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十一章 人证物证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墨灵渊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众人皆知,周雨声作为扬镖派的智囊并不是仅仅靠推测来断案的,目前只有人证,但并没有物证,可以囚禁墨灵渊,却不能定墨灵渊的罪行,这让周雨声以及另外两位长老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而这短短的一分钟沉默却是在场所有相关人员的煎熬,是希望与绝望的苟延残喘。

    末了,只见周雨生脸上泛起了微笑,而这微笑,让面具下的墨灵渊真正的感受到了绝望。听得周雨声冷道:“墨主,你不是想要证据么?”墨灵渊凛然道:“我自认清白,就看你能拿出什么证据?”却听得周雨声道:“嘘~~~你听声音。”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会儿,一段节奏轻快的脚步声起,听得帮内跑来人报到:“报!!!海华派副帮主尤麟带领一帮海华派弟子来访本帮,特来请示,还请长老定夺。”

    长老朱雀山疑惑的问道:“尤麟此人不在海华派主持帮内事务,却在此时来本帮是何用意。”

    周雨声解释道:“情报是海华派的看家本领,今日开审墨主,早有消息放出,他们大概率便是因此而来。”

    朱雀山顿感自己帮派出了内鬼,皱眉道:“再快能有一刻钟这么快么,莫不是周长老将消息放出的罢?”

    朱雀山话里带话,周雨声毫不介意道:“是或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该来的人也会来!”

    朱雀山一阵唏嘘,他不是耍弄聪明的人,只得默默看周雨生耍什么计谋。

    周雨生问过马中鹤,马中鹤并无意见,又确认了朱雀上没有异议,便下令放尤麟进入。不一会儿,见一名青年才俊,身披鹦鹉绿颜色的披风,意气风发的走进审讯场,见了扬镖派众人便依次行礼问候。

    无名完全想不到,偌大的海华派副帮主竟然是一名年纪看起来与自己相仿的少年,这样想来,扬镖派出了智囊周雨声,海华派出了才俊尤麟,难道扬城都是年少有为的好地方么?再看随行人员个个身穿便衣,头披黑袍,足足有五十多号人,而跟在尤麟左边的是昨夜刚刚认识的扬城金坊总管冷无霜,右边是一名未成谋面的长剑剑客,应当是尤麟的贴身打手。

    这边尤麟给三位长老行了问候礼,又向林采儿问好,却听得林采儿呵斥道:“家父方遭贼人所害,你们便带着帮众来此处,是说你们是不巧呢,还是说你们正巧?”

    尤麟苦笑道:“林小姐,我知道尤某此时来此处非常不合时宜。”

    林采儿连忙骂道:“既然不合时宜就快带着你的人离开。”林采儿在帮派之中并无什么实权,她唯一能够使唤的人便是墨灵渊,可此刻墨灵渊正被审讯,而扬镖派与海华派素来交好,因而林采儿的话并没有引起众人对尤麟的不合时宜到访的敌意,仅仅是认为林采儿情绪失落后的发泄。

    一旁马中鹤向林采儿劝道:“采儿,我知道你的父亲病危,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尤副帮主此时前来定是有原因,你且耐心听他解释,若尤副帮主没能解释清楚,再请他出去也不迟。”

    林采儿顿时热泪盈眶,强行压下了怒火,点头道:“家父作为一帮之主病危,此时倘若传入外人耳中,可

    还有我扬镖派的脸面,但顾及扬镖派与海华派的友谊,若海华派答应出去之后不乱说道,我便听你说说。”众人原以为林采儿只是发泄压抑的情绪,却没想到林采儿还有思量帮会脸面的一处,顿时帮众弟兄不在小看这位方出闺房的林小姐。

    尤麟给马中鹤以及林采儿合手拜道:“谢马长老说情!谢林小姐给尤某解释的机会,尤某此时来确实不合时宜,但熊帮主有交代,说林帮主亲口与熊帮主说过,扬镖派与海华派就是一家,若他日海华派有难,扬镖派必鼎力相助,同样,若扬镖派他日有难,海华派也必定出手帮忙,如今林帮主病危,关系着墨主这位扬镖派的第一高手,更关系着扬镖派的根基稳固,因此熊帮主特意叮嘱我带上帮内五十名精英前来镇守,在贵派必要之时出手相助,稳定局势。”

    尤麟的解释有种张冠李戴的嫌疑,朱雀山听了忍不住说道:“可笑,若真的要处理区区一个墨灵渊,我扬镖派难道就没有高手么?这么说也是扬镖派的家事,何须你们此时带人前来,莫不是寻鸡拜年不成?”

    尤麟笑道:“朱长老言重了,尤某还没有说完,我想周长老应该和大家有提及过,我们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来扬镖派还有一另一个原因。”尤麟故意卖了个关子,这让扬镖派在场的人联想到周雨声刚刚所说的证据。

    林采儿不耐烦的道:“尤副帮主,你觉得此时此地还有什么需要藏着掖着么?”

    尤麟突然严肃起来,应道:“这倒不是,只是尤某不想一进来便成了众矢之的。说来,还需要请贵派周长老帮忙解释一下。”

    周雨声道:“好的,有劳尤副帮主今日前来坐镇。首先我向朱长老解释一下,昨日我收到一封信,信的内容与今日事件完全关联。另外,这封信倒不是写给我的,是写给周家的扬城金坊,而传递人,正是海华派尤副帮主所派,因此,泄露今日这个帮内案件的人不是我,是真正写那份信的人,而最先知晓今日这个案情会发生的不是本帮人,而是海华派的盟友!”

    朱雀山听了,微微点头。

    周雨声继续道:“我想大家一定好奇,这封信是谁写的,写给谁,又是怎么样从尤帮主手中转入我的手中。不止是你们想了解事实,我也想当着面确认这一切是否是真的!”

    周雨声的话,让在场众人都屏息以待,或许下一刻,所有的疑惑将会尘埃落定。

    只见周雨声从兜里拿出了一份信,他拿着信封围着场子走了一圈,给在场的各位长老堂主以及相关人士看过一道,最后再拿到林采耳跟前,问道:“林小姐,你可记得这封信署名的字迹?”

    林采儿毫无心力的应道:“记得。”

    周雨声追问:“小姐可否说出是谁的笔记?”

    林采儿不情愿的说到:“是墨主的笔迹!”

    周雨声再将信封里的内容取出,在此递给林采儿,“你再看看信的内容和字迹,确认一下是否字迹有出入。”

    林采儿面无表情,伸手拿了信,呆滞的脸上,只有眼神渐渐变得尖锐起来。末了,似乎早已看完,但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直

    到回过神来,才将信还给了周雨声,一言不发,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周雨声明白了林采儿的意思,又将信给了马中鹤,自己拿着信封给墨灵渊,问道:“墨主,你确认一下这信封上的字迹可是你的?”

    墨灵渊看到信封上署名“扬城金坊冷总管收”,他记得是昨日林采儿让自己代写的信封,但此刻他大可不如实交代,嫌疑就落到林采儿身上,只是这样就不是他墨主,“不错,这是我的字迹。”

    周雨声道:“好!既然写信的人我已经确认,那么收信的人我也要确认一下,今日涉及到的另外一人便是咱们周家卧虎堂精英,扬城金坊总管冷无霜!”

    朱雀山不爽的问道:“冷无霜原本就是我扬镖派的人,既然是该来之人,有何必算上外人。”

    周雨声笑道:“朱长老说的对,我们扬镖派有分文、武、商三领域,只是这审讯场文域、武域皆参与,唯独商域不参与。无霜自然不会不请自来。”

    朱雀山道:“那直接传唤本帮相关人等,又何必劳烦海华派的朋友带来。”

    周雨声解释道:“朱长老说的没错,只是这份信流通的过程以及信的内容都涉及到咱们的周家冷总管,我作为周家长老,有责任弄清楚他在这件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

    周雨声说罢,马中鹤将手中的信递给了朱雀山,朱雀山没看一会儿,露出了一脸的惊讶。

    周雨声向冷无霜说到:“无霜,我相信你,今日让你随同尤副帮主前来,就是要证明你的清白,所以现在要和你确认,昨晚你是否接到了这份信?”说着走上前将信封拿给冷无霜确认。

    冷无霜果断干脆的应道:“是!”

    周雨声追问:“那后来你是否将信封递给了尤副帮主?”

    冷无霜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这样的场合不容许他多言,继续干脆的应道:“是!”

    周雨声点点头,退了回去,看了一下在场众人,说到:“既然信件内容各相关的人员都已到齐,也都跟他们确认过,话已至此,我便说一下这封信的内容以及它的来龙去脉!”

    周雨声左右环顾,确认了没人提出其他问题,向朱雀山要回了信件,向众人进去,接着摊开信件给众人看,一边慢慢的给众人展示,一边继续说道:“大家请看,这封信的字是由墨灵渊所写,并在信件最后署名,内容是向冷无霜推荐吴名,继而让冷无霜向周家举荐吴名加入周家。为什么要这样做?扬镖派的弟兄们都清楚,下一任帮主只能在马家、周家、朱家中选举,为什么要加入周家,恐怕众位心里有数。”

    朱雀山听出了周雨声的言外之意,“哼,话别说太早!”

    周雨声道:“不知朱长老对此有何意见?”

    朱雀山摇摇头不做应答。

    周雨声继续说道:“重点是,信件的下面提及了林帮主将病危,若吴名加入周家,便可倚仗林家姑爷的身份顺理成章的成为下一任帮主有利人选。试问,墨灵渊何以断定帮主一定病危?”

    众人听到,顿时一片喧哗。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