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二十章 复仇之火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墨灵渊问道:“还能动?”

    无名走了两步,应到:“当然可以。”

    墨灵渊回道:“还能动就留着力气冲出去!”

    无名开玩笑道:“好咧!小的这就去办!”说着鼓了鼓劲,似乎重新焕发了活力,飞快的穿过比武场,过了同经苑,直入凯旋北门。进入前还想着如何提防对方出其不意的攻击,因此步步谨慎,可过了门四周却是一片安静,无名感到了些许不对劲。两条长长的走道一路皆是无人。无名玩笑道:“莫不是扬镖怕了,这就放我们走?”

    墨灵渊也感到异常,说道:“不,周雨声说过有埋伏,他不会只是一个简单的虚张声势。而且,你不觉得空气中有股腥臭味?”

    无名停下脚步,认真的深吸口气,回道:“我还一直以为是我自己手臂上方才流血的缘故,你这样一说,还真是有一股腥臭。”说着,找了出有攀登口的所在,一跃上了高墙,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无名和墨灵渊两人都感到惊讶,只见高墙不远处东面和西面各自趟满了扬镖派弟子的尸体,远远望去,大约有两三百号人,仿佛这些人刚刚经历过战场的洗礼,却没有血肉模糊的惊心。

    无名违和的笑了笑:“莫非这就是埋伏我们的扬镖派弟子?”

    墨灵渊道:“吴名,你带我下去看看。”

    无名点点头,翻身下了高墙,找了一个扬镖派弟子的尸体,蹲下来仔细查看,死者表情自然,不像经历过一场恶战,除了脖子一处有一道红色的血痕之外,其余地方毫发无损。

    “吴名,带我去那处!”墨灵渊请求到。

    无名见前方不远处躺着三具尸体,走上前见尸体依次排开,像是死之前曾并排着站立在原处似的。

    墨灵渊惊讶的说道:“怎么会是战龙堂的精英萧庆和吴锋,还有比武榜排在第九的朱雀堂精英赵阅。此三人武功当不弱,为何会殒命于此?”

    无名伸手查看了死者的脖子,眼神惊讶,说道:“全都是一剑封喉,而且颈椎被斩断,因而死者在死前的一刹那,脖子动脉的血没有流出,伤口就合起来了,按理还能活一阵子,但神经已断,转眼便死。”

    墨灵渊道:“难怪会地上无血,却尸横遍野,你请来的援手竞如此厉害。”

    无名摇摇头:“不,我并没有什么援手,先前在审讯场上面讲的话全部是忽悠人的。”

    墨灵渊问道:“不是你的援手为何恰巧在会在此时血洗扬镖派?”

    无名沉思道:“为何会在此时血洗我不明白,我只感觉此招与我认识的一招相似,是天字剑诀的天二式,天衣无缝!”

    墨灵渊道:“又是一招天字剑诀,莫非用此招之人也与你有关。”

    无名道:“无论有关无关,他到底在哪,为何要这么做,我无从得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

    走为妙。”

    墨灵渊点头赞同,两人正要走,听得一阵嘈杂声,从同经苑追来一队人,是马家长老马中鹤和马家一干弟子,过了一会儿,从北门也围来一队人,为首的人身材高大魁梧,手举一把圆形的黑铁玄盾,正是朱家玄武堂精英,比武榜排名第三的高手,人称雷霆盾手朱盾山,而他还有另一个名称,便是朱家长老朱雀山的弟弟。

    马中鹤见到满地扬镖派弟子的尸体,误以为一切皆是无名所为,顿时失去了理智,骂到:“吴名,你今日杀了我扬镖派三百多名弟子,从今以后就是我扬镖派之公敌,扬镖弟子见你人人诛之!”说罢,对着生后的弟子说道:“弟兄们,咱不能让我们扬镖派三百名兄弟就这么白白送去了性命,不杀了吴名给他们报仇,如何去面对死去的兄弟!”

    马中鹤的话像是一颗催化剂,众人听完他的话,原本心中的忌惮,转而被无尽的愤怒所吞噬,红了眼,举着刀剑向无名两人冲来。

    无名害怕自己陷入群战,见马中鹤的人冲过来还有一段距离,转身冲向朱盾山带领的人群,企图快攻突破对方,直接逃出林府。

    这边千钧一发,那边严阵以待。无名快剑上手,朱盾上和生后的弟子,人人手上都有一把园盾,见无名冲到跟前便将盾一举,无名起招三回合,对方硬是倚仗着盾牌,刀枪不入。无名见状,便试着借力使力,通过盾牌跃起,冲出包围,却发现对方的盾牌阵十分灵活多变,当无名借力跃起便散开扩大包围圈,当无名落下地面就聚拢逼退。无名来来回回的使出了浑身解数,只是打翻打伤了几名朱家的弟子,而对方只是伤了皮毛,就像一潭泥沼,将无名两人慢慢的陷入深渊。

    不一会儿,朱盾山带领弟兄将园盾阵型摆好,像两个隔层的铁桶一般将敌方围困在里面,见马家的弟子冲杀上来,便在外围来了一个口子,将马家几十名弟兄放入。无名顿时陷入了苦战,虽有力量击杀对方,但人毕竟是有体力极限的,前面与一群高手较量,体力早已耗费,甚至已经达到了虚脱的时候,此时面对群战,越来越难以坚持。

    马中鹤随着自己的弟子也冲去人群,他怒上心头,早已没了多余的顾及,举着铁手围攻无名,多次被无名和墨灵渊两人打退下来,缓了口气又继续组织攻击。

    无名趁机夺了对方的刀剑,他已经杀了扬镖派多名弟子,又被对方无解为杀了三百多名,那他就没有必要去介意再多杀几名,现场没多久便已是哀鸿遍野。

    无名杀红了眼,对方也无俱生死,朱盾山心知如此下去,虽看似能够拿下无名和墨灵渊,但自己的弟兄必定死伤严重,果断领了弟子,分批次冲去现场配合马家的弟子作战,一攻一防,局势对无名两人越来越不利。

    就在无名疲累快到顶点之时,朱盾山察觉到微弱的变化,一声号令,让众人突然缩紧包围。马家人听到号令也退出包围,随着包围的紧缩,无名的移动空间被快速的限

    制在小小嗯空间内。无名正要借力再逃,马中鹤马上飞来飞弹阻挡。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最后,朱盾山再次下令,一张铁质巨网从天而降,铺天盖地的落到无名墨灵渊两人头上。

    无名心急一手出刀抵挡敌方,一手划出剑气试图在网上击出一个口子,但飞出去的剑气好比泥牛入海,毫无用处,无奈之时,听得墨灵渊挥剑再砍。

    墨灵渊一剑划在铁网上,铁网瞬间出了一个口子,但马中鹤趁机飞来的铁蛋却避无可避,情急之下顾不了那么多,铁蛋硬生生的打在了自己身上,全身骨头像是断裂了一般,顿时痛晕过去。

    无名见状心急如焚,以为墨灵渊已经死去,眼睛里莫名流出一丝泪水,脸色大变,准备要使出自己的绝式。

    就在这时,听得不远处,朱家弟子的后方一阵骚动,无名眺望,见一个身影黑衣怪束,左手持着一把锈剑杀入人群,正是锋爵。

    那些举着盾牌的弟子成了被前后夹击的对象,不知如何是好,或有继续坚守的,或者转身防守的,或有临阵脱逃的,顿时,朱家的园盾阵出现了一个口子,无名见状,收了剑招,急忙顺着口子冲出重围。

    扬镖派众人自然不肯放过无名,紧随其后,就在无名与锋爵接头后,锋爵给无名断后,三人刚刚要逃出凯旋北门,两个木桶从天而降,砸在了扬镖派众人和无名之间,落到地面刹那,木桶中的燃油倾泻而出,而木桶上的火石一受到撞击顿时便起了火,在双方之间,形成了一片火海,暂时阻挡住了扬镖派众人追击的脚步。

    无名终于出了林府,在林府北门还躺着几具扬镖派弟子的尸体,无名无暇顾及那么多,即便出了林府,还是有很多扬镖派的弟子,所以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摆脱扬镖派的追踪。

    “看来剑髓他们成功了!”锋爵在前面领着路,见到后方并没有人在继续追来,欣慰的说道。

    无名好奇问道:“你如何知晓我在此处?”

    锋爵道:“有人早上在我客栈的房门上留下来一张字条,说你今日会有此劫,让我设法救你。”

    无名疑惑道:“那林府凯旋北门内那三百多名弟子是你杀的?”

    锋爵一脸严肃的扭头看了眼无名,回道:“此事从何说起,好歹我代表我们魔教,不愿因我一人而引起与扬镖派的争斗,所以我只重伤了门口的四名弟子,直到入了北门见到你刚刚的那一幕,三百多名弟子,怎么个说法?”

    无名摇摇头,满脑子再无头绪,两人只好专心应付眼前的事情。果不其然,没走多远,便被扬镖派的追击小组遇上,两人果断解决掉之后继续逃跑,来来回回的遇到了三次,无名心知,只要自己在扬城,以扬镖派的实力,就能够找到自己。

    “我们要去哪?”无名向锋爵问道。

    锋爵冷道:“去给我通知你情况的人指引的地点!”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