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四十六章 撒谎心虚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马岚潇笑道:“孺子可教!”说罢从王九兜里掏出了一袋钱扔给其中的一名手下,吩咐道:“你把钱还给抢的这两家,若下次再来惹事,小心我不再放过你们!”

    那名手下犹豫的看了眼王九,听王九骂道:“你快照做呀!”便急忙拿着钱送回去。

    马岚潇又道:“那地上的三个不争气,挨了一巴掌不知道能不能醒,你们等会一同拖回去。”

    其他两名手下听了忙道:“是!”

    马岚潇再过来对无名道:“今日幸得无名小兄弟照顾,老头子我实在开心,只是江湖聚少离多,我只能说后会有期!希望下次还能一起喝酒。”

    无名双手一合,回敬道:“人生少有一见投缘的,今日得见马老伯荣幸之至,咱后会有期!”

    说罢,马岚潇让王九引路,与无名辞别后也随着离开。原来还是热热闹闹的兰家酒铺子,这会儿冷冷清清。

    无名举起酒壶一口喝完,终于感到一阵晕乎,自嘲道:“人生苦短!酒量无多!留点到晚上喝吧。”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水袋,蹒跚的走到铺子里,见兰春已经收了酒缸,醉醺醺的向他递过水袋,说道:“有劳店家再打一斤酒!”

    兰春扭头认真看了眼无名,双手接过水袋应道:“好咧!”用漏斗熟练的将酒打满了之后,递回给无名,顺口赞道:“我兰春的酒虽然不辣,可是能喝一斤以上还行动自取的人还是少有的,今儿我又看到一个。”

    无名接了酒,从兜里拿出一块白银放到了钱筐中,回道:“能得店家赞誉,无名实是有幸!只是今日还有一人与我喝了同样多的酒!”

    兰春惊讶道:“哦!看来今日来小店的贵客真多!”

    无名笑道:“哈哈,今天是个好日子,不过我现在得走了,店家,告辞!”

    兰春点头道:“好走!”

    别了兰家酒铺子,无名径直回了褚氏庄园。到了庄园外,寻思着时间已过许久,府内的人应该都已经起来了,若自己直接进入,可能会受到他人指责,不如就找一处何事的地方翻墙而入算了。

    想着想着,无名又忍不住做回自己的那偷鸡摸狗的老本行,不到大门处敲门,倒是绕着褚氏庄园的门转悠,可走了半日,见那高墙耸立,墙壁光滑,心知定是难以攀爬,走了许久,无奈之下,只得找了一处看似容易抓力的地方决定试一下,收敛了身上的衣袖和随身物品,鼓足了劲,脚下大跨步冲刺,上了墙面没过两米,墙面再往上全部是光滑的青砖,又无一处抓力,脚下立马运使飘渺神行步,脚尖一蹬,整个人腾空再往上,眼看着自己就要到墙顶,却突然发现墙似乎又高了两米,惊讶之下,只好退了下来。

    无名皱眉思索,刚刚所见不知是不是错觉,疑惑之下又再次冲刺,用原来的方式,在无法抓力处再腾空,结果还是一样,眼里的墙原本看着就到了顶,却突然像是变高了一样长起来。

    无名无奈的再次落到地面,沉思片刻,或许这邪门的墙上设了法阵,若无解法,再怎么运力都于事无

    补,叹了口气,只好原路返回。

    到了褚氏庄园的大门,无名轻轻推了一下,门依旧是自己出来时候的掩着,并没有上锁,心中窃喜,推了门又稍稍给门上了栓,转身偷偷的往住的房间赶,他寻思着干脆让自己假装睡了个懒觉。

    过了大厅,直奔庭院走廊,听得一道脚步声响起,无名左右看了看,见庭院中的大槐树便飞身躲了过去。靠在大槐树后面,见任叔博端着一个盘子从走廊这头去到了另一头,无名笑了笑,原来这褚氏庄园如此之大,自己大可假装在庄园中起床后游玩。一边想着,一边脸上露出了坏笑。

    就在这时,槐树上一个声音说道:“无名,你鬼鬼祟祟的在那里干嘛?”

    无名一惊,抬头望去,竟然是墨灵渊站在树上看着自己,刚刚自己的行动都被他尽收眼里,而自己竟然全然不觉,尴尬的笑道:“啊!哈!原来是临渊呀!早哇!”

    墨灵渊回道:“早么?再过一个时辰便要到午饭时候了!”

    无名道:“嘿嘿!好像是呀!”突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何你会在树上,你的双脚!?”

    墨灵渊道:“多亏了你昨晚帮我吸尽了脓疮,又或许有你朋友的金丹作用,我今日起来发现双脚已经可以正常使唤,只是会有些微微疼痛,但总体已无大碍,走了许久,便想着活动活动瞧瞧。”

    无名道:“啊!原来白石这厮还真没唬我,只是你活动一下是挺好,但也不用上树吧!”

    墨灵渊道:“不上树,怎么知道我现在的体能情况,若此时再碰上扬镖派的人如何应对,心里也有个数。”一边说着,一边下了树。

    无名道:“也好,至少可以不用背你了!”

    墨灵渊道:“之前背我,这恐怕是你自愿的吧!此时后悔,无名兄是介意什么?”

    无名道:“嗨!说哪里话,这倒没有,我只是说说而已。”

    墨灵渊一瘸一瘸的迈开脚靠近了无名,深吸一口气,说道:“我闻到了酒味!”

    无名紧张道:“你闻错了吧!”

    墨灵渊道:“昨晚你有问过任叔,但他说府中并无藏酒。”

    无名忙道:“府中无藏酒,可是我有藏酒呀!”

    墨灵渊笑道:“既然你有藏酒,就给我也尝一下酒呗。”说着伸出了手。

    无名见状,只得乖乖将兜里的酒递了出去,委屈道:“给,你可别喝太多了啊!给我留着点。”

    墨灵渊接了酒,说道:“放心,我只尝一口。”说着痛饮了一大口,赞道:“好酒,这味道便是昨夜快到牧庄之时在车上闻到的香味!”说罢,又将酒还给了无名。

    无名一脸高兴,收了酒,说道:“不错,这就是牧庄兰家酒铺子酿的酒,不错吧!”

    墨灵渊道:“非常不错,只是这牧庄我还不熟,不知在何处?”

    无名道:“不远,出了褚氏庄园大门,跟着路直走,过了小巷拐口,往沿河方向再走五十米就到!”

    墨灵渊道:“哦!看来你倒是很清楚呀!今早去过?”

    “哈哈,那不是……”刚回答,又戛然而止,无名恍然大悟到,原来墨灵渊是在套自己的话,转了言语道:“那不是以前去那里喝过酒么?”

    墨灵渊道:“是以前去过酒铺子,也来过褚氏庄园,还是今天早上自己一人溜出去的?”

    无名解释道:“自然是以前过去呗,然后也知晓褚氏庄园的具体位置,所以才知晓这个情况。”说着,收了酒袋子准备要走。

    墨灵渊跟上去道:“那为何你的酒柜是热的?”

    无名狡辩道:“我,我今早自己烧热的!”

    墨灵渊道:“今早府中厨房并未生火,你如何在府中热酒?”

    无名哑口无言。

    墨灵渊道:“不必解释了,今早你起床之时,我亦起床,见你一人偷偷出了庄园,我没叫住你。”

    无名不好意思的说道:“灵渊,我只是出去喝个酒,断不会出什么事。”

    墨灵渊道:“但愿如此,只是海华派的眼线岂是易与之辈,他们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我们若掉以轻心,便随时可能被他们发现。”

    无名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放心吧灵渊,只要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而且你的脚不是也快好了吗,就凭你自己的身手,他们也奈何不了你呀!”说着拍拍墨灵渊的肩膀。

    墨灵渊叹了口气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我伤了那么多派内的弟兄,五元老必然会有人出动,以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手,界时,你我能否对付得过来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无名自信道:“哈哈哈,如果真有那时,那我倒要会会,看看你们扬镖派隐藏得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墨灵渊气道:“答非所问,虽然我知道你功夫了得,可是咱们要以寡打多,胜负难料,这不是你理直气壮可以随便出去浪的理由!”

    无名笑道:“实在打不过,打不了我就帮你拖着,让你有时间逃跑,正好你的腿可以走路了。”

    墨灵渊道:“你!要是这样,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无名笑道:“好!够兄弟,我过去没救错人。”

    墨灵渊停顿了下,问道:“无名,我想再问你一次,当日在扬镖派,你为何要救我,你可说实话与我听?”

    无名道:“没有特别的理由,就是因为你是这世间第一个愿意在自我难保的情况下还在为我的清白辩解的人,实在的够义气,我心下就想着不能没了这个兄弟,也就直接跳入审讯场咯。”

    墨灵渊道:“第一个么?有意思,我原来只是就事论事,想不到你这么当真。”

    无名道:“现在不是我后悔,是你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听那只鹤啥的人讲的话,咱俩怕是背了扬镖派那三百多名弟子的黑锅,成了一条船上的蚂蚱,想跑也跑不掉了。”

    墨灵渊忍不住笑道:“看来真的是想跑都跑不掉了么?”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