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二十九章 珍桦红木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无名转而又向熊屠问道:“既然要去北凉山,可现在我有个问题就是,锋爵与白石两人对决以后下落不明,没了他,我不知如何去北凉山。”

    熊屠道:“北凉山是个地域的名称,他不是特指那一处,而是极其广大的一片山林,大概位置是在风城以北,梁城以南,陵州以西,方圆几百里。”

    无名道:“什么!如此我要如何去找地魔冥教?”

    熊屠道:“想五十年前之时地魔冥教何其风光,教众不下十万,在北方地界,振臂一呼,谁敢不听,谁敢不从。要不是三十年前的江湖大战,使得南北两派伤亡惨重,恐怕今日在扬城还没有我们海华派说话的份。所以,那个年代的人皆知晓地魔冥教之所在,只是经历了三十年的沉淀之后,渐渐的被世人若忘却了罢。”

    无名道:“这么说来,熊帮主有去地魔冥教的路观图?”

    熊屠道:“不错,我稍后会将图交于熊烈,你们在牧庄村接头之后,问他拿图便可!但绘图时间早已过去三十年,地图上标注的信息三十年后是否依旧可靠就无法确认了。”

    无名点头道:“至少有了方向,聊胜于无。”

    熊屠道:“不错。”

    无名继续问道:“听熊堂主刚刚所言,似乎了解三十年前南北论剑之事?”

    熊屠道:“三十年前我还小,那时还不太清楚个中情况,只是后来在海华派收集到一些相关的消息。”

    无名道:“可否请熊帮主说说?”

    熊屠道:“三十年前北凉山的地魔冥教和蓬莱岛的仙灵圣教可以好不夸张的说他们左右着整个武林的局势。虽然各自都有着称霸中原的野心,可中原如此之大,在羽翼未成之前,两派井水不犯河水,从无纷争。

    不过,争斗没有,争论却存在,当时武林有一位自称离散仙人的人,借着南北分立的局面,建立了述功阁举办南北论法,以此分析南北武功各自的特点和排行,结论往往得到事实验证,因此深得世人信任,也因此获得了江湖的威望。

    只是,两年过后,离散仙人却根据述功阁所研究出来的结果提出了南剑北刀的说法,这使得武林上下皆以为,论刀法自然是地魔冥教第一,可论剑法则应当是仙灵圣剑更胜一筹,这让北派难以接受,从而引发了南北两派系的论战,在多次争执之后,最终双方一致决定由南北武林各自推举剑手,再让推举出来的剑手进行剑决比武,以此来验证南剑北刀的真实性。

    在当时世人的眼中,南派公认的最强剑手自然是在仙灵圣教,而仙灵圣教的最强剑手是仙灵圣教的长老邱越,而北派公认的最强剑手也自然是在地魔冥教,而地魔冥教最强的剑手则是副帮主离疏。

    两名最强剑手相约于华山论剑,在邱越的提议下,以“天”字为词头,各创新招式,接不上招的为败,比试了五载有余,结果却是各创了十招仍未分出结果。最后,两人再次相约两年后于天山进行生死决,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对决过后

    ,却以两人的失踪为收场。

    原以为事情就此结束,可在邱越和离疏两人失踪之后,南北两派依旧不依不饶的要验证这个结果,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再次推举人进行比武论剑。就在此时,该发话的南北神魔两派突然沉默了起来,接着两派所管辖的分部突然就自行推举高手进行对决,这类情况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不断蔓延,以至于到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小对决最终成了帮派与帮派之间的大对决。原来只是南北论剑,却发展成了双方实力的抗衡。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江湖乱战开启了。也不知道在那个时间点,是哪个起的坏头,帮派之间不在讲究道义,而是讲究吞并和杀伐。这边是使江湖陷入了长达数年的混乱之中的后续了。”

    无名道:“与锋爵所说大同小异。”

    熊屠道:“你是在测试锋爵的话语真实性吧?”

    无名道:“是的。”

    熊屠道:“不论锋爵话是真是假,以我个人的经验来看,地魔冥教不是什么善类,即便你此行去北凉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你也要响应的付出他们想从你身上想要拿到的东西!”

    无名点头谢道:“多谢熊帮主提醒,我本就一无所有,还怕他能从我身上获取什么吗?”

    熊屠难得狂笑道:“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这时,冷无霜命了属下拿来了两瓶酒,香气四溢。冷无霜给杯子倒满,递给了熊烈道:“祝熊堂主马到成功!”

    熊烈道:“好,等我回来依旧找你玩。”

    冷无霜道:“随时欢迎。”转而又倒满了另一个杯子,走到无名跟前对无名说道:“祝吴少侠早日寻到自己的东西!”

    无名嗯嗯头,应到:“谢谢!”一手直接抢过冷无霜手中的酒瓶,笑到:“我先干为敬!”说着咕噜咕噜的狂饮。

    冷无霜一脸尴尬,他的美酒就这么被糟蹋了。只好一笑而过,喝了自己手中的酒。回过头来又要敬墨灵渊,却见墨灵渊此时正高高举起他带来的另一瓶酒,酒瓶口流出的酒不偏不倚的穿过白骨面具的一处小缺口,流入墨灵渊的口中,听得咕噜咕噜声喝起来了。

    冷无霜无奈的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早知道我就不该提那样的建议,可惜了我的酒呀!”

    熊烈难得见冷无霜如此尴尬,一边哈哈哈的笑着。

    不一会儿,无名和墨灵渊都喝完了酒,各自微醺。

    办公室门开进来一人,报告冷无霜,冷无霜点点头,回过头来对无名两人说道:“扬镖派镖师已经在金坊外等候,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行动吧!”

    无名打了个饱嗝,笑到:“行,快带我们去罢!”

    冷无霜道:“请随我来。”说着走在了前头。

    这边熊屠坐下来,道:“无霜,这是你们年轻人的游戏,我就不凑合了!”

    冷无霜道:“既然如此,熊帮主

    请自便,待我忙完以后再来招呼您!”

    熊屠点点头,挥挥手,让冷无霜自去忙。

    这边冷无霜带着人下了楼,入到一处房内,屋内摆着各式镶金戴玉的宝贝。

    无名好奇道:“想不到你们这金坊竟然还藏有如此多的宝贝!”

    冷无霜介绍道:“非也,扬城金坊原本并无宝贝,只是我们干的营生大都赌钱,但也偶尔有赌宝的活计,而这些宝物便是他人与金坊赌宝后,输与金坊之物。”

    无名左顾右看,听着冷无霜说着,忽然闻到了一阵香气,仔细一看,原来众人已经站在了红木衣柜前。

    冷无霜道:“这便是要装下你们的红木衣柜,名唤珍桦红木,虽朴实无华,却是香气自溢。由于珍桦木的木材难得,要长成碗口大的需经两百年,因而所造之物皆是世间少有,人间极品。”

    无名乐道:“这么说,待我出了这衣柜之后,还能顺便将这衣柜买个好的价钱,作为去北凉山一路上的盘缠?”

    冷无霜笑到:“若吴少侠有如此打算,大可自便,只是这珍桦红木柜子已经被收镖人付款,你若要卖此物,需得经过发镖之人同意方好。”

    无名点点头,道:“行,到时候出了柜子,我便和那人商量商量。”说着,上前打开了衣柜的门,入到里面,自己站了一下,“感觉除了头需要低一下之外,其余的挺合适,不过灵渊的话就恰好”。回过头来,见墨灵渊坐在轮椅上望着自己,说道:“灵渊,我带你进衣柜吧!”

    墨灵渊点头道:“有劳。”

    无名让墨灵渊拿好手中的剑,一口气将墨灵渊背到了柜子里,让墨灵渊用手撑柜子的内壁,不至于失去平衡,然后自己也站进去,空间恰好够两人站在里面,只是自己得低一点头,恰好贴在了墨灵渊脸的一侧。这时无名对冷无霜道:“得了。”

    冷无霜过来问道:“你们确定没问题?”

    无名道:“可以,眯一下就出来了。”

    冷无霜再确认:“墨主,可无大碍?”

    墨灵渊道:“无碍。”

    冷无霜叮嘱道:“既然没问题了,那我便关门上锁了,你们俩切忌,在里头绝对不能说话或发出声响,否则被发现的话,不仅出逃计划前功尽弃,而且我们金坊都要牵连进来。”

    无名道:“知晓,总管放心吧!”

    冷无霜点点头,将柜子门轻轻掩上,接着拿出一把金锁,扣在了柜子的门扣上,取出钥匙,对熊烈说道:“这把钥匙给你,请熊堂主出了城之后确保镖物安全,若发生截胡,你还需确保柜子能够被打开。此外,另一把钥匙在收镖人的手上,若一路安全,你可让对方自行开锁便可。”

    熊烈没好气的说道:“钥匙我可以先拿着,但我却不能保证柜子在被截胡之后能够帮他们开锁。”

    冷无霜笑到:“若开不了锁,恐怕得熊堂主独自去地魔冥教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