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微站目录

剑出无名 第十章 栽赃陷害

时间:2020-02-15作者:super小鲤鱼

    扬镖派但凡出了帮派的大事便会以这类审问的方式来给罪犯定罪,墨灵渊作为林家第一高手,多有机会参与这样的问罪大会。可是此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也有机会坐在这问罪大会中央的椅子上。沉默许久,墨灵渊似乎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处境,他是一个能够临危不乱的人,既然看清了便只好镇定下来。于是墨灵渊缓缓起身后开口向三位长老问候:“见过马长老、周长老、朱长老和林小姐,墨主不知犯了何事,还请长老们给我说明。”

    朱长老听墨灵渊这样回答开口骂到:“什么!你既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就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你也是做过审罪之人的,应当知晓我们问罪的程序,所以要是一直拐弯抹角的话,后果你是清楚的!”

    墨灵渊心知是朱长老的恐吓,仍旧有条不紊的应道:“我自然知道这问罪大会的厉害,只是我为何会昏阙,又是被定义为何罪名,此刻毫无头绪,需要三位长老言明!”

    这时周雨声起身道:“墨主,我问你,你可知道咱们林帮主现在如何?”

    墨灵渊环顾四周,他知道,若帮主在的话就应当是坐在自己正前方,但此时,他见不到林扬眉的踪迹,只好摇摇头回答道:“既然帮主不在现场,那么我便不知道帮主现在是如何。”

    周雨声继续问道:“好,那你可知道自己所中之毒是何毒?”

    墨灵渊迟疑了片刻,周雨声的话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但对于事实,墨灵渊只好实话实说:“是杨柳软骨毒。”

    周雨声道:“好,看来你知道自己身中何毒,那你也该明白此毒在本派应该是由谁来使用吧?”

    墨灵渊道:“杨柳软骨毒因其特殊的毒性,可以毒人而不伤人,制人而不死人,又因其制毒过程极其复杂,因而算是本派的稀有暗器,一直都是由本派帮主一人保管和使用。”

    周雨声点头举手示意,这时一人挺着白缨长枪,精神抖擞的走上前,守在墨灵渊的身后,这人正是扬镖派卧虎堂堂主,人称长白一枪,诸葛云飞。

    墨灵渊向身后看了看,问道:“周长老这是何意?”

    周雨声冷笑到:“因为你存在嫌疑!”

    墨灵渊疑惑道:“帮主怎么了?周长老为何要这样问?又为何说我有嫌疑?”

    周雨声不再回应,坐回自己位置上。

    马中鹤接话道:“周长老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你可知晓帮主从昨晚至今一直昏迷不醒!扬城灯神医诊断他所中之毒乃是梅州巫医的蛊毒。你还觉得你没有嫌疑么?”

    墨灵渊摇摇头惊讶道:“什么!帮主中蛊了?”

    马中鹤道:“好吧,不管你是真不知晓还是假装不知晓,但你的身世你最该清楚吧!?”

    墨灵渊沉默片刻,结结巴巴的开了口道:“我,我确实来自梅州,师从正是梅州的巫医祭师汤祖,但会蛊术之人不止我一人,帮主中蛊这事不能因为我的

    身世就证明是我做的啊!”

    马中鹤怒道:“你还不承认么?你说你昨夜是否有去找帮主?”

    墨灵渊道:“是,有,但我并没有见到帮主,而是……”墨灵渊思绪一下子断开,就像突然失忆一般忘了接下来的事。

    马中鹤不留情面的说道:“你说你没有见到帮主么?”

    墨灵渊道:“没有。”

    马中鹤道:“好,既然你想要证明,那么就让能证明的人出来说说看!传梦离和梦雪过来。”

    梦离和梦雪两位林扬眉的贴身侍女早已在旁边等候传唤,听得马中鹤传唤,也就从后面走出来。两姐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表面,都吓得两腿发软,见到林采儿也在,便做了个万福。

    马中鹤见梦离两人站定,便大声问道:“将你两人今天早上说的再说一遍!”马中鹤只是让梦离和梦雪两人听得清楚,因而加强了语气,可这一下,倒是吓到了她两人,好似被审问的是她俩。许久,听见梦离弱弱的向林采儿问道:“小姐,我们早上应当没说错什么吧?”

    林采儿柔弱的回道:“你俩别怕,我们今天审的是墨主,不是你俩。只是一边是我的亲生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一边又是我从小到大的贴身保镖,对我也有守护之谊,我哪一方都不愿偏袒,所以你俩要将你们昨晚知道的如实说出来便可!”

    梦离两人点点头,鼓起勇气说道:“昨晚我和梦雪在帮主房内整理东西,帮主让我将他桌案上的茶叶换掉,我便拿着茶叶往厨房走,恰巧在大门处碰到了墨主和新来的姑爷在讨论什么,然后我好奇就上前聊了会儿,临走时墨主还问我帮主在不在房内,说要去找帮主,我说帮主在,然后就走了。后来的,我就不清楚了,还是让梦雪说吧。”

    梦雪有些害羞,满脸红通通,略带结巴的说道:“我,我当时在给帮主收拾衣柜,完了帮主让我先回去休息,我便出了门,恰好这时墨主进来,我看见他便朝他打了个招呼,但他并没有应我而是直接进了帮主的房间,后来我就离开了。”

    墨灵渊觉得不对,自己记忆中,昨晚并未去到帮主房中,这是诬陷,不禁骂到:“你胡说,我昨晚并没有见到帮主!为何污蔑我?”

    梦雪被墨灵渊这一骂瞬间失了魂,好歹墨灵渊并不是被绑着的,以他的修为,在刹那间取走梦雪的命不是不可能。一边诸葛云飞见墨灵渊有些激动,枪头贴在墨临渊肩膀,冷道:“趁现在还能叫你一声兄弟,就请兄弟你不要乱动,否则我只好不客气了!”

    墨灵渊只好强行将愤怒按下。

    周雨声这时再次发话道:“看来墨主不承认梦雪所说的,那我倒想问问你,你昨晚是否在大门处见到了梦离!”

    墨灵渊点头道:“见到了。”

    周雨声问:“那你可有说去找帮主?”

    墨灵渊道:“有。”

    周雨声问:“既然如此,你为何否认自己进去帮主房间?”

    墨灵渊道:“非是否认,是事实!”

    周雨声道:“好,难得再次听见有人说去找人又没去到那人所在地的。既然你认定没进帮主房间,那你解释一下,你是去哪里了?”

    墨灵渊道:“这?”他自己也记得模糊,“我只记得我从大门处往帮主房间去,行至半途,一名黑衣人袭击了我,然后我就记不起来了。”

    周雨声摇摇头感叹:“在林家,高手何止之多,若有外人闯入,自当有人察觉,何况,我想不出在扬城还有什么人能有这等耐袭击你,并将你击晕,更匪夷所思的是,你所中之毒是林帮主所用之暗器。实在让人震惊呀!作为我们扬镖派牌面上的第一高手,我不愿意去相信你是那位给林帮主下蛊之人,但你的说辞不足以说明你的清白,让我怎么相信你,让扬镖派众人如何相信你!”

    墨灵渊一句“我!”他真的解释不清楚,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内心被黑暗和绝望所笼罩。这时林采儿突然向墨灵渊问道:“墨主,林家对你恩重如山,给父亲下蛊这事真的是你做的么?”墨灵渊最后的倔强反驳道:“不,不是我做的,姐,难道连小姐您也不相信我么?”林采儿伤心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如果是你下的蛊,就快些交出母蛊解我父亲之毒。”

    “不是我做的,母蛊也不在我这!”墨灵渊听了林采儿的话,心已经完全冷去。

    周雨声继续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我弄不明白?”转而向梦离问道:“梦离,昨夜你在林家大门处听到墨主与林家新姑爷聊什么?”

    梦离眼睛左右看了看,道:“是姑爷说要去周家,其余的梦离了解不多。”

    周雨声道:“好,我一直有个疑问,墨主作为林小姐的贴身保镖,自幼便在林家生活,按理不应发生这样欺师灭祖的事,那么是什么愿意让你这么做?是你个人的想法,还是林家那位新姑爷的想法?”

    周雨声话锋一转,直指无名,无名在远处听到,气得直咬牙,无来由的罪名,无来由的就安在了自己的头上。

    周雨声话里的意思直指无名,大家皆听出了言外之意。

    却听墨灵渊一阵冷笑:“想不到这罪名定的如此之快!莫非你们除了要制裁我,还要再给吴少侠安个罪名么?”

    周雨声义正言辞道:“青天在上,我们扬镖派每一次开审莫不是以事实证据说话,你若有脱离嫌疑的证据,就该早点拿出来,但你若没有证据,我们便会继续往下审。墨主一直是聪明人,你若此时认罪并说出事情经过,还能给扬镖派留的些骨气!”

    墨灵渊无奈的冷笑:“可笑,墨灵渊在扬镖派虽说与众弟兄交集不多,但扪心自问,也没有做过对不住众弟兄的事,我坦坦荡荡,帮主对我有恩,我当涌泉相报,又何以去加害他!你们无来由的指控我,接着又指控吴少侠,不知是何意?若说有证据证明我的嫌疑,我认栽,但说吴少侠有嫌疑,却是毫无依据的诬陷!难道我们一向公正严明的周长老就是这样做审判依据的么?”

    (本章完)
小说推荐