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二十八章 逃生之法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冷无霜毫不忌讳在无名和墨灵渊面前讲出自己的想法,他也知道墨灵渊此时定是别无选择,所以,既然熊屠想让自己说出来,便干脆详细的说出来。

    墨灵渊冷道:“看来你在金坊待久了,倒是成了半个海华派弟子。”

    冷无霜笑到:“非也,我只是看清楚的东西多了,正如你今日知晓了不想知晓的事情一样,选择冷眼旁观的总比选择愤世嫉俗的强。”

    墨灵渊此刻确实明白了冷无霜的这种心情,只是没了好感。

    冷无霜转而向熊屠问道:“既然熊帮主问了我问题,我也想问无所不知的熊帮主一个问题?”

    熊屠道:“问吧。”

    冷无霜道:“我想知道十多年前,扬镖派创派祖师,初代帮主马岚潇为何会放弃帮主之位,选择退隐?”

    熊屠露出了些许惊讶:“想不到总管竟然会对这位已经退隐多年的传奇人物感兴趣!为何会退隐自然是有那么一桩事情引起的。三十年前,由于南北神魔两教论剑之争所引发的江湖帮派大战,使得帮派与帮派之间道义沦丧,人与人之间诚信全无,偏偏这时马岚潇就走起了镖,他甚至在那时候立誓若走失一镖,便从此不再走镖。原本无人信他,兵荒马乱的,怎么可能会不失镖,可转眼十几年过去,他真的做到了。因此,他成了镖师界的传奇,也成了扬镖派的创立祖师。”

    冷无霜道:“这我都知晓,挑重点。”

    熊屠道:“十几年前,马岚潇接到一单加急重镖,是由洛山御弓岛发出,内容是从扬城将一至宝运往落虎山,这趟十分紧要,因此马岚潇亲自押运,一路上顺顺利利,按期到达,可开镖物之时,却发现东西不翼而飞,致使发镖人遭受到了重大的损失。自那不久后,或许是因为那句失镖便不走镖的誓言,马岚潇便辞去了扬镖派帮主的位置,隐居在羊角山之上。”

    冷无霜所有所思,“熊帮主所说之事可是当年御弓攻打落虎帮之事?”

    熊屠道:“正是!”

    冷无霜点点头,说道:“据马中鹤的意思,马岚潇或许已经下山!”

    熊屠道:“不,他还没有,但如今扬镖派群龙无首的情况,难不保五元老会有人出现!”

    冷无霜冷道:“那你是不是该留心一些了?”

    熊屠道:“既来之则安之!我与扬镖派素来并无深仇大恨,只是因为曾经两派的竞争有过些许摩擦,如今世道已变,林帮主主动与我派交好数年,这个你应该知道?”

    冷无霜冷道:“这个自然知晓,只是林扬眉是林扬眉,五元老是五元老,就怕观念有代沟,消息不同步!”

    熊屠道:“若他们下山,那我便正好和他们叙叙旧,同步同步消息!”

    冷无霜笑而不言。

    墨灵渊突然问道:“为何让我们也知晓这些?”

    熊屠道:“我只是和总管交换了一下信息,这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你们可听可不听,可用可不用。”

    墨灵渊问道:“那我与你所说的棋局有何关系?”

    熊屠道:“墨主其实

    你误解了,这次救你只是锦上添花,而救无名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一直在一边磕瓜的无名突然惊讶的说道:“啥? 怎么是为了我!”

    熊屠道:“因为仙灵圣教与地魔冥教的人都与你有关!”

    无名微微一笑,问道:“怎么个说法?”

    熊屠道:“锋爵,乃是地魔冥教的卧虎堂堂主,白石,乃是仙灵圣教的白虎堂堂主,这两个两派蛰伏江湖多年,不想突然就因为你的出现而同时来到扬城,并且今日他们同时协助你脱离扬镖派弟子的追捕,还因不明原因打斗起来,这一切不得不引起我的好奇。”

    无名道:“你好奇什么?”

    熊屠道:“我好奇你的真正身份,以及你身份背后的那个人!”

    无名狂笑,竟然有人会与自己的想法一致:“实不相瞒,我也好奇我的身份,我甚至还好奇我有没有名字,熊帮主,真的是问对了问题!”

    熊屠起身,向无名的位置走了几步,说道:“我没有多余的要求,只要你按照固有的计划行事,我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无名道:“听你这么说,你是要派人监视我?”

    熊屠道:“少侠可不能这么说,我是要请求你带上我的侄儿一同前往北凉山!”

    无名疑惑:“你的侄儿?”

    熊屠道:“不错,我的侄儿,熊烈!”

    无名惊讶道:“什么?熊烈是你的侄儿?”

    熊屠道:“是的,难道你听名字挺不错来么?”

    无名尴尬的笑了笑。这边熊烈却接受不了,“什么?伯父,你让我跟着无名,我办不到!”

    熊屠道:“我没说让你听他的。”

    熊烈马上变脸笑到:“这次差不多。”

    熊屠交代道:“办好我给你的差事,以后,你便不必一直在低着见看尤麟!”

    熊烈点点头道:“伯父,放心吧,我一定不辱使命。”

    熊屠从兜里取出一封信道:“还有,你随无名到了北凉山之后,将这封信交给一名叫嘉鹰的人,他会传授给你一套适合你的刀法!”

    熊烈道:“好,到时候我要打谁就能打谁了!”

    熊屠无奈遥遥头。

    无名问道:“熊帮主,你到现在都还没跟我们说清楚我和灵渊要怎么出扬城?”

    熊屠道:“方法是无霜想出来的,还是让无霜来说吧!”

    冷无霜点点头,对无名和墨灵渊说道:“现在扬镖派全城都在搜捕你们两人,即便是你们换上了我们的衣服,依照墨主无法走路的特性,即使我们故技重施带你们出去的话,在怎么逼真也容易引起扬镖派弟子的注意。”

    无名道:“那照你这么说,不能穿海华派弟子的衣服难不成我们是要穿扬镖派弟子的衣服么?”

    冷无霜笑到:“这是玩笑么?若吴少侠想这样,倒是可以试一下,只不过,扬镖派的衣服没有衣袍遮蔽身形,也没有面罩隐藏面容,岂不是一识就破。”

    无名想不出个法子,道:“那你来说说,怎么样天衣无缝。”

    冷无霜道:“扬镖派林家掌管着扬城的珠宝,马家掌管着器具,周家掌管着金坊,而朱家相关着米粮,但无论各家做的再好,都盖不住扬镖派的发家本行,那就是走镖!所以,不管是林家还是马家,是周家还是朱家,只要遇上了扬镖派的镖师,都要无条件退让三分。所以,你们能够逃出扬城的关键就在镖物上!”

    无名思考到:“你是要让我们作为镖物,再让扬镖派的镖师将我们运出扬城!”

    冷无霜道:“确切的说,是要让你们随镖师的镖物一同出扬城!”

    无名问道:“怎么个随镖物法?”

    冷无霜道:“扬城金坊收藏了一件珍贵的红木衣柜,内中空间恰巧能够容纳你们两人,我已让他人向扬镖派发出重金押运此镖,待会镖师车队会来金坊取货,你们便提前藏入衣柜中,等我们这边封装加锁之后,就将你们随衣柜一同装车上镖,之后便看你们的造化,若没有意外,第二日傍晚便可到目的地,再由发镖之人解锁,将你们放出来!”

    无名道:“看似不错,可是要和墨灵渊在衣柜里待上一天一夜,岂不是十分难熬?”

    冷无霜道:“或许你可以选择提前痛快喝一顿,然后大醉一场,醒来之时便到了。”

    无名笑到:“厉害,果然聪明人想的就是周到,等会拿你上次招待我的老酒来,我就按照你说的,喝醉了再上路!只是万一镖师半路被截胡我们如何是好?”

    冷无霜道:“所以,这就是要看你们的造化,若镖物被扬镖派的弟子截胡,我可还能设法解救,但若是被山匪截胡了,我可就无能为力。”

    无名道:“那你便别封装锁柜,我们有啥情况便了自行出来。”

    冷无霜道:“不可,这是扬镖派押镖的规矩,镖物必须由发镖人封装上锁,钥匙还得一分为二,发镖人一份,收镖人一份。况且,装车前,还得检查镖物,若我不上锁,你们便无处可藏。”

    无名无奈叹息:“好吧,看来只能听天由命,总比整日被人追着强。墨灵渊,你意下如何?”

    墨灵渊应到:“只要能出扬城,这点算不上什么。”

    无名道:“那行吧,这我大概明白了,剩下还有些问题得咨询一下熊帮主。”

    熊屠道:“吴少侠请讲。”

    无名道:“熊帮主既然放的下心将你侄儿托付与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交代?”

    熊屠道:“该打便打,该骂便骂,但他也我权利想你施以还手。”

    无名道:“那我上了衣柜,他怎么跟我一起走!”

    冷无霜道:“熊堂主不是被扬镖派追捕的对象,扬镖派的弟子不但不会盘问他,甚至还会避开他,所以待你们出了城,他便是唯一确保你们截胡了之后还能被解救的最后保障!”

    熊烈嘚瑟道:“无名,你听到了没有,若没有我,你怕是被锁死在衣柜里面都不知道!”

    无名打了个冷颤,笑到:“嘿嘿,那就有劳熊堂主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