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三十九章 再来之人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墨灵渊说话一向如此,只是这些无情的话语并没有像其他人听到一样那么伤人。经历过悲惨的童年,无名无所谓别人对他的言语,他早已习惯别人的冷言冷语,他不管对方说的是什么,他只看对方所表现出来的行为结果,而与墨灵渊的斗嘴,是他此时在帮对方做伤口护理之余的消遣。

    无名笑到:“你是在逗我么?你自己能吸到你脚上的伤口?”

    墨灵渊道:“或可一试,若真不行的话,就让这些淤血留着。”

    无名摇摇头道:“切,不想理你了!”说着扭头向褚国之问道:“这里是哪儿?”

    褚国之道:“师父,我们现在褚氏庄园。”

    无名道:“褚氏庄园?怎么这么熟悉。”想了一下,又道:“我记得牧庄有一处豪宅,名字就叫褚氏庄园。”

    褚国之道:“师父说的没错,我们正是在牧庄,原来你也知晓此地。”

    无名道:“全都是听闻牧庄沿河的刘记酒铺不错,因而去扬城之前特别来拜会过。”

    褚国之道:“原来如此。”

    无名问道:“为何接头人会是你?”

    褚国之整理了一下头绪,说道:“那晚我与师父出了扬城金坊之后就一同去了客栈喝酒。我醉的有些糊涂,第二天醒来,那名叫小婉的姑娘不知怎么就找到了我,说有人托她拿一份信给我,我接了信,见是冷无霜写的,内容是说师父你这边会有麻烦,让我马上到扬镖派向金坊提出发镖申请,我觉得事有蹊跷,冷无霜不会空穴来风的给我这样的信,便按照他的意思照办了,之后我就在牧庄一直等候消息。”说罢,下意识的抿了一下嘴唇,他故意向无名隐瞒了一些细节。

    无名并没有太在意细节,笑到:“想不到,我临时找的徒弟居然帮了我一个大忙。”

    褚国之笑到:“师父不必客气,既然认了你做师父,你有难,徒弟哪有不帮之理!”

    无名道:“一码归一码,这次就算我欠你的人情。”

    褚国之忙到:“不不不,师父怎么能欠徒弟的人情呢,你上次不是教了我天雨流星的剑法么,这次就教我心法就行了!”

    无名道:“我还以为你是客气,想不到竟然是跟我讨价还价。”

    褚国之一脸坏笑道:“师父的剑招,就连响誉扬城的墨主都给打败了,厉害程度可想而知,我怎能不想学呢?”

    无名摇摇头道:“好吧!看来你为了捧你师父都不顾虑墨主也在了,当初说好,我只教你一招天雨流星,待你学完,就早日出师吧!”他说着停顿了一下,其实他的想法是等交完剑招,就与褚国之断绝师徒名分,可他又觉得如此说太过分,好歹人家救了他,只好改换了言语。

    褚国之不知无名的用意,向墨主意思意思的赔礼,只当是无名同意了,便高兴的说道:“多谢师父!”

    无名问道:“先前你在外,为何没及时帮我们开门?”

    褚国之道:“这个嘛……”正要做解释,这时候,听得大门“咚

    咚咚”的被人敲响。

    众人安静,门又“咚咚咚”的响。

    无名问道:“是何人在敲门?”

    褚国之道:“原本这府中只有我一人,应当没有其他人了,不过现在大厅还有一人,不知是不是他在那里搞事,就怕是扬镖派的人来,我还得去看看才行,还请师父和墨主在此静候。”

    无名点头道:“去吧,我们在此静候。”

    褚国之起了身,直奔大门,路过大厅处,见大厅空空如也,除了墙壁上的箭,不见熊烈的身影,褚国之没有时间多想熊烈会去哪儿了,继续踱步到大门,门开了,只看到一名老伯穿着绫罗绸缎,装扮金贵的站立在门外,见开门的人是褚国之便一脸慈祥的看着褚国之,弄得褚国之不知所措的问道:“大伯,您这是?”

    那老伯问道:“敢问公子名姓?”

    褚国之愣了一下,说道:“我姓褚,阁下是?”

    老伯似乎看出些东西,喜道:“你可是国之?”

    褚国之也似乎看出来一些,疑惑道:“我正是褚国之,莫非,您是任叔?”

    老伯一脸激动的表情,颤抖的双手忍不住上前抓住褚国之的手,喜极而泣道:“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再遇到小公子,实在是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这位老伯乃是褚氏庄园的原管家任叔博,后来庄园的主人去世,整个褚氏庄园便给到了他的手上。

    褚国之遇见故人,不免同样感怀,又看到任叔博两眼泪花,整个人的情绪都被对方带入,两人在门口你一句我一句的话伤悲,完全忘记了里面无名等人还在等着他。

    却说无名与墨灵渊在客房中等候褚国之的消息,发现过了许久不见人回,觉得肚中空虚又实在无聊,便让墨灵渊在客房中待着,自己去到客厅看看。

    客厅四壁装点着许多柜子,柜子之外又陈放着许多瓶子,无名一个一个翻,想着或许会有一些干粮或者藏酒之类的,找了一会儿,一无所获。

    无名肚子闹着饿,这时给自己打了打气,要发扬自己锲而不舍的精神,手里继续寻找,突然发现一个盒子包装不错,用金黄色绸缎包裹,凭他的经验,应该是一瓶好酒在里面,一个高兴,连忙将盒子拿了出来,拆了里面的绸缎包装,是一个精致木盒,无名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枝丫”一声,木盒子打开了,但里面空空如也。

    无名一声叹息,“怎么会是空的呢?”拿着盒子不愿放下。

    “哈哈哈,想不到你还会偷东西,被我逮了个现行了吧!”一个人影现在客厅门口。

    无名扭头一看,原来是熊烈,紧接着,顺势抓起手中的木盒向熊烈方向砸去。

    熊烈见状急忙蹲下身子躲开,起了身骂到:“你什么意思?我才说你一句,至于这样么?”

    无名冷冷回道:“先别说话。”

    熊烈骂到:“过分了,明明是你的错,难道我连说句话都不行么?”

    无名起了身,盯着熊烈的方

    向,一脸严肃道:“不,我是说你的身后有人!”

    熊烈疑惑道:“我身后有人?”转身见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一脸怒气的看着他们,心下一惊,连忙后退了两步。

    那人手里正是抓着无名刚刚砸过去的盒子,熊烈这才明白,原来刚刚无名不是砸向自己,而是砸向了自己身后的陌生人。

    熊烈用眼睛上下瞟了这人一眼,见是一身粗布麻衣,俨然一副下人的模样,便完全不将眼前的人放在眼里。

    “你们是何人?”陌生人放下了手中接住的盒子,一脸不满的向熊烈问道。

    熊烈反而是骂到:“嘿!我还想问你是谁呢?你反倒是问起我们来了!”

    陌生人从身后拿起一把刀,威胁道:“你们为何会在此!”

    熊烈睁大了眼睛,对方拿的正是自己的无印刀,摸摸自己的身后的武器确实已经没有了,想来是自己刚刚没注意之时,被对面悄悄拿走了,开口骂到:“天黑的,居然把我的无印刀给拿了,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么?”

    陌生人道:“持刀闯入他人居所,破坏桌椅家具不说,还翻箱倒柜的偷东西,如此恶行,你们必定不是什么好人,识相的就给我报出名号,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熊烈骂到:“这这里,除了我,还有谁敢跟爷爷我说不客气的,你快将我的刀还了,不然等会儿就别怪我伤了你的小命!”

    熊烈大有恐吓的成分在里面,这就引得对方火上浇油,说道:“那就别怪我失礼了!”

    熊烈怕自己输了气势,骂到:“你这无礼的家伙,还敢说失礼,还我无印刀来!”说罢,脚步迈开,使出海浪拳,冲向对方夺刀。

    意料之外的是,眼前的这名陌生人样子憨厚老实,却是一名用刀的好手,见熊烈走到跟前,刀法施展,一套连环的劈砍,逼着熊烈不停的躲闪。熊烈还没有机会打出一拳,对方又一套虚招,骗得熊烈闪躲,确实攻击熊烈的下盘。

    只见熊烈一个没站稳,自己的海浪拳被对方打败不说,还被对方给擒住之后将无印刀架在了脖子上,而双方的较量还没有超过十回合。

    无名在一旁不动声色,熊烈与眼前陌生人的对决看在眼里,原本熊烈武功根基便已经是不足,偏偏出站又是属于不知变通的一类,对方只要懂得诱敌骗招,便不怕败不了熊烈。

    熊烈被擒了之后,开始还在努力挣扎,见陌生人呵斥道:“别乱动,小心你的刀不认识主人!”毕竟对方已经将刀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最后也只得乖乖听话,安静了下来,话也没说,静待无名的举动。

    这边陌生人对无名说道:“你的同伙现在在我的手上,你可以跟我说一下,你们是谁,为何来这里了吗?”

    无名摇摇头笑到:“我可没说过,他是我的同伙呀!你有听到我说么?”

    陌生人愣了一下,将刀架得更紧。

    熊烈怕伤到自己,急忙骂到:“无名,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去北凉山的,怎么就算不上一伙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