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四十二章 酒铺酒友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褚国之看着眼前的东西,心中一股暖意犹然生出。

    这时,任叔博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件盒子,打开盒子,里面精心的包裹着一个物品,对褚国之说道:“主人还在的时候,手工做了一套服装,想来是给你十六岁成年之时作为射弓夺魁大会上的礼服,可惜未能亲手交到你的手上。现在我就代主人将此物交给你,希望你能够收下,并好好保管!”说罢,郑重的将盒子递给褚国之。

    褚国之接过盒子,将盒子中包裹的金丝绸缎揭开,里面是一整套衣服,包括一件深蓝金边的上衣,白色黑边的裤子,以及黑色绣花的帽子,这是御弓岛弟子的礼服,看着衣服上用红线和绿线绣出的花纹,褚国之会心的笑了。他收了衣服,走到灵位前拜道:“阿姐,你的衣服弟弟收到,非常的喜欢,我现在已经长大,不再是那个捣蛋闹事的小孩子,请阿姐在那边放心。”说罢起了身,对任叔博说道:“任叔,我说罢,想先出去等您。”

    任叔博点点头道:“也好,那请小公子先在买面稍后,我待茶凉就出去。”

    褚国之道:“好。”说着拿着盒子出了房屋。

    过了一会儿,任叔博收拾了东西,灭了灯火,也出了房屋。

    褚国之道:“任叔是否准备休息?”

    任叔博问道:“老头子夜少梦多,休息早或休息晚都一样。”

    褚国之上前接了任叔博的盘子,说道:“任叔,那我陪您走走吧,顺便一同回住处。”

    任叔博笑到:“好呀!好呀!”说着引着一头走。

    褚国之后面跟着,好奇的问道:“任叔,今夜在大门,时隔多年,您是如何一眼认出来是我的?”

    任叔博笑到:“说来老头子我这些年年纪也大了,记忆确实不去从前,以前小公子来褚氏庄园也都是很小的年纪,而且来的时间也不多,这么多年过去了,就连小公子当年的模样我都模糊了,更别说通过你的成年样貌来辨认出你来,全都是靠你腰间别着的弯月灵石才知道你的身份!”

    褚国之恍然大悟道:“是这样么?原来是弯月灵石的缘故!”

    任叔博笑到:“不错,弯月灵石只有御弓岛正堂弟子才能佩戴,能佩戴此物之人,屈指可数,而又同时有钥匙开褚氏庄园的门,这样一联想,我也就不难猜到是小公子了。”

    褚国之道:“记得以前阿姐夸赞任叔,现在我也不得不说佩服。”

    褚国之他所疑虑的是当时在信中,冷无霜直接说出么自己的身份,而自己为何会暴露自己御弓岛正堂弟子的身份,他一直想不通,如今疑惑被任叔博解开。

    任叔博也同样疑惑道:“我老眼昏花,只是吃的饭多,有些经验罢了,小公子不必夸奖。只是老头子我也好奇,方才吃饭之时不好当面问,小公子为何会今日突然来府中,而且还带着伤员?”

    褚国之道:“不瞒任叔,我恐怕是摊上了麻烦!”说着,便将无名和墨灵渊之事向任叔博交代了一番。

    任叔博惊讶道:“如此说来,对方肯定还会有人追上来找小公子你们的麻烦?”

    褚国之点头道:“目前预料,应当是如此,只是我们来此处的消息并未泄露,只要不随意外出,短时间应当没有问题,等墨主他的双脚好了,我们便会立马离开庄园,不会给庄园添麻烦的。”

    任叔博骂到:“小公子你说什么话!我不知晓却也罢,既然知晓了,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保你们周全。”

    褚国之道:“任叔,您就好好养老,不要跟着进这趟浑水。”

    任叔博道:“小公子是嫌我老了是么?放心吧,这个庄园可是你阿姐精心布置过的,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有机关,不怕他们!”

    褚国之惊讶道:“原来当年阿姐跟我讲的府中机关是真的?”

    说着,两人都到了住处,任叔博将褚国之的住所安排在了一旁,两人再相互关心几句,便各自回到各自的房中。

    褚国之睡下,睁着眼睛思考。原以为褚氏庄园应该没有人居住咯,便临时决定将收镖地点定在了褚氏庄园,接着自己赶了一天的路,才刚刚到庄园里,进了府中,见里边器具一尘不染,他才知晓府中居然还有人在,并且还一丝不苟的照顾着这座偌大的老建筑,胡乱等了半日都没见人回来,硬是等到了扬镖派的镖车,这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事情。而在他映像中,曾经的任叔博是一个少言寡语,做事干练的人,可能是老了,突然话变得多了起来,倒是让他觉得更加亲切,像是再次遇到了自己的亲人。褚国之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睡过去。

    清晨,天刚亮不久,牧庄忙碌的人们早早的起来生火做早饭,房屋的瓦砾上冒出了一缕缕青烟,被高空的微风一吹,这家的跟那家的,全都连成了一条线,直到遇到了龙啸河东侧那河岸上树林里的水雾,像一道白色的纱带,笼罩在了整片天空,如诗如梦。

    这时,村子里的树上鸟儿已经开始闹腾,不想待床上睡懒觉的还有一名酒鬼,他一声不响,偷偷的穿过了庭院,穿过大厅,来到大门前,生怕发出一丝声响的开了门,出去之后转身掩上,头也不回。

    无名嘴馋了一夜,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被扬镖派的众镖师运送,自己在木柜中,快到牧庄时所闻到的那一股浓浓的酒香味,那是牧庄闻名的“兰家酒铺子”,就在村子沿河一处。

    想着,无名加快了脚步,昨夜以为褚氏庄园里会有上好的美酒,就算没有美酒,也该有这村中兰家酒铺子的存货吧,可问来问去,最后确认只有茶水,简直是气死人,求人不如求己,早起的酒鬼有好酒喝。这边听得远处龙啸河的水声,无名终于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深吸一口气,感觉瞬间把早起的倦意都消弭了。

    到了铺子,见许多人都

    来此处买酒,或有现场喝的,或有打包带走的,一旁还有一个人挑了担子在卖饼子的。原来这兰家酒铺子并没有招牌,也没有什么铺面,最开始只是一家酿酒的坊子,因为酒香四溢,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整个村的人都喝久了,也就喜好吃这一口最新鲜流出来的热酒。后来,口碑相传,慕名而来的人也多了,不知怎么称呼店名,便因为店家叫兰春,索性人人给铺子取了个名字叫兰家酒铺子,渐渐来的人多了,店家怕怠慢了客人,只好在屋外支了帐篷,摆了凳子,给来店里买酒的人坐。邻居见早上此处人多,便也机灵,跟着做了些饼子,摆在了一旁售卖。

    无名来过此处,店家只在铺子里酿酒,外面没有什么小二样式的人来照顾,便直接进到里头,让店家用酒壶给打了一斤刚刚烧出的热酒,自己从一边取了个碗,出到外头寻找座位,只见外头一共五张小桌子,十个位置,几乎都坐满了,只剩下最靠外边的一个桌子还有一个位置,无名不敢犹豫,急忙上前坐住。

    无名放了酒,觉得少了什么东西,扭头对旁边铺子卖饼的叫到:“店家,给我拿两个热饼!”

    那卖饼的回话问道:“客官是要什么饼?”

    无名问道:“有啥味的?”

    那买饼的道:“有冒菜馅的,青菜馅的还有猪肉馅的!”

    无名道:“给我上青菜的!”

    对方高兴道:“好咧!”说着麻利的从笼子里拿出两个饼送到无名跟前。

    无名付了钱,自顾自的咬了起来,一口酒,一口饼,顶有味道。那饼比手掌大,无名一下子便吃了一个。祭了五脏庙,这才有心思看了看对面。只见与自己一同坐在桌子的对面是一位满头白发白长须的老者,一身白衣,腰板挺拔,精神抖擞,两眼炯炯有神,一副超凡脱俗的模样,看得无名肃然起敬,见对方举止大方,拿着一个小杯子倒了酒,向着自己举起杯子,示意了一下之后,一口饮尽,那是给自己敬酒的意思。

    无名突然心下觉得自己的吃相或许是不是恶劣了些,是不是太过于无理粗俗,尴尬的笑了笑,点点头,也同样向碗里倒了酒回敬。接着扭头又向那卖饼的人喊到:“店家,和我再来两个青菜馅的饼子!”

    那卖饼的见又有声音,高兴的应道:“就来!”没一下子就送到了无名的跟前。

    无名闻着香香的饼子,还没有打开包裹的纸便拿起送到了对面的老者跟前,恭恭敬敬的说道:“老人家,不知您可否赏脸与在下一同喝酒吃饼?”

    那看着笑到:“人生难逢一知己,若得遇一名酒友,已是万幸!既然今早有幸得小友邀请,那我便却之不恭!”

    无名高兴道:“太好了,在下无名,不知老人家如何称呼?”说着举起盛满酒的碗,举在眉前。

    老者见状,放了手中的小酒杯,拿起了酒壶,回敬道:“我叫马岚潇,幸会!幸会!”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