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二十七章 双面魔佛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赌局一旁,一名海华派弟子悄悄走到冷无霜身后,是原本抬着墨灵渊去休整后回来复命之人。冷无霜知悉之后,只是让他站在一旁。

    熊屠赢得了赌局,可心情看起来并不开心。他缓缓起了身,静静等待着庄家公布胜负。

    “东客叫开点数错!西客胜!”说道这里女庄家迟钝了片刻,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说出下一句,见冷无霜没有发表意见,便继续说道:“请败方东客交付资……”她不知道要说“资产”还是说“性命”。

    这时青年男子抖动着身子,猛然间跪倒在地,向熊屠说道:“熊帮主,您别杀我!留我性命,我当牛做马都可以!”

    熊屠道:“我并没有说要让你死,除非你请求我让你死!”

    青年男子楞了下,急忙应道:“不,不是,我怎么可能会请求自己死呢!”

    熊屠冷道:“可按照规矩,你的性命如今归我,我就可以随时让你死!”

    青年男子抬头看了眼熊屠,见熊屠面无表情,拜道:“是的!是的!我的命现在是您的了!生死皆任您安排!”

    熊屠道:“胃口大固然是好的,你拿着手中的巨款,以为在场能付得起你的赌注的人只有我,便找上我陪你赌,殊不知,你错就错在了找我陪你赌这件事上。”

    青年男子道:“我认赌服输,自不量力!”

    熊屠问:“知道自己为何会输么?”

    青年男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熊屠一眼,摇摇头:“小的不知!”

    熊屠道:“一周前,风城的万金赌楼出了一个案子,有一名赌客带了一笔不义之财,在他们赌场开赌,也是摇骰子,一夜之间让万金赌楼亏了个遍。当晚,万金赌楼派人去查了此人的底细,才知道此人与万金赌楼的管金员认识,他自认赌术高超,能够在赌桌上读得出在场赌客的心情,可以使得赌局胜率极高,便让管金员内应偷了金块出来给他赌。原以为用赌来的钱还了抽出来的钱便可以天衣无缝,怎知道,管金员第二日便被提前查办。此人见内应之人陷落,自己怕受牵连便逃出了风城,你说是不是,蔡临华?”

    熊屠之意,在风城万金赌楼套钱的那人便是这名青年男子,而这名青年男子的姓名便是蔡临华。

    熊屠的话戳中了蔡临华的命脉一般,见他两手颤抖的应道:“原来帮主早就看得明明白白!”

    熊屠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么?”

    蔡临华支支吾吾道:“我……”

    熊屠道:“因为你看不出我的心情!”

    蔡临华叹了口气,他的想法在熊屠面前无处可逃,“是的!”

    熊屠道:“你是想在扬城金坊大赚一笔,然后就此隐匿江湖,躲避万金赌楼的追捕!但在场能够满足的胃口之人,似乎只有我!你认出了我?”

    蔡临华道:“是的!我是认出帮主之后才决定找您邀赌。”

    熊屠道:“所以你也承认了,你正在被

    万金赌楼的人追捕!那我要不要考虑同行之谊将你交给他们?”

    蔡临华惊慌不已求道:“求求帮主救救我!”

    熊屠没有直接给答复,而是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知晓你的情况却还是留下你的性命么?”

    蔡临华两眼泪汪汪看着熊屠,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感动,没想到此时会在掌控自己性命之人的身上看到了一丝希望。

    熊屠道:“因为赢了你的性命,让你死了,可惜的不止是你,因为这样的话在赢了你性命的这件事情上对我而言就没有任何价值。而且话说回来,金坊之所以能够红红火火,还不都是靠你们这类人鼎力相助,我要是来一个灭一个,那金坊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蔡临华松了口气,至少此时从熊屠的话语中确定了对方不会选择杀掉自己或者送给万金赌楼。

    熊屠道:“所以,我要你的性命便是要你给我创造价值!否则留着你,有何意义!”

    蔡临华抓住这一丝生机,眼神重回之前的坚定,问道:“我命在帮主不在天,之听帮主吩咐!”

    熊屠指了指蔡临华输给他的钱,说道:“这钱你拿着!”

    蔡临华不知何意思,不敢起身。

    熊屠道:“我要你带着刚刚输掉的钱回到风城,无论用什么方法,混入万金赌楼,成为我海华派在万金赌楼的眼线!”

    “这!”蔡临华惊叫,前一秒,他觉得不可思议,后一秒,他才明白过来,作为一名赌徒,他现在已经站立在不败之地,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一无所有,所以自己不可能再有输的这个概念,于是立马站起身,脸上转而是自信的冷笑,应道:“请帮主放心,我绝对能完成任务!”

    熊屠点点头,说道:“好,等你消息!”说罢,朝冷无霜这边挥了挥手。

    一直站在冷无霜身后的海华派弟子走上去听令。

    熊屠吩咐道:“你将蔡临华的赌注兑了给他,然后领他去见秦扩,让秦扩安排人带他回风城!”

    那名弟子领命,带着蔡临华退开。

    赌局完结,熊屠伸了个懒腰,又回归了一副油腻大叔的样子,朝冷无霜问道:“无霜,今日你们扬镖派是谁突然带了人来金坊搜查呀?”

    冷无霜回道:“是马家长老,马中鹤!”

    熊屠想了想,摇摇头道:“我说呢,谁怎么这么没有礼貌,本帮主在此坐了半日,只见到你们的弟子,却没见到他本人,偏偏这些搜查的弟子又不认识我,真是无奈!”

    冷无霜笑到:“马长老办事一向都是放手让手下弟子来做,并没有对熊帮主不敬。”

    熊屠道:“我就知道你会帮自己人说话,无妨,我只是话话唠叨,他们并没有影响我和蔡临华的赌局,我不恼他们。”说着看了看冷无霜身后的无名和熊烈,说道:“看来今天熊烈没有拖后腿,让你带他一同行动,真是难为你了!”

    熊烈一向不爱听对自己不好的话,可熊屠的话,即便是

    脏话,他也得应承。

    冷无霜笑道:“熊帮主知人善用,恰是熊堂主用他独特的一面,一路上替我们开路,这才回来得如此顺利!”

    熊烈点点头,指着无名道:“另外也辛苦这位了,这里不方便,先去三楼坐着,再说说我们要说的,聊聊我们该聊的!”说罢,起了身,满脸带着微笑,迎着无名,领着上了三楼。

    四人一同到了冷无霜的办公室,各自选了一个椅子坐下,冷无霜让属下去二楼请了墨灵渊,没多久只见墨灵渊坐着一个轮椅进到办公室,衣服依旧是海华派的衣服,只是用衣帽将整个头盖住,脚上的伤口已经换过绑带,整个人恢复了许多。无名心想,应该是白石给无名喂的金丹所起的作用。

    一进门,墨灵渊就惊讶道:“怎么会是你,双面魔佛,熊屠帮主!?”

    熊屠又一改脸色,面部表情的应道:“怎么,为何墨主会觉得不能是我!”

    墨灵渊问道:“自然可以是熊帮主,只是我想不出有何种理由让你出手相救!”

    熊屠道:“救你需要什么理由么?如果我说,我不希望你被扬镖派众人杀了,这可以算一个理由么?”

    墨灵渊不解:“何意?”

    熊屠道:“意思就是,我希望你活着,然后找扬镖派上下报仇!”

    墨灵渊道:“海华派与扬镖派向来不是盟友么?你难道不觉得为了我这一个人,而冒着毁掉两盟之约的风险,不值得么?”

    熊屠道:“我能有什么风险,你若出走,即便你不想复仇,扬镖派也会为了那几百条人命继续追捕你,而你向他们供出我的意图,他们又能怀疑我什么?”

    墨灵渊道:“那你到底是什么意图?”

    熊屠道:“我在下一盘棋,大到你现在还无法去理解,但是有一句话你应该能够理解,就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

    墨灵渊道:“你这是想要做渔翁么?”

    熊屠道:“做渔翁没有什么不好,况且,你这条鱼还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么?”

    墨灵渊沉默。

    熊屠起了身道:“既然该来的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便想问问你们几个问题,希望你们能够不吝赐教。”说着对冷无霜问道:“无霜,我非常好奇,我今日对你提出让你出手解救墨灵渊和无名之时,我不费一句口舌,你便直接一口答应下来,这与我预想的差别太大,这是为何?”

    冷无霜知道熊屠是要用这句话来给无名和墨灵渊表态,便说道:“我当时回答过,是因为好奇,如果熊帮主还不明白,那我便再补充一下,是因为在这件事情里,我无意间成了林采儿、周雨声和尤麟之辈的垫脚石,我即不想引火烧身,也不想得罪墨主,我只想置身事外,只是非常好奇,这个被有心人构建的故事会发展到什么层度,因此,选择出手救墨主是出于无意间的陷害之后的弥补,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期待着看到这个故事的发展变得越复杂之后会以怎么样的结果收场!”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