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二十三章 来龙去脉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突来之人,让无名和墨灵渊都始料未及,墨灵渊更是拔剑做出了防守姿态。

    无名心知事有蹊跷,但他不得不承认,在白天所见到冷无霜为周雨声作证的那一幕,他无法理解,合谋陷害墨灵渊的人,又突然以一种援救者的身份现在自己的前面,他甚至怀疑这一切依旧是同一个阴谋,正如他被林采儿利用了一样,想到这里,自己的手中的剑,也不禁指向冷无霜,冷道:“你的出现是不是该给个解释?”

    冷无霜笑了笑:“是的,若我不及时做安排,恐怕你们难出林府!”

    无名冷道:“我怎么知道你这次相助不再是同一个坑?”

    冷无霜应到:“这是你们信与不信的问题,都到了这一步,我只想向你们传达一件事,那就是我这边有办法带你们离开扬城。”

    无名一边说一边摇头道:“不信!不信!”

    冷无霜冷笑道:“不信我也无差,因为我只是奉命行事,若你们被围困在扬城,终而被扬镖派擒住,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无名沉思片刻,回到:“我们能出扬镖派就能出扬城!”

    冷无霜苦笑了一下,回道:“我说林家姑爷,你还真认为扬镖派就只有墨灵渊这样的高手么?周雨声之所以撤出了林府内的布防完全是需要减少伤亡,所谓伤人不必伤己,真正精彩的埋伏应当是在出了林府,如果扬镖派的五位元老若出手,你们还招架的住?再退一步说,你真以为海华派的信号弹这么容易就被误导了么?海华派双人双弹,如果不是有人提前知会,另一枚红色的烟花飞弹应该在你们与那名白衣酒鬼会面只时就已经发出!”

    扬镖派五位元老是什么?冷无霜是如何知晓自己遇到了白石?无名不认识,也不清楚,似乎冷无霜洞悉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回头看了一眼墨灵渊,希望他能有什么建议,可染红的白骨面具之下,他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回过头来应道:“你如何知晓我们误导了信号烟花?”

    冷无霜道:“因为扬城金坊的总管即是扬镖派的总管也是海华派的总管,而海华派的信息情报网的强大,远远超乎你们的想象!”

    无名道:“那你说能送我们离开扬城,如何保证?”

    冷无霜说道:“我无法保证,因为保证你们离开扬城的人不是我!”

    无名疑惑道:“那是谁叫你来此处接应?”

    冷无霜道:“若你们愿意信我一下,等会便会见到他,若你们不信我,即使我说出此人姓名,与你们两人而言也毫无益处。”

    无名问道:“林府凯旋北门那三百多名死去的扬镖派弟子可是你们所为?”

    冷无霜道:“不是,此事,既然是海华派,也无从知晓,我们都推测你的杰作,难道不是吗?”

    无名沉默,冷无霜的回答,否认了那一剑封喉的招式不是他们所为,而他所奉命行事之人,这人定也一定是身份不一般的人,至少是长老级别以上,他心里觉

    得有可能的是扬镖派朱家长老朱雀山,可问题是,朱雀山的关于与冷无霜并不好,若不是,会是谁?思索片刻,却瞟到了一脸坏表情的熊烈,心情顿时烦恼道:“既然是让你来接应,为何又带上熊烈。”

    “呸!”熊烈一听无名指向自己,二话没说直接骂到:“你以为我想来?我还等着看你被扬镖派擒住的好戏,若不是……”

    冷无霜急忙打断道:“若不是熊烈在金坊与你闹得沸沸扬扬,以至于扬城的人都认为熊烈与你有着深仇大恨,有熊烈的地方不会有无名,也就不会叫他随同我来接你。”

    无名点头道:“好吧!既然满城眼线都在寻找我们,都到了这个地方,对方有一口夸海口说答应送我们出去,我就姑且试一次。只是,我的决定不代表墨灵渊的决定!”

    众人看向墨灵渊,墨灵渊一直沉默着,见需要自己表态,冷道:“我只想问两个问题。”

    冷无霜道:“请讲,我知无不言!”

    墨灵渊道:“无名给你送的信,里面是什么内容?”

    冷无霜一下变严肃了起来,说道:“其实整件事最奇怪的地方就是在这里,我不知道信里面的内容!”

    无名骂到:“你胡说,信是我亲手交给你的,你怎么不知道信里面的内容?”

    冷无霜应道:“不错,信是无名亲手交到我手里,信封也是林家小姐署名要给我的,可是当我拆开信封之后,才知道信封里面还有另外一份信,这份信是让我将信内信转交给尤麟,除此之外,再无他物,也无多余的字句!我虽觉得不对劲,但偏偏当时尤麟不早不晚的来找我,我便顺手将信给了他。”

    墨灵渊惊讶道:“是信内信?!明明是林小姐推荐无名加入周家的介绍信!你没有在胡说?”

    冷无霜冷笑:“实在可笑,明明自己知晓害你的人其中之一必定有林采儿,可你现在却还在替她辩驳,你当那位林采儿是小姐,她可没当你是他保镖!”

    墨灵渊道:“你有什么证据?”

    冷无霜冷道:“没有,但是那封信内信,你们都见过,封面上的字迹我认得,便是今日在扬镖派审讯场上由尤麟转交给周雨声,周雨声又展现给扬镖派众人看的信!”

    无名和墨灵渊两人都惊呆了,原来无名自己送的,竟然是对方用来陷害自己的证据,而自己完全蒙在鼓里,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实在是可笑又可悲。

    墨灵渊心情激荡,好一会儿才平复过来,继续问道:“那既然你觉察出了不对劲,你为何还在审讯场上配合尤麟给周雨声和在场的扬镖派众弟兄作证来诬陷诟害我和无名?”

    冷无霜道:“审讯场原本就不是我们扬镖派的商域弟子该去的地方,若没有帮中长老亲自下令传唤,我是没有机会进场的,所以按照以往的程序,即便是在审讯之时突然知道我这一名证人之时,再传唤我,也应该是在审讯即将完结之后,而不是在审讯期间,或许证人证词之时!”

    墨灵渊道:“可事实是你最后还是去了审讯场,并且也做了证词!”

    冷无霜无奈道:“是的,人固然是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本本分分,实事求是,做的坦荡磊落多好,可是偏就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想按照自己方式怎么说就能够怎么说出来的!”

    墨灵渊一脸怀疑态度。

    冷无霜继续说道:“今日一大早,尤麟突然来找我,说有一笔赌帐需要到林家来收,我作为扬镖派的弟子,熟悉扬镖派的人,自然好说话,他让我帮忙应称一下,我想想,没毛病,毕竟好歹也是个海华派的副帮主,他在海华派也主管扬城金坊的事务,手握着金坊两层的股份,帮一帮这种小事情无足轻重,之后有什么事情还需要他多照应。只是没有想到,他有之前还让孟鸦带了几十名海华派的弟子,到了扬镖派又带着我直接入了审讯场,我才知道自己被尤麟上套了。”

    无名道:“你既然知道了尤麟在套你,为何你还成了他们的帮凶?”

    冷无霜道:“在一群有着既定立场的人面前,你觉得作为不想惹是生非的我,有必要去触动那根成为众矢之的的火线么?”

    无名笑到:“果然是贪生怕死之辈!”

    冷无霜道:“非也,既便到了目前为止,我明确知道与此事有关之人也只有尤麟和周雨声,是否还有其他的人参与阴谋的策划,我已无从知晓,而当时,在不了解来龙去脉的时候就成为了活靶子,那跟毫无还转余地有什么区别?如果当时周雨声问我的话我都否定了,那样结果就能改变么?你觉得若我否认,尤麟承认,那扬镖派的众人是信我还是信尤麟?”

    无名回头一想,似乎冷无霜说的有道理,只是自己开始对冷无霜有了敌意之外的厌恶感。

    墨灵渊冷道:“好吧!我和无名都姑且信你,若你有任何再欺骗之处,我们两定不会放过你!”

    无名点头表示支持。

    冷无霜道:“有还说你们有勇气,还是有魄力呢?”

    墨灵源道:“若总管不介意,我可否再多问总管一个问题?”

    冷无霜道:“我说了,知无不言。”

    墨灵渊道:“你到底是扬镖派之人,还是海华派之人?”

    冷无霜冷冷的笑了笑,应到:“我自然是扬镖派之人,海华派只是我们扬镖派的盟友而已,不是吗?只是我也要声明一点,我还是冷无霜!”

    墨灵渊点点头,表示已经知悉。

    无名这边好奇问道:“那接下来我们是要如何出去?去哪?”

    冷无霜道:“问得好,我需要委屈一下你们两位。”说着向屋外传唤,不一会儿便从屋外走进来两名海华派的弟子,一人扛着架子,一人抱着两件海华派弟子的衣服。冷无霜见两名弟子都将物品摆放完毕,便对无名和墨灵渊说道:“我需要你们换上海华派弟子的衣服,然后墨主你假扮扬镖派弟子的伤员瘫在架子上,我稍后带你们一同出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