莫非是去过御弓岛?”

    无名道:“没去过,只是……”无名突然间又想到了一位女子,和一个不堪回首的往事,不由得愣了一下。

    褚国之好奇问道:“师父,只是什么?”

    无名道:“没什么,以后有空再告诉你,我再不去叫熊烈,怕你任叔会等久。”

    对褚国之来说,只要在无名身旁,他就有信心能让无名再出手指点指点,至于出不出师,也就无足轻重,点头道:“好的,师父,那我跟墨主先去,在餐厅等你们。”

    无名道:“好。”说着转身往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是一个四合院样子的院落,无名环顾四周,见东面的一处阁楼里有一处木梯,便跟着上了楼上,上面又是一处阁楼,推开门,微风徐来,绿叶成阴,鸟语花香,楼下的村落和远处的河流尽收眼底。无名看着眼前的一切,顿时觉得心旷神怡,美不胜收,忍不住赞道:“想不到这褚氏庄园还有这一处地方。”

    门外还有一处平台,无名出了楼阁,往其他地方走了一下,眼下竟然可以环视整个褚氏庄园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见熊烈此时正坐在一把躺椅上,翘着二郎腿,嘴里磕着瓜子,旁边放着茶一杯茶,静静的享受着上午的大好时光,无名走了上去,说道:“熊堂主,真会享受,知道这个地方也不告诉我一下。”

    熊烈没好气的回道:“你这懒虫,大半天的都不起来,我懒得叫你。再说了,叫你过来,一直有个碍眼的家伙晃来晃去,那还不坏我的雅兴。”

    无名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俗话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个人的快乐哪有大家来的快乐的好,我看熊堂主带的那批手下整日笑口常开的,想开熊堂主也是深谙此理,才会如此。”

    熊烈咳了一声,回道:“这话说得没错,不过下次我也不会考虑叫你,你爱来不来,是你自己的事。”

    无名摇摇头,道:“好吧,熊堂主,我来此是要跟你说,下面要开饭了,咱快一同下去吧,免得别人等我们俩。”

    熊烈回道:“咱两?不,老子吃了一早的瓜果,现在还不饿。”

    无名道:“那至少也下去胡乱填一下肚子吧。”

    熊烈燥起来,回道:“天黑的!你叫我下去我就下去么?老子不想下就不想下,看你咋滴!”

    无名叹息道:“行,那既然熊堂主不饿,我就跟他们说不用给你留菜,咱自己吃

    饱喝足,也懒得理你啦。”

    其实熊烈嘴上说说,他自己哪里不饿,只是见了无名心里就是不爽,这才如此讲话,嘴上如此,肚子就难受了,反口道:“你敢!看在任叔博的脸面上,我就去吃一下。”说着起了身,活动了一下胫骨,又淑了一口茶,这才走到无名跟前。

    无名见熊烈这会儿又讲要一起下去吃饭,无语的笑一笑,转身要下楼,身后熊烈喊道:“无名,我说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根树枝断的有些蹊跷呀。”

    无名应道:“这不就是一场意外么,你堂堂海华派卧虎堂堂主咋就关心起了这件事?”

    熊烈得意道:“我就说你眼拙,肯定不会看得出来,我说那根树枝掉下去压根就不是一个意外,你不信?”

    无名毫无兴趣的道:“我信。”

    熊烈看出无名表情上的不在意,说道:“切,要想知道是不是,你就跟我来。”

    无名道:“好吧。”说着跟熊烈的示意,来到了熊烈原本坐着的地方前面不远处。

    熊烈指着西向的一处说道:“你看,那里是什么?”

    无名看了一眼,不远处除了树木就是树木,回道:“一片生机勃勃,挺好。”

    熊烈骂道:“蠢蛋,你瞧仔细了。”急的手指点着其中一处。其实熊烈急归急,可是能稍稍使唤到无名,他的心里就有着一丝丝莫名的安慰。

    无名再仔细瞧了瞧,透过最前面的两个树枝叉,眼前的一处竟然就是先前练剑时候的大槐树,皱眉道:“那不就是庭院里面的大槐树么?”

    熊烈道:“哈哈,看来你的悟性低,这才瞧出来。”

    无名不知何意,问道:“熊堂主给我看大槐树有何指示。”

    熊烈道:“我早晨来此处休息,觉得此地不错,便四处瞧瞧,正巧透过这边的树叉口子瞧见那头墨主在那棵大槐树上面,我开始还惊讶,那墨主不是脚伤了了,怎么个就能上树了,更让我疑惑的是,他一直蹲在树枝上用手摸着树枝,不知是干嘛。开始我开不懂啥情况,后来听到一声‘嗝嗞’响,我再去瞧,正巧之前墨主弄的那跟树干掉了下来,你说奇不奇怪?”

    无名沉思,回想自己正偷偷溜进庄园的时候,在大槐树下面被墨灵渊发现,自己也同样觉得有些奇怪,可一直都没有注意,现在想来,当时墨灵渊所站的位置也正巧是后来断折之后掉下来的树枝,如此便印证了熊烈并没有忽悠他。莫非真是墨灵渊动的手脚吗?可无论怎么看,墨灵渊与褚国之没有任何恩怨,他没有理由去加害一个与自己没有纠葛的人,更何况,假若那根树枝真是墨灵渊之手,那为何最后墨灵渊又会在第一时间出剑斩断树枝呢?自相矛盾,这些未免都显得太不合理。

    熊烈见无名一脸思索的样子,嘚瑟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要不是我跟你讲出来,就凭你那傻愣傻愣的样,肯定看不出个端倪。”

    无名反应过来道:“这么说,熊堂主是怀疑墨主了?”

    熊烈道:“那还用讲么?除了他还会有谁?不过他与褚国之谁死谁伤,我不在乎。”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